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电费 吓坏用户 商民纷投诉不合理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昂贵电费 吓坏用户 商民纷投诉不合理

    (文德甲7日讯)用户迎来久违的电费账单,却被昂贵的电费吓坏,不少商民因不满电费贵得离谱,纷纷向人民代议士及在社交媒体上投诉。



    行动管制令期间,国能公司员工无法上门抄电表,则以预估值计算电费,让民众使用网上服务取得账单及付费。

    行动管制令期间,国能公司员工无法上门抄电表,则以预估值计算电费,让民众使用网上服务取得账单及付费。

    随着国能公司上月恢复读表工作后,不少商民陆续收到商用及住家电单后,却发现电费比以往的平均电费更高,加上很多人不谙电费计算方式,纷纷作出投诉。

    行动党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说,该服务中心这两天便接获十余起有关电费昂贵的投诉,无论是商用或家用电费都面对飙涨的问题。

    胡智云将亲自到国能了解。

    他说,有些商家因管制令期间无法营业,但商用电费却继续计算,商家认为就算是根据预估值,当国能员工前来抄电表时,也因根据电表的实际电用量,扣出预估值算多的电费数额。

    “也有不少民众投诉住家电费飙高,他们也明白因管制令期间大部分时间在家,用电量会比以往高,但有些民众的电费却高出以往的50至100%,因此投诉者认为不合理。”

    国能恢复读表后,不少民众投诉住家电费贵得离谱。

    他说,由于今明两天都是公假,他将在下周二亲自到国能公司了解。

    另外,淡属中华商会会长拿督黎铭豪说,该会没有接获会员指电费高涨的投诉,唯他身边却有很多朋友投诉住家电费飙涨。

    “我家的电费没有太大的差距,但很多朋友尽管每月都有还电费,但最新账单的电费仍逾千令吉。”

    黎铭豪呼吁国能正视商民的投诉。

    他呼吁国能公司正视有关问题,并向面对电费贵得离谱的商民解释计算方式。

    用电量没大增 费用却高涨

    文德甲市民苏镇国受访时说,尽管管制令多了时间在家,但用电量并没有大幅度增加,每月平均电费为180至220令吉,日前收到最新电费账单,尽管获得2%的折扣,最新月份的电费高达464令吉。

    他说,因管制令期间收入受影响,昂贵的电费成了沉重的负担。

    另外,市民卢冠廷也说,管制令期间,他每月都有还电费,以往电费平均为200余令吉,最新的电费却高达551令吉。

    卢冠廷的住家电单显示,费用高达551令吉。

    “我的电费很少会有欠款(tunggakan)的情况,加上我一直都有还钱,我也不明白电费为何如此昂贵。”

    卢冠廷不明白电费为何如此昂贵。

    文德甲市民黄桥昌受访时指出,该相馆在管制令期间没有营业,最新的电单显示,3月6日至6月4日期间(约3个月)的电费逾千令吉。

    黄桥昌:很多人的住家电费比以往高。

    “很多人的住家电费有明显飙高,相信是长时间在家用电量增加的关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