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近40年装修 现在才取缔 市厅开罚单 商家无奈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近40年装修 现在才取缔 市厅开罚单 商家无奈

    (关丹19日讯)经营近40年,关丹德伦敦大廈一楼十余家商家遭市政厅上门取缔,首次以店内装修隔间、广告招牌为由,一次过开出十余张罚单!



    十余户位于德伦敦大廈一楼的商家,包括手机店、服装、相馆、运动器材店等商家,昨午约11时至下午3时30分之间,遭关丹市政厅一批执法人员逐户突检,当场开罚。

    关丹德伦敦大厦一楼十余家营业商店,遭市政厅执法人员以多种违规理由一次过开出罚单。
    关丹德伦敦大厦一楼十余家营业商店,遭市政厅执法人员以多种违规理由一次过开出罚单。

    据商家们所接获的罚单中,因广告招牌被指违反商业执照条例第107(2)条款,展示超出所申请广告招牌数量的有灯广告牌,罚款1000令吉。

    另一个同样与广告招牌有关的罚单,是在援引违反1983年广告小法令第UUK5(1)条款下开出,即指商家未申请准证下,展示横向、直幅有灯或无灯广告牌,罚款1000令吉。

    沈春祥(右)通过商家李似京投诉个案,了解执法人员取缔原因。
    沈春祥(右)通过商家李似京投诉个案,了解执法人员取缔原因。

    装修隔间需呈报蓝图

    此外,多户商家则在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第79(1)条款下,被指室内装修及夹层装修未呈报蓝图,被罚款500令吉。

    据商家们说,执法人员在一楼各个商店进行巡查,再针对不同的理由开出数额分别500令吉及1000令吉的罚单。

    “执法人员上门就二话不说直接开罚,完全没有给予商家任何求情或纠正问题的机会。”

    关丹市政厅一天内对近40年历史的广场店铺开出十余张罚单,令商家不满。
    关丹市政厅一天内对近40年历史的广场店铺开出十余张罚单,令商家不满。

    他们说,整座大厦已有近40年历史,大部分店铺都是属于旧式装修,包括店内的隔间,数十年来都没有修正过,也不曾被执法人员上门指点错误。

    “店内装修用了数十年,无人提过店中隔间需呈报蓝图,何况当时装修承包者是否有呈图,我们(业者) 后来的租户,又怎知此事?所以感到很无辜,何况执法人员连警告期限也没有。”

    他们也说,市政厅此行为且不是在为难才复业的业者,还没从疫情经济打击中缓过来,就背负一笔沉重罚款。

    商家促“人性化开罚”

    商家要求市政厅应“人性化开罚”,勿为开罚而开罚!

    商家们说,在大厦经商已数十年,第一次因为店内隔间问题被开罚单,让他们感到震惊。

    李似京(右)不满使用数十年试衣室被指不合规格,而向沈春祥投诉。
    李似京(右)不满使用数十年试衣室被指不合规格,而向沈春祥投诉。

    MILANO服装店东主李似京说,他于1989年开业至今,第一次被指店内的试衣室是违规的,因此接了一张500令吉的罚单。

    “执法人员以不能使用夹板式隔间,这不是在强人所难吗?而且这也是我首次听闻试衣室是不能使用夹板搭建。”

    他说,除了试衣室,店外的广告招牌也被过长,而不符合所申请的广告招牌规格,所以,再接了一张1000令吉罚单。

    “这样接了两张罚单,总额1500令吉,一天的生意额都没有如收入。”

    曾伟桤(右)向沈春祥投诉店铺上下、左右两侧广告被开罚单后,将广告板翻向安装而留白。
    曾伟桤(右)向沈春祥投诉店铺上下、左右两侧广告被开罚单后,将广告板翻向安装而留白。

    日光彩色冲印相馆东主曾伟桤说,开店数十年,店外的广告招牌都是横、直皆有,这次却被指只有门上梁的横幅广告招牌是合法的,其余4个都是没有广告准证。

    “我当下被开了一张1000令吉的罚单,也被指示增加申请剩余的广告牌,为此,我只有将广告牌转过来,以全白背面重新装上,免日后又中罚。”

    沈春祥(左)展示德伦敦大厦商家一天内接获的部分市政厅罚单,右为曾达伟。
    沈春祥(左)展示德伦敦大厦商家一天内接获的部分市政厅罚单,右为曾达伟。

    D&Y TELE中心东主曾达伟说,不论店面或展示柜的有灯或无灯的手机品牌广告板,都被指一律得申请广告招牌准证,结果他接了两张总额1250令吉的罚款。

    “执法人员也指店内的夹板隔层没有呈报装修蓝图,也开了一张500令吉罚单。”

    他说,才恢复店铺运作没多日,生意量尚未恢复过来,就接到高额的罚单,这不是在为难业者吗?

    另一家手机店员赛夫说,执法人员原本连橱柜都视为夹枚隔间,经解释后,才改变开罚单的主意,但却针对广告招牌,开出1000令吉罚款。

    手机店员赛夫(中)向沈春祥转述,执法人员以店内各种品牌广告牌为开罚理由。
    手机店员赛夫(中)向沈春祥转述,执法人员以店内各种品牌广告牌为开罚理由。

    指照明长灯违例

    陈润铭:开罚后,仍需致函该厅执照组申请增加广告牌准证。
    陈润铭:开罚后,仍需致函该厅执照组申请增加广告牌准证。

    A&J手机贸易负责人陈润铭说,执法人员取缔时,连普通照明的长灯也不放过,全数列入违反广告招牌条例的名单中,并指不论有灯或没灯的广告牌,都一律得申请和缴付广告费。

    “执法人员也告知开罚后,仍需业者致函该厅执照组,申请增加广告牌准证。”

    沿用格局也被罚

    辛陞谋:完全没给予商量和改正的机会,一来就开罚单。
    辛陞谋:完全没给予商量和改正的机会,一来就开罚单。

    SUKAN MAJU运动设备东主辛升谋说,20余年前顶下前身是快餐店的店铺,并沿用店内格局开店,没再做装修,但执法人员上门取缔时,指装修没呈报蓝图,让我感到非常无辜。

    “对方完全没给予商量和改正的机会,一来就开罚单而不是先给予警告或提醒。”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