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说再见 老妪染疫逝医务员送葬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来不及说再见 老妪染疫逝医务员送葬

    (关丹12日讯)八旬老妪参加清真寺开斋活动后染疫,2天后病重逝世,由医务人员助下葬,家人为无法送别至亲倍觉心酸。

    来自关丹市丹那布爹峇鲁社区感染重区的84岁巫裔老妪,两天前在拭子筛检中确诊,病情急转直下,今天在关丹中央医院加护病房逝世。



    家属只能站在关丹哈兹阿末路实达利伊斯兰墓园篱笆外,远观至亲下葬仪式,对于葬礼只能由4名身穿医务人员和两名工作人员代劳,深感悲伤及无奈。

    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合力将确诊逝世老妪棺木抬入墓园,准备入土为安。
    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合力将确诊逝世老妪棺木抬入墓园,准备入土为安。

    据彭州卫生局昨日数据,关丹丹那布峇鲁住宅区有177人完成筛检,21人确诊。

    家属不能送别

    老妪孙女西蒂(46岁)今午于墓园外受访时说,祖母是两天前确诊,病情突然恶化,在被送入加护病房后撒手人寰。

    “家人除了无法接受此噩耗,更被迫接受全程葬礼只能由指派人员负责,至亲不能近距离告别祖母。”

    完成葬礼后的送葬医务人员,代表家属于老妪墓前讼经祈祷。
    完成葬礼后的送葬医务人员,代表家属于老妪墓前讼经祈祷。

    她说,祖母日前参加清真寺一项不守标准作业程序的开斋宴活动后,被发现确诊,该感染群也引发严重传染链。

    “我们(家属)不仅不能吻别祖母,也不能为祖母沐浴、裹上白布及进行讼经祈祷仪式。”

    她说,遗憾的是祖母育有5名孩子和很多孙子,却无人能亲手为她送葬,甚至缺席最后的葬礼。

    来自关丹丹那布爹峇鲁住宅区的八旬确诊老妪,被官方安排入葬实达利伊斯兰墓园。
    来自关丹丹那布爹峇鲁住宅区的八旬确诊老妪,被官方安排入葬实达利伊斯兰墓园。

    西蒂透露,除了祖母染病,尚有3名家属,包括其父母和弟弟确诊,目前在关丹中央医院接受治疗。

    “只是祖母因为年迈,加上本身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病情最严重,至于其他家属因为没有症状,目前尚未知是否也有染疫。”

    她没想到冠病会“袭击”其家族,在开斋节来临前夕,夺走至爱的长辈,使家族陷入痛失亲的悲痛中。

    因家属不能近距离送葬,确诊老妪下葬礼只能全程由医务人员代劳。
    因家属不能近距离送葬,确诊老妪下葬礼只能全程由医务人员代劳。

    家属吁出逃者正视疫情

    西蒂的父亲是清真寺管理员,上月尾有发烧症状,在前往诊所接受治疗后 ,病情已好转。

    “虽然当时有传丹那布爹峇鲁出现社区感染群,但我们没想到会如此严重。”

    她说,为了社区、自身及家人安全,希望日前“逃走”的居民,能够以其家人处境为借镜,正视病毒的危害,尽快现身接受拭子筛检,以鉴定健康状态。

    “这绝非可开玩笑的,即使没有明显症状,也不代表病毒不存在,一旦悲剧发生,将后悔莫及。”

    她强调,要快速遏止病毒再传播,需要全体居民一起抗疫,切断传播链。

    被指派完成老妪葬礼的医务人员,在离开墓园前接受全身消毒。
    被指派完成老妪葬礼的医务人员,在离开墓园前接受全身消毒。
    全程只能4人合力办完下葬仪式的医务人员,乘坐客货车离开时, 尽显疲惫。
    全程只能4人合力办完下葬仪式的医务人员,乘坐客货车离开时, 尽显疲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