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 中总禁止改选禁令 挑战派诉讼人承担堂费(有视频)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撤 中总禁止改选禁令 挑战派诉讼人承担堂费(有视频)

    (关丹15日讯)关丹高庭今日撤销日前颁发关丹中华总商会禁止改选禁令,并谕令诉讼人承担1万令吉堂费。



    承审法官拿督再纳阿兹曼基于关丹中华总商会改选风波,原任派在高庭质疑挑战派入禀法庭,取得庭令禁止商会改选的程序不符合程序一案,宣读上述判决。

    法官也谕令挑战派入禀诉讼人,刘建壮及石传伟必须承担1万令吉堂费,作为赔偿答辩人商会选委会成员即拿督曾玟祯、彭文平、罗秀龙及商会的堂费。

    关丹中华总商会原任派获悉关丹高庭撒回禁止改选庭令后,与律师团在庭外合影。
    关丹中华总商会原任派获悉关丹高庭撒回禁止改选庭令后,与律师团在庭外合影。

    原任派律师拿督杰克在高庭裁决后,向法庭建议起诉人应承担堂费为2万5000令吉,但诉讼人律师王昭云以诉讼人本意是为了商会利益为出发点,堂费应定为2000令吉。

    挑战派入禀诉讼人,由拿督杜成顺、黄福荣及王昭云律师为代表律师,原任派答辩律师团为赖志明和拿督杰克。

    挑战派2名候选人刘建壮及石传伟在本月3日(星期四)取得庭令,禁止本月6日(星期日)的关丹中华总商会举行改选。
    法官说,诉讼人入禀法庭时,仅提出需要紧急庭令,阻止商会在即将召开的会员大会进行第8项议程,即新届理事会改选,但没有向法庭阐明法庭规则29条第一项(2c)条款和事情全部,于是法庭发出禁止改选庭令。

    “诉讼人主要申请庭令目的,是针对会员大会第8项议程,依据商会7月致函社团注册局,也是以今年改选作为申请召开大会的理由。”

    “但诉讼人对商会的选委会公信投入不信任,及对参与理事会选的候选人资格存有质疑,因此要求法庭发出庭令,只允许进行大会,不可改选。”

    法官也说,答辩人律师针对此庭令,提出反驳及反对理由,指庭令不能由单方面申请,若有争议或纠纷,应透过开会解决,或由组织最高权力场合即会员大会当天解决。

    他说,若法庭知悉法庭规则29条第一项(2c)条款,相信不会是发出庭令,相信会员们都是有足够的成熟度和智慧,作出正确的判断。

    “任何组织召开常年大会是为了选举和商讨会务,很少是纯粹为了吃喝。”

    商会斗争 应内部解决

    原任派律师赖志明说,高庭周二(15日)裁决,也认为并非每个商会斗争,都需通过法庭要求做判决,诉讼人若有疑问应从内部寻求解决,包括通过会员大会提出,让会员做决定,才是符合章程。

    “此判决也非常明确告诉2名诉讼人,闹上法庭,阻止开会进行的举动,引起非常大的损失。其实,依据我们的诠释,诉讼人入禀目的解读,就是会员入会是用公司或私人身分入会,这是很小的细节问题,实无必要带上法庭。”

    “所以,此判决也证明商会应在这方面没有做到什么错误。”

    赖志明说,若没有该庭令,商会本月6日召开的大会已经圆满改选。

    “尚有两个程序包括审讯会员资格的司法审核,还要进行。”

    杰克说,诉讼人所获的庭令正式被撤销,法庭同意商会无须理会早前禁止改选庭令的约束。

    “这也代表商会的声誉及利益受到维护,解除对原任理事的禁令,让商会继续为关丹商会会员服务,领导商会。”

    杰克说,随高庭撤销“搁置改选,直到另行通知”庭令,促请诉讼人撤回下周一(21日)开审的双方对22个提名表格存有质疑的司法审核。

    曾玟祯(中)与原任派律师团,在关丹高庭外。
    曾玟祯(中)与原任派律师团,在关丹高庭外。

    关丹中华总商会会长兼选委会主席拿督曾玟祯说,他对商会改选一事被带上法庭,表示痛心及无奈,大会选举也因此无法举行,理事会被解散,只保留会长及财政以看守会长及看守财政的“二人理事会”。

    “这是本会史上头一遭,令商会百年历史良好声誉留下污点;选委会接到会员投诉质疑候选人资格,理由是会员籍不合法后,选委会委员之一彭文平曾致电对方,尝试调解不果。”

    “选委会基于无权裁定候选人会员籍是否合法,最终宣布59位候选人均符合资格。”

    曾玟祯说,令他感到欣慰是随法庭撤销禁令,商会获得“重生”,理事会可尽快召开会议,择定特别会员大会日期,举行理事会选举,让会员选出新届理事会。

    他也提醒会员商家,会员大会已成功举行,大会议案已经过辩论及表决通过,不要再通过媒体发布有关言论,会员大会是商会最高决策机构,请尊重会员大会的议决案。

    杜成顺:从理事会开始进行会员资格漂白,确保商会组织更合法及完整。
    杜成顺:从理事会开始进行会员资格漂白,确保商会组织更合法及完整。

    挑战派律师拿督杜成顺说,会员入会资格不符章程又参选,将导致理事会面对无效和成员合法化问题。

    “从理事会开始进行资格漂白,才能逐步漂白会员册,解决社团可能存有的‘幽灵会员’,以及其他导致组织因违反社团注册法,而被吊销的可能。”

    杜成顺重申,诉讼人入禀法庭挑战22名提名资格问题,因为提名于上月29日截止,但在诉讼人于本月1日向商会选委会提出投诉,质疑候选人的会员资格后,和要求第8项议程即改选延迟,但选委会至3日晚上都没有调查下文,所以才于4日将所获庭令交给选委会。

    “据商会秘书处会员册记录,从2016年至2019年逾300名新会员入会,但大会财务表格,却公布其中72人并没有支付章程规定的入会费,他们可能在不知情下犯规,成了不符资格的无辜者。”

    杜成顺说,任何社团最高的机构是会员大会,是不可否认,比如理事会超越章程范围如财务,代表大会有权力接纳,但如果会员资格问题交由代表大会决定,可能出现轻易被接纳,有关会员会是存有污点。

    “作为商会法律顾问,我有给我的看法和意见,我感到非常遗憾,每个候选人都需得到公平和合法选举,更重要的是合法的理事,选委会不只是挂名,解决与选委相关的问题是属于选委会最重要的工作,而不是推给予会员。”

    杜成顺说,若有不在正道的社团,他是不会参与,甚至会中止会员资格,但商会尚未到此境地,只要愿意从“小问题”开始解决,别放任问题恶化。

    针对高庭撒消庭令一事,杜成顺说,法官宣布撤销庭令时说,听了律师解释,若以单方面申请阻止大会,法庭是不应给予庭令,所以这是技术上的规定。

    “所以,法官周二虽然基于技术问题,撤销2日发出的庭令,但涉及双方提名表格存有质疑的司法审核,目前仍在等高庭的指示,是否批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