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料涨价产量锐减 木瓜身价屡刷新高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肥料涨价产量锐减 木瓜身价屡刷新高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19日讯)货源短缺,以致3大民族皆爱吃的木瓜,目前每公斤零售价高达5令吉,每片也要价至少1令吉50仙,不但令消费人咋舌,也打破多年来最高的纪录!



    劳勿小园主陈振龙今日受访时向《中国报》记者透露,年头一场长达2天1夜的滂沱大雨,导致许多农友种植的木瓜树都被淹死。物以稀为贵,无论收购价或零售价,都比数年前翻倍。

    陈振龙展示2粒分别超过2公斤的壮硕木瓜。

    他说,其他造成木瓜价格飙涨的因素,还包括肥料价格涨价30%以上,劳工短缺、气候反常,及各种难以消灭的细菌滋生等,都导致农友“投降”,忍痛放弃种植木瓜。

    年初大雨毁过半树苗

    陈振龙的木瓜园,目前只剩下百多棵木瓜树。

    陈振龙指出,以他为例,在占地6亩的榴梿芭中,间隔种植约5000棵木瓜。不料大年初一降下的一场长命雨,泛滥成灾,水位高达5尺半,淹死了3000多棵,使他蒙受数万令吉的惨重损失。

    “当时适逢大丰收的盛产期,眼看花了不少心血和成本栽种的木瓜,绝大部分一夜之间被淹死,欲哭无泪,苦酒满杯。”

    陈振龙说:种植木瓜并不容易。

     

     

    “目前,剩下的百多棵木瓜,产量不多,只能供应本地零售商,根本没有货源供应给士拉央大巴刹或其他批发市场。”

     

    陈振龙说,他在榴梿芭兼种木瓜,是希望种下7个月即有收成的这种短期农作物,收入能够帮补购买肥料及聘请员工的开销,相信其他农友也一样。

    他说,种植木瓜是看天吃饭的苦差,一场水灾、虫害,或野猴偷吃嫩苗,导致整棵才一尺多的木瓜树夭折,都足以摧毁农友的全盘心血。因此,大家不要嫌市面上出售的木瓜贵,贵木瓜背后隐藏着农友不为人知的辛酸。

    管制令期间收成无法卖

    陈振龙指出,政府由去年3月18日开始落实首阶段行动管制令,不但全国大封城,劳勿许多农作物,包括木瓜,都无法运出士拉央大巴刹或其他批发市场销售,因而在芭场腐烂,生不逢时,令农友心痛不已。

    盛產時,陳振龍每天可收採約一貨卡木瓜。

    他说,在那段期间,他至少捐献500公斤木瓜,通过劳勿一个华社慈善组织,载到医院、卫生局、警局及消拯局等,送给前线人员分享。

    “我太太赖进芳在新巴力新村开设乡村经济饭店,当时,凡打包2包杂饭,就附送一个木瓜,免费送出去,好过任由它在芭场腐烂。”

    “目前,每公斤A果收购价介于2令吉50仙至2令吉80仙,B果也有70仙至80仙。可惜有价,却货源短缺;价贱又伤农,非常无奈。”

    被询及目前在劳勿,有多少农友大规模种植木瓜时,陈振龙说,不到10人。

     

    收购价近年最高

    劳勿大巴刹姐妹水果档东主彭洁群:

    彭洁群(左)与妹妹彭洁卿,零售各种水果及木瓜超过30年。

    我们在这里零售各种水果,包括木瓜超过30年,最近因为歉收,产量少,木瓜收购价可说是历年来最高,A果每公斤3令吉,B果2令吉左右,只好贵来贵卖。

    过去,木瓜盛产时,每公斤A果收购价曾一度跌到50仙,B果则30仙,可见广受各族市民欢迎的木瓜,价格也起落不定。
    我们出售的木瓜,是双溪吉流农友种植的一尺瓜,施的是有机肥,甜美多汁。

    屋旁空地种木瓜
    新巴力家庭主妇何观娣:

    印尼女佣莉莉雅说,木瓜树由她及雇主联合栽种。

    手脚勤劳,就有收获。
    我与印尼女佣莉莉雅善用屋旁空地,种植十多棵木瓜,因施有机肥,每棵都结果纍纍,果子成熟时,常有村民上门来购买。

    何观娣善用屋旁空地,种植十多棵木瓜。
    这粒已成熟的一尺瓜,广受消费人欢迎。

    除供家人食用,木瓜盛产时,也拿出去以优惠价格出售,赚取一点零用钱。

    我鼓励大家善用住家四周空地,种植木瓜或其他水果,此举既可美化环境,又可赚取零用钱,一举二得。

    双溪兰其中一个土产收购站,收购到的几箩木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