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费用包到完 雇主吃不消 恐引发通货膨胀 人民买单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费用包到完 雇主吃不消 恐引发通货膨胀 人民买单

    3D(辛苦、危险、肮脏)工作领域的员工,多是外劳。

    报导:何月云、黄慧芬



    (关丹、斯里再也、瓜拉登嘉楼28日讯)雇主需承担外劳入境大马的隔离及筛检费,大部分雇主皆认为这是雪上加霜之举,有者希望政府共同承担费用,有者则希望政府重新检讨此措施,以免造成通货膨胀,人民成最终“受害者”。

    关丹中华工商会署理会长兼制造业者拿督江瑞云说,在重振经济之际,政府应该与雇主共同承担费用,而非让雇主承担入境大马的外劳所有的隔离费用等。

    她说,疫情重创我国经济,加上原产料价格大涨,如五金原料等,让商家大喊吃不消。

    江瑞云:政府应该体恤雇主,共同承担费用。

    “如今我们都在盼望经济尽快复苏,而一些行业却面对请不到人做工的困境,只好引入外劳,但雇主却被逼要承担外劳隔离及筛检费等,真是苦不堪言。”

    她说,政府应该体恤商家,与他们互承担外劳隔离费,如政府提供免费的隔离中心,雇主承担外劳三餐及筛检费等。

    “若不然,政府必须给予统一及合理的隔理费用。让雇主承担完所有隔离费用,还要加上聘请外劳的人头税等,成本增加了,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产品涨价,造成通货膨胀,苦的还是人民。”

    她说,政府在致力救助B40群体,包括发放各项援助金给他们之时,也莫忘了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中小型企业业者。

    斯里再也小园主拿督王剑辉指出,由于各园丘都面临员工极度短缺的情况,造成“抢员工”事件的发生,外劳流动性也变得很高,而引入外劳,需一笔不小的费用,如今还要承担他们的隔离及筛检费,对雇主而言是一项“投资风险”,也是沉重负担。

    王剑辉:小园主面对油棕有价,却严重缺人手的问题。

    他说,政府在外劳政策上,缺少一套前瞻性的策略,政策朝夕令改,让雇主无所适从。

    “园丘业如今因缺人手,造成油棕果烂在树上的情况,对小园主及国家都是损失。”

    他说,政府除了需要重新检讨雇主承担外劳隔离费政策外,还需简化外劳的申请手续。

    园丘的工作辛劳,是体力活,不获本地人青睐,雇主只能聘请外劳代劳。

    陶启联:隔离筛检无可厚非

    Jack Construction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拿督陶启联指出,在这个非常时期,外劳入境大马,需先隔离7天及进行筛检,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他说,这是政府定下的措施,要聘请外劳,就必须遵从及承担所有费用,这是为了公众利益之举,同时也解决了雇主面对的人手荒问题。

    陶启联:赞同入境大马的外劳,先隔离7天,以保社区安全。

    “我的发展公司,包括材料及伙记等,全都外包给承包商去处理,所以在这方不用费神。”

    他说,如今各行各业,尤其是涉及3D(辛苦、危险、肮脏)工作领域,雇主都常面临有钱请不到工的烦恼,因此才需请外劳替代。

    “至于我的罗厘车厂,则有7-8名外劳员工,他们都为我工作了5年以上,流动性不高,当然,我们也要体恤他们,给予良好的福利,以留住他们。”

    两名外劳在罗厘路过后,清洗路面,这种工作,本地人一般都不愿做。

     

    登嘉楼建造行会长郭献鸿。

    郭献鸿:资金吃紧建材起价 难承受外劳隔离费

    登嘉楼建造行会长郭献鸿指出,建筑行业面对现金流动吃紧加上建材成本高涨等多重挑战之际,还要承受外劳隔离费用,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说,虽然我国已逐步开放,但建筑行业的恢复情况并不理想,一些同业即便承接到工程也身不由己,无法顺利动工。

    “许多建材价格飙涨,导致原本的工程标价已无法承担费用。”

    他说,若要重新标价,需要获得双方同意,否则承包商基于合约精神,也必须承受大幅上涨的额外费用。

    因此,他建议政府重新检讨有关决定,让建筑同业度过难关,考虑以折衷方式,让雇主与外劳公平分担入境后的隔离费用。

    他以印尼外劳为例,雇主与外劳都必须承担部分缴付给代理的费用,其中包括申请手续及交通等开销,也属于行内公认的开销。

    “估计外劳入境后必须隔离7天的费用,大约需要2000令吉,若能由雇主与外劳一起承担,将有助减轻建筑同业的负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