蚧壳虫 侵袭 榴梿园 没适合农药 园主伤脑筋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蚧壳虫 侵袭 榴梿园 没适合农药 园主伤脑筋

    独家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27日讯)最近半年,极端反常的气候,导致劳勿双溪兰及双溪吉流2村50%以上的榴梿园,遭受蚧壳虫侵袭,叶子光秃,部分甚至如火烧似的乾枯,令小园主束手无策。

    双溪吉流一段榴梿园,多棵树已掉叶及转黄。

    遭受虫害侵袭的榴梿树,面积由20%到50%不等,如果不及时受控,恐酿成一场产量锐减的“灾难”。

    双溪吉流前任村长赖伟平今日受访时透露,这种俗称粉蚧或粉蝨的虫害,暂时还找不到一种适合的农药对付它,导致榴梿树被侵袭的小园主伤透脑筋。

    卢宇廷左右2棵榴梿树,尾端都出现掉叶的现象。

    他说,这也是他从事榴梿种植业20多年来,首次遇到的反常现象。如果这种虫害无法控制,继续蔓延开去,肯定会影响明年的产量及小园主的收入。

    卢宇廷指着其中一棵已遭蚧壳虫侵袭的榴梿树。

    他指出,他的芭场有30%榴梿树已遭受虫害蹂躝。邻芭更严重,几乎100%遭殃。

    赖伟平告诉《中国报》记者,据他所知,不仅有“猫山王之乡”美誉的双溪兰及双溪吉流2村小园主面对这项困境,连吉兰丹部分小园主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中间这棵榴梿树,已遭蚧壳虫破坏,开始秃顶。

    他说,他有一位拥有拿督勋衔的好友,在丹州话望生附近种有3000英亩泰国种榴梿树,最近也遭蚧壳虫威胁,面积高达70%,令对方措手不及,向他求助。

    赖伟平说,他向对方推介一种农药,用了一个时期,榴梿树的“病情”已好转,但同样的农药,喷射在劳勿,却丝毫不见效。

    有鉴于此,他希望各造,包括农业部官员、农友、农药商及相关业者,能够提供宝贵意见,大家集思广益,同心协力,挽救这种局面。

    双溪兰路边一段榴梿园,数棵榴梿树已严重掉叶。

     

    他也认为,蚧壳虫肆虐,可能与大马的农药管制严格,药性比较温和,难以控制虫害,只能驱赶,无法消灭有关。

    气候反常,榴梿树遭蚧壳虫侵袭,农友寻对策解决

    劳勿廷叔猫山王休闲果园东主卢宇廷指出,最近两个星期,他发现果园有数棵榴梿树也遭受蚧壳虫侵袭,尾端叶子开始枯黄及掉落,其中一棵严重的,甚至有70%叶子掉落,形成一片光秃。

    遭蚧壳虫破坏的幼树,叶子已开始变黄。

    他说,据他所知,双溪兰“重灾区”是在垃圾场附近,该处有过百亩榴梿园,由今年四、五月开始已遭虫害破坏,情况严重。

    卢宇廷说,过去,他与大部分小园主都是每隔两、三个星期,才喷射一次农药。现在有了这种“新变种病毒”,凡出现症状的树,必须每隔10天就喷射一次,希望能够消灭它。

    右边那棵榴梿树的叶子,几乎掉光,形成光秃。

    “其实,早在今年二、三月,劳勿部分榴梿园已遭受蚧壳虫侵袭,当它开花结出小果时,因叶子掉落,营养不足,导致小果纷纷掉落,间接影响产量。”

    榴梿树叶子的后面,出现许多蚧壳虫的小黑点。

    “我猜测,今年上半年极端炎热的气候,是造成这种“新变种病毒”出现及肆虐的其中一个原因。希望随着年尾雨季来临,气候转凉,蚧壳虫的繁殖力转弱,树的生长力加强,能够将“病情”减低。”

    赖伟平:希望大家集思广益,寻求对策。

    卢宇廷强调,这也是他从事榴梿种植业40多年来,首次遇到的反常现象。因为这种虫害的繁殖力很强,如果无法及时控制,继续随风及空气传染开去,可能会影响明年六、七月的产量。

    劳勿原产业种植人公会主席许观兴今午受访时指出,他知道部分种植人的榴梿树最近遭蚧壳虫破坏。

    针对这项问题,他吁请种植人一旦发现有一两棵树遭殃,应立马“对症下药”,采取行动消灭,以免繁殖力特强的虫害迅速蔓延开去,变成难以收拾。

    许观兴:一旦发现有问题,应立马“对症下药”。

     

    许观兴重申,一段榴梿园由开始种植到多年后有收成,过程并不容易,良好的管理,包括定时施肥、浇水及喷射农药,缺一不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