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爬山 随时接罚单 劳勿跑步公会不敢妄动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集体爬山 随时接罚单 劳勿跑步公会不敢妄动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5日讯)虽然彭亨州已迈入复苏计划第三阶段,但州政府仍禁止市民进入森林爬山。因此,最近半年,劳勿跑步公会的成员都不敢集体爬山,以免触犯法令遭受罚款。

    劳勿RH4捷兔越野跑步会主席梁峻畅今日受访时指出,自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超过一年半以来,该会每逢周一傍晚,风雨不改的爬山健身运动,也被迫断断续续时跑时停,很不过瘾。

    劳勿RH4捷兔越野跑步会十余名成员,成功攀上一座山峰。(档案照)

    他说,政府当局的指示朝令夕改,时常转变,令人难以捉摸,无所适从。如果集体爬山被执法当局逮个正着,每人将被罚5000令吉。

    他举例,如去年3月18日落实管制令之后,该会全面停止一切爬山运动。直到年中,听说可以跑了,就到劳勿警局询问,同时并汇报即将开跑的地点及人数,获得警方允许才开跑。

    陈丽珍(左起)、梁峻畅、郑荣华及杨官亥,攀上一座山峰。(档案照)

    梁峻畅告诉《中国报》记者,由于国内疫情日愈严峻,加上每天确诊及死亡人数也居高不下,该会由今年4月26日至今,已全面停止任何爬山运动,以策安全。

    “换句话说,我们已接近半年没爬山,这也是本会成立11年来,罕见的现象。”

    “希望随着这2天确诊及死亡人数相继降低,国内疫情能早日好转,国民也能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包括脱下口罩,自由自在,重新爬山,及呼吸新鲜的空气。”

    邱德俊与钟丽萍夫妇,攀爬ROCK MOUNTAIN度假村的一座石山,夫爬妇随。

    此外,被询及是否有成员在这段期间偷偷溜到森林爬山的问题时,梁峻畅说,偷偷就没有,两、三人约好到住家附近的公园或山坡跑步就有。毕竟运动惯了,不是在职场工作就是呆在家,不运动一下,会闷坏。

    几乎“闷到抽筋”

    劳勿RH4捷兔越野跑步会顾问郑荣华:

    梁峻畅(左)及郑荣华,联合接受《中国报》记者访问。

    我是开设钟表店的商家,受管制令限制3个多月无法开店营业,也无法参与大队一起爬山健身,只能留守在家,几乎“闷到抽筋”。

    一群游客欢欣登上ROCK MOUNTAIN度假村的一座山峰。(档案照)

    除了做家务,包括洗衣煮饭、剪草、种花及饲养狗只,我与妻子呆在家里3个多月,浑身不自在。幸好屋后有山坡,傍晚时分,俩夫妻可以去跑步散心。

    很怀念疫情爆发之前,大伙儿结伴爬山健身之后,一起享用晚餐及喝一两杯啤酒,畅谈那种欢乐时光。

    跟大队攀山峰

    劳勿RANGER狮子会创会会长兼双溪兰ROCK MOUNTAIN度假村董事经理邱德俊:

    我分别参加劳勿H3及H4两个捷兔越野跑步会已3年,跟随大队攀爬过多座山峰,包括山河度假村、红树林、劳勿青苗山及本身开创的石山度假村等。

    期间,也曾跟随大队参与雪州捷兔越野跑步会,攀爬雪州多座山峰。

    石山度假村成立至今4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天然的山峰及大自然的美景,包括云海,吸引不少来自中国、德国、日本、美国及欧州的游客,到来攀爬及观赏。

    感情融洽团体

    劳勿RH4捷兔越野跑步会副主席陈丽珍:

    我参加跑步会多年,除了跟随大队参与每逢周一傍晚进行的爬山健身运动,也曾跟随大队出外与雪州、柔州及其他州属的类似活动,结交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互相交流爬山的经验,其乐融融。

    ROCK MOUNTAIN度假村早上的云海美如画。

    劳勿RH4捷兔越野跑步会是一个快乐的团体,理事及会员们相处久了,感情犹如兄弟姐妹那么融洽。

    希望疫情早日好转,大家可以重新参与每逢周一傍晚进行的爬山健身运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