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打“坏人” 丈夫挨棍 失智妇送精神病院治疗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午夜打“坏人” 丈夫挨棍 失智妇送精神病院治疗

          独家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8日讯)“牵挂安危,步行数公里,妇女不时上演寻夫记”女事主王亚相,日前半夜误将丈夫当“坏人”,用扫把棍击伤丈夫,目前已被送入文冬精神病院治疗!



    为夫者刘玉麟今午向《中国报》记者申诉,上月28日午夜12时,他已入睡,突然被妻子吵醒,责问他这个“坏人”为何趁她丈夫不在家,潜入其睡房,虽然他一再表明自己不是“坏人”,而是丈夫,但她却不听,拿起客厅的扫把棍朝他迎头猛击。

    刘玉麟向记者展示被妻子击伤的右手。

    他说,在百词莫辩之下,他只好用手推开其攻势,结果在拉扯之间右手被击伤,流了很多血。他立马逃出屋外,驾车到劳勿医院急诊室求救。

    “轮值医生为我右手缝了5针,问明受伤的原因后,当场写一封信,嘱咐我拿去警局报案。同时也向我解说,妻子因脑部萎缩已严重失智,随时会作出伤人事件而不自知,叫我从速将妻子送入精神病院治疗,以免病情进一步恶化。”

    刘玉麟夫妇8月16日,在新巴力曾佛春花园的住家受访。

    刘玉麟透露,他持着医生的信到劳勿警局报案,警员建议他次日上午,借口带妻子到文冬摆地摊,然后载她到文冬医院看精神科医生。结果,一到院方就将她留下治疗,至今已11天,仍不能回家。

    他说,由于院方不允许他见妻子,以免干扰其情绪,影响疗程。因此,在新巴力新村再度落实强化管制令之前,他曾拿食物到文冬医院,拜托护士交给妻子。不过,却在走廊外,听到妻子哭喊:玉麟,这里有很多坏人,快救我出去”,心痛得晚上难以入眠。

    刘玉麟指出,回想当天抵达文冬医院,院方出动3名女护士,为妻子注射2枚镇静剂,又将她四肢捆绑起来,才将她制服那种凄凉的情景,不禁伤心得流下男儿泪。

    新闻背景:

    妇女车祸伤及脑部失忆

    现年69岁的刘玉麟是一名德士司机,与71岁的妻子王亚相结婚46年,婚后育有2名儿子。
    刘玉麟上月16日受访时透露,妻子原本聪慧能干,9年前因骑摩哆前往劳勿市区一间银行存款,回程欲赶返杂货店工作时,不幸遭一辆货卡从后撞倒,伤及脑部,从此丧失大部分记忆,令他深感痛惜。

    刘玉麟则在2年前载客到吉兰丹回程时,曾遭罗厘撞后逃重伤昏迷,被路人发现送入丹州中央医院治疗长达4个月。因此,每当丈夫一离开王亚相的视线,她就担心的四处寻找。

    妻子在文冬精神病院治疗,刘玉麟只好独自摆卖蔬菜。

    因牵挂丈夫的安危,王亚相过去数月,三番四次从住家步行到数公里,甚至十多公里外的马来甘榜寻夫,过程曲折,令人动容。

    刘玉麟受访时坦承,虽然他临出门载客之前,曾告诉妻子要很久才回到,叮咛她留守在家,不要乱跑,但失智的妻子不久就忘得一乾二净,四处寻找他,使他无法安心工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