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欠债不知所踪 大耳窿请勿再打扰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儿子欠债不知所踪 大耳窿请勿再打扰

    (关丹29日讯)儿子欠下大笔债务失踪,大耳窿狂拨电话向母亲追债,伤心失望的母亲宣布与儿子脱离关系!



    住在关丹阿罗阿加的董珠花(64岁、退休人士)与丈夫黄先生(82岁、退休裁缝师)今日在关丹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吁请大耳窿勿再骚扰他们。

    董珠花说,上周四开始,她一天内平均接获20通来自一组大耳窿的来电,指其儿子李金英(41岁)欠钱不还,让她惊觉失联8年的儿子,再次欠下巨债。

    “大耳窿也在我住家外贴上大字报,列出儿子的名字、身分证号码及大耳窿联络电话号码,面对白天及晚上追债电话,让她受尽折腾,最终决定报警及换上电话号码。”

    董珠花(中)在丈夫黄先生陪同下向沈春祥(右)叙述受大耳窿骚扰的经过。

    “8年前,我与长女为儿子还过一次近6万令吉的债务后,我们没有再联络,没想到儿子故态复萌,竟把我的关丹地址告知大耳窿,此外,我住在芙蓉的长女也遭殃,接获大耳窿的骚扰电话。”

    她说,自前夫去世,她把当时只有数月大的儿子交由家婆照顾,只身到关丹讨生活,后来儿子长大后有来关丹与她一起生活两三年,随后再到新加坡从事汽车水柜工作,最后返回老家霹州爱大华开店经营生意。

    她说,她不知儿子的去向,儿子因嗜赌,已与妻子离异,3名孩子由妻子照料。

    “我们真的没能力再帮他还债,8年前已掏出棺材本,我们决定和他脱离关系,对于他在外的一切,与我们无关。”

    另一方面,沈春祥吁请警方全力打击大耳窿活动,并严正看待此事,大耳窿的举止对家属已造成困扰。

    他也吁请关丹市议会联同执法单位,拆除高挂在民宅等处的非法借贷条幅,让民宅恢复零非法借贷条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