肤色不一样没隔阂 生利华小 70%原住民生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肤色不一样没隔阂 生利华小 70%原住民生

    原住民及华裔生同在一个环境下学习,课余时还会互相讨论功课。

    距离原住民村落甚近的彭亨州劳勿生利华小,成为原住民孩子求学的学府首选,使到该校学生人数当中,70%为原住民学生,华裔生仅占30%,但学生之间没有隔阂,一齐在华文教育环境下学习。



    生利华小属于微型学校,处于文冬及劳勿交界处,当地没有国小及淡小,是唯一的学校,学生来源来自华人新村及附近4个原住民村。基于华裔人口外流,该校近年来的新生都以原住民为主。

    掌校约两年的校长杨淑慧受询时说,该校今年有93名学生,原住民59名,其余是华裔生31名及印裔生3名,在这般特殊学习环境下,许多华裔生可说得一口“溜”马来文,但由于原住民学生比较羞涩,听得明白华语,却少讲。

    杨淑慧(右)与成绩优秀的原住民学生。

    她说,即使非华裔生较多,校方会确保“基本与根本”不变质,经常鼓励华裔生须以华语与原住民同学沟通,尽管大家肤色不一样,各族学生相处融洽,彼此还会相互教导及学习,即高年级华裔生乐于教导年幼的原住民学弟妹。

    杨校长之前也曾在巫裔生多过华裔生的吉道华校,执教鞭约10年,调来生利华小掌校后面对人数较多的原住民,坦言是一种挑战,要设法改善整体学术成绩。

    “比起巫裔学生,原住民学生的学习及吸收能力相对较弱,需要老师加倍关注及辅导,才能跟上进度。所以,老师们会花更多心思教育他们,并把目标设在全科及格,方便日后升学。”

    杨淑慧说,由于全校人数不多,每班学生仅15人,所以老师容易掌控,甚至有时会一对一指导,但同时确保不会拖慢华裔生学习进度。

    校长老师到原住民村
    宣导入学重要性

    为免原住民孩子错过法定的上学年龄,校长与老师亲自驱车进入原住民村落,向家长宣导为孩子报读入学的重要。

    杨淑慧说,不少原住民孩子在8至9岁,才被家长送到生利华小上学,完全没有学习基础。所以,一入学即是三年级的学生,难以掌握学习进度。

    杨淑慧(左)与老师去年拜访原住民村落,要求家长把适龄孩子送到学校学习。

    “拥有学前班学习基础的原住民孩子,比较容易掌握学习,所以我们去年亲自到村内拜访家长,确保没有落网之鱼,错过了上学的黄金时段。”

    她说,部分的原住民村仍很落后,没有电供,仅以小小的太阳能板取得能源,加上道路崎岖难行,学生缺席率偏高,因每当大雨、土崩或水灾,他们就无法上学。

    “村落距离学校约3至5公里,大部分学生由家长骑摩哆载往学校,有能力拥有轿车的家长,也会协助载着同村孩子来学校上课。”

    此外,杨淑慧说,私人教会创办的SEMOA协会,也在都赖新村设宿舍,收留没有交通工具送孩子上学的原住民学生,由负责人每天载到该校求学。

     

    申请 设电脑配备教学

    杨淑慧说,尽管是微型学校,但希望学校拥有智能化教学设备,以提升教育素质及学生学习兴趣。

    她说,生利华小目前正拟定计划书,向基金会申请拨款,为学校筹建每班级设电脑配备教学。

    “我们也希望获得热心教育人士的协助,为图书馆增添绘本藏书量,提高学生的阅读兴趣及能力。”

    另外,她说,在该校两年多来,也发掘多名成绩优秀的原住民学生,在学术及各方面比赛都有标青成绩,获得校方赞扬。

    属于微型学校的劳勿生利华小,拥有70%原住民学生。

     

    学校曾停办 再复办

    追溯70年前,生利新村是5大胶园及小园丘发展地段,当时人口仅200余。自各大小园丘及胶园开发后,人口逐年增加,因此,一众热心华教人士于1946年创办生利华小的前身:三民学校,学生约30人。

    1949年,政府实施紧急法令,学校也因居民迁往劳勿和文冬居住而停办;1952年,教育局批准复办,已停办3年的学校得以复办,改名为生利标准型华小,学生人数增至百人。

    该校在1960年修建及增建残旧破烂的校舍。隔年,学校设备逐渐完善,校名也改为生利国民型华小学。

    该校在1980年获得原主让出校地,并在政府资助拨款下,扩建两间课室及食堂。时至1997年,前座校舍重建,逐由一座三层楼建筑物替代。2000年,三层楼新校舍正式开幕启用,造福莘莘学子,享有舒适的求学环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