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市民毁誉参半·整改需更全面 老,未必招“驾”不住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市民毁誉参半·整改需更全面 老,未必招“驾”不住

    (关丹丶文德甲丶直凉丶哥打峇鲁25日讯)乐龄人士更新驾驶执照施加特殊条件,市民毁誉参半,部分人认为政府矫枉过正;部分人则认为设下门槛,有助提高马路安全。



    武吉阿曼交通调查及执法局总监拿督阿基斯曼昨天建议,对六丶七十岁的乐龄人士施加特殊条件,包括需取得医生证明驾驶能力,并限制乐龄人士短期更新执照。

    记者访问市民对此宣布反应呈两极,有者质疑总监指乐龄人士车祸率的实际数据不实,因近年更常见到年轻人发生车祸。

    市民展示驾驶需要每年进行医生评估才能取得的罗厘执照。

    有市民认为,医生签署的精神和生理情况证明并不严谨,过去申请罗厘执照(E级)需每年作出医生评估,可是评估不严谨。

    邓福乐:乐龄人士更新驾驶执照施加特殊条件,应该更加精细化。

    百乐中华工商会会长拿督邓福乐建议,若政府真的要强行落实乐龄人士更新驾驶执照施加特殊条件,应该更加精细化设下限制。

    “例如60岁以上3年评估一次,70岁以上2年一次,超过80岁才一年一次。”

    今年81岁的他受访时指出,他偶尔会驾长途车至关丹和吉隆坡开会或出席活动,只要生活作息良好,并不会精神不足,两个小时的车程也能保持注意力。

    他认为,总监的建议是从其马路使用者出发,有建议才会有更好的改良,但国内的车祸率高不应只是归咎在乐龄人士上,如要整改需更全面。

    ■年轻人车祸率更高
    黄锦华(62岁,商人)
    个人不同意政府在60岁后就设下此限制,如果非要推行,我认为70岁后才立下此限制会比较适合。
    目前所见到的是,国内的车祸率更高的是属於年轻人,乐龄人士因疏忽导致车祸的人数并不多。


    ■出示证据让人信服
    黄亚赞(65岁,司机)
    我有驾罗厘执照,每年都需见医生评估和检查,对於政府扩大限制至乐龄人士阶层的情况并不反对。
    但我希望政府出示更多证据,证明乐龄人士发生车祸的比率,才能更好的说服人民。


    ■更多只在市区驾驶
    岑亚成(70岁,退休人士)
    我不认同政府落实这项限制,我也曾考过罗厘执照,每年都需要接受医生评估,但我看来,部分医生的评估不太严谨。
    再加上乐龄人士一般都较少驾长途车,更多只在市区内驾驶,车祸率也不高,所以我不认同建议政府作出限制。

     

    ■用数据证明车祸率
    余开云(86岁,退休人士)
    我不认同落实这项措施,毕竟如果一个老人家的身体退化或出现问题,老人家也不会敢驾车外出,有些家属甚至会直接阻止老人驾驶避免发生意外。
    我认为总监如果要落实这个限制,应该要出示乐龄人士发生车祸的比率,用数据来证明,而不是靠想像说话。

    勿以年龄作为标准

    张路易(80岁,退休人士)

    保持现状较好。虽然身体健康问题是酿成车祸的原因之一,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勿只是针对乐龄人士。

    不应该只以年龄作为发放驾照限制的标准,应该以驾驶者的健康为首要考量。另外,警方应该多注重执法于交通规则,违规驾驶者理应一概处罚不偏私,而不是偏向乐龄人士驾驶者 。

    感谢提出这项建议以确保年长者,在开车时不会有疾病影响,例如心脏病发等疾病忽然的发生的建议。

    驾长途车要求代劳

    汤亚旺(64岁,退休人士)

    罗里司机必须通过健康检查以更新货车执照(GDL),不过乐龄人士则不需要。

    乐龄人士都是成熟人士,应该都会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必定会安全至上 。如果行驶长途路程,知悉自己的身体情况不及以前,则可要求他人协助代步。

    长者驾车更有耐心
    徐先权(68岁,退休校长)

    驾驶态度是车祸的发生的原因之一,驾车人士的年龄并不是交通事故的主因。

    高龄人士或70岁以上者,他们在使用公路时会更有耐心,比起年轻的驾车人士,他们的驾驶态度加更宽容。

    其实乐龄人士会少驾长途车,最多是出外买东西,在本身熟悉的街道,很少会出状况。

    若要每年更新驾照,对乐龄人士来说是个麻烦。所以我觉得最好是保持现在的状况。

    徐先权

    态度才是车祸肇因
    刘远昆(58岁,土地测量员)

    当局设下的乐龄人士定义,是从几岁开始?我觉得60岁还不算老,70岁或以上者,以及健康欠佳者,或者需要常年做健康检查才更新执照。

    在我国发生的车祸,往往与驾驶态度有关,比如说鲁莽驾驶,它与年龄无关。

    刘远昆

    驾驶态度最重要

    淡属福建会馆会长郑兴华

    淡属福建会馆会长郑兴华(76岁)

    在目前健康及精神良好的状态下,一般的外出,我都是亲自驾驶。

    警方对乐龄人士更新驾照施加特殊条件,包括限制短期更新驾照,以及评估驾驶能力的建议,出发点是为其他道路使用者带来保障,但对年长者来说,将来更新执照,会带来一定的不便。

    我认为驾驶的态度最重要,很多时候肇祸原因是因为驾驶者的鲁莽,以及没有遵守交通规则。

    定时进行健康评估

    公正党文德甲支部主席郭明发

    公正党文德甲支部主席郭明发(75岁)

    至今我仍活跃驾驶,包括外出办事、巡视民生、购物等,但都是驾驶短途 ,在新冠肺炎来袭前,涉及长途的活动如回乡探亲、跨州跨县办事等,都由家人或同伴代驾。

    我认为长者进行驾驶评估是合理的举措,毕竟年纪大了,身体机能包括视力、精神状况、反应能力难免会衰退,定时进行健康评估才驾驶,是对自己与其他使用者的一项保障。

    自己衡量健康状况

    黄茂宜

    黄茂宜(82岁,退休校长)

    我认为对乐龄人士更新执照施加特殊条件,程序上会带来一定的不便。

    我觉得无论是任何年龄层的驾驶者,驾驶前都必须衡量自己的健康状况,就算是年轻人,身体不适的时候也不宜驾驶,这是身为驾驶者的责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