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闯餐饮业.缩减开销 酒店业待解禁 再冲刺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行动管制◢闯餐饮业.缩减开销 酒店业待解禁 再冲刺

    报导:陈楸妤、徐可丽、黄慧芬及刘淑菁



    (关丹、劳勿、瓜拉登嘉楼、哥打峇鲁6日讯)东海岸酒店业者面对寒冬,在新冠肺炎及行动管制令冲击下,顾客纷纷取消预订,一些业者唯有专注在打包餐饮业上,一些则暂时停业,等待春天到来后再冲刺。

    在管制令下,旅游业受到巨大冲击,民众回乡过节、婚嫁大计及出坡公干行程等都被迫搁置,酒店业可说是没有生意可做,一些早前的客房、或宴会厅预订等,也都退订单或延后,业者在零收入情况下,苦苦支撑,还要负担各种开销,如员工薪金、水电费、租金、缴还贷款 等,苦不堪言。

    庆幸的是,东海岸三州至今没有听闻有酒店结业,只是有部分酒店暂时停业。

    关丹青苗集团执行董事拿督陈品均受访时说,集团旗下的甜园酒店,也受疫情影响,客房下榻率下跌,酒店管理层在逆境中改变作业方式,并把握斋戒月的契机,推行酒店餐厅的斋戒月套餐。

    “客房业绩下跌是无可避免的,所以酒店方以外带斋戒月套餐,尽可能保持餐厅的业绩,从而维持酒店基本运作开销。”

    他说,虽然客房是零住率,但客房服务等人员并不因此休闲下来,而是趁此时进行一些内部整理和维修,以提高客房品质,日后继续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住宿服务。

    关丹Leverage Lite酒店东主蔡世才说,目前整间酒店运作属停顿,间中特定员工会巡察酒店情况,包括进行清理和视察客房环境,确保一旦行动管制令解封后,能马上投入运作。

    他说,虽然十余名员工都停工,但还是享有薪金,而酒店也申请中小型企业贷款应付疫情过度期所需。

    “为了解封后,运作能迅速重新上轨道,市场部已着手策划解封后的促销计划,希望能吸引客户下榻。”

    劳勿7 DAYS酒店自行动管制令落实后,关闭至今

    延长管制令负担沉重
    劳勿业者盼速解禁

    据了解,劳勿县议会规定酒店及民宿业者在管制令期间,仅能接待入住一个月或以上的长期顾客,因此业者宁愿不营业,惟如今政府第4度延长管制令,令业者面对愈来愈沉重的负担。

    劳勿7 DAYS酒店业者刘俊靖受询说,酒店在没有收入下,还得承担租金及9名员工薪金,所幸政府提供每名员工薪金1200令吉补贴,加上业主愿意折扣40%租金,让他暂时松口气。

    “不过,无收入情况再持续几个月,就很难维持,希望疫情尽快好转,让管制令解禁。”

    他说,其酒店营业5年,自去年12月开始传出国外有疫情后,每月营业额下滑10%,如今,料也会错过来临的开斋节带来的商机。

    此外,星光客栈业者徐志良说,他经营1间酒店及两间民宿,在管制令落实的首两三天照常营业,惟客源很少,在入不敷出下,决定不开业,8名员工放假。

    “我的住客以短期客工为主,惟如今行动受限,客源少了,加上我们被禁止接待住一两晚的散客。”

    另一方面,劳勿Hill Garden民宿业者梁绿芬说,在这管制令期间,已有10个预定被延迟或取消。

    “如今没法营业,我得照常缴房贷,不过暂时还有能力应付。”

    她说,所有民宿预定被推迟至10月过后,之前清明节期间很多人无法回乡,也纷纷取消预定。

    要求薪金援助至12月
    酒店靠食物外带苦撑

    自行动管制令开始,登嘉楼州迄今仍无法如常营业的酒店业,一些仅靠餐饮部提供食物外带或送餐服务苦苦撑持。

    虽然登州尚未传出有任何酒店,因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遭受打击而宣告结业,但大部分业者皆为大笔员工薪金问题而苦思良策。

    州内酒店业者除了希望中央政府能将员工薪金援助,进一步延长到12月,也期盼州政府能适时向陷入寒冬的酒店业伸出援手。

    登州旅游局官员透露,一些酒店仰赖餐饮部运作,仍可赚取一些收入,但仅仅是聊胜于无,依然不足以应付所有开销。

    他说,除了面对庞大的员工薪金问题,业者对于重启后的标准作业程序也倍感困扰。

    “当局尚未拟出一套酒店的标准作业程序指南,让许多业者感到无所适从,担心各方面运作细节无法符合政府要求。”

    同时,频密进行消毒和维持社交距离等工作,需要动用更多人手,届时必须重新作出安排,完全属于不一样的新经营形态,需要经过一段适应期。

    颜嫆蒴:疫情冲击大酒店
    小型酒店恐难撑住

    吉兰丹酒店公会副主席颜嫆蒴说,州内大部分会员业者受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情)疫情影响被迫暂时停业,并没有永久性关闭。

    她说,至今,该公会并没有接到会员业者要永久关闭酒店的消息。

    她说,在行动管制令之下,酒店业者可照常运作,不过受到条件限制,部分业者考量成本负担之后,因而在管制期间全面暂时停止营业。

    她说,有关限制包括,业者不可让大马公民入住酒店,其次,只能让3月18日管制令生效之前,已进入我国的外国游客入住客房。

    “入住丹州酒店客房的外国游客并不多,如果只是开放五、六间客房,反而加重客房的运作成本,所以干脆暂时关闭。”

    颜嫆蒴也是哥打峇鲁大宏酒店副总经理,她接受电话访问时如此指出。

    她说,现在酒店业者采取“守业”措施,惟管制令一再延长,只能见步行步,下半年的营业预料未必能恢复正常。

    “即使是过了5月12日(第4阶段管制令结束),酒店也暂时不能承办宴会活动,大型酒店受到很大的冲击,而小型酒店恐怕很难撑住。”

    哥打峇鲁大宏酒店暂时停止营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