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派发饮食 间接带动经济 热心人送暖 一举数得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赞助派发饮食 间接带动经济 热心人送暖 一举数得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5日讯)最近几个月,劳勿数个新村,都有热心人士赞助饭盒及茶水,给家境贫穷、弱势及有需要者食用,间接带动经济活络及贩商生意,可谓一举数得。

    据《中国报》记者探悉,在各地赞助饭盒及茶水的热心人士,都是事业有成,乐善好施者。而且,他们都很低调,再三叮嘱代派的团体或商家,不要漏露他们的身分。

    新巴力守望相助群组组员准备派饭盒,左起为陈玉兰、李艾莲、李国民、陈威烈、李汉清及李健杰。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超过一年半,很多中小型企业都难以支撑纷纷倒闭,很多市民也因此失业三餐不继的当儿,这些“无名英雄”,仍秉持能帮一把就一把的理念,暗中资助饭盒及茶水,不但温饱了许多人的胃囊,也温暖了他们的心房。

    新巴力村民排队,耐心等待领取饭盒。

    此外,在疫情持续严峻,市民购买力日渐薄弱,经济也低迷不振的情况下,这些“无名英雄”注入的资金,虽然不多,也能带动负责烹煮饭盒的餐饮业、杂饭业及茶水业者的营业额,使大家都有收入。

    陈振龙(左)与李健杰,合力将一箱饭盒从车上抬下,右为陈威烈。

    新巴力守望相助群组组长李国民今日受访时透露,该群组由7月5日开始,每天中午12时派100盒饭菜给真正有需要者的村民。偶而适逢其他人也派,就暂停。断断续续,至今已派发40多天。

    陈振龙与赖进芳夫妇,展示已打包好的饭盒。

    他说,赞助饭盒的资金,来自该群组500多名组员的捐献。每盒饭菜平均5至6令吉,交由村内数间饮食业及杂饭业者轮流供应,让大家在无法堂食,客源及收入锐减之下,都有生意做。

    询及到来领取饭盒者是否包括有钱人时?李国民指出,其中90%是真正有需要者,其余10%则是混水摸鱼者。

    “他们敢来,我们就敢给!当然,我们希望他们高抬贵手,把机会留给真正有需要的人!”

    赞助者默默行善

    新巴力金凌咖啡厅东主张万明:

    张万明:由7月初至今,已派发22次茶水。

    由7月初至今,我获得热心人士赞助经费,已先后派发22次茶水,包括咖啡及奶茶,让村内有需要者领取。

    我每次都将冲泡好的100包茶水,放在店外一张桌子上,供贫穷、弱势及有需要者领取。每次约15分钟,就全被取走。

    张万明展示已打包好,让村内有需要者领取的茶水。

    热心人士赞助的经费是每次200令吉,赞助者都很低调,不要透露姓名,只是默默行善布施,精神可嘉。

    多少能带动生意

    新巴力乡村咖啡店东主陈振龙:

    由7月初至今,我已先后派发饭盒十多次,每次数量由100盒至200盒不等,经费全由热心人士赞助。

    刚烹煮好的一大桌杂菜饭盒,即将派发。

    这些热心人士都是事业有成,回馈社会,他们包括本地人、来自吉隆坡、新山及其他地区的商家。

    据我观察,到来领取饭盒的人,多是真正有需要者,每人领取一盒,如果家中还有一位不良于行的老伴,就给多一盒。

    友族妇女也领取饭盒,由李国民(左起)及李汉清派发。

    在疫情笼罩,经济低迷的当儿,热心人士赞助饭盒,虽然数量不多,但多少能带动一点餐饮业及咖啡店的生意。

    无名氏方式捐献
    武吉公满阿福杂菜饭东主余福财:

    余福财与儿子余忠隆联营杂菜饭,也承包及派送饭盒。

    由今年4月至今,我已先后多次派发饭盒,每次数量由50盒至100盒不等,经费由热心人士赞助。

    武吉公满是一个人情味很浓的新村,赞助经费的热心人士每次都不同,而且都以无名氏方式捐献。

    由于担心排队等候有危险,可能会出现新的感染群,因此,我都是将热心人士赞助的饭盒,亲自送到真正有需要村民的手中。

    此外,我自己也先后2次,派发饭盒给村内贫穷的村民,每次派50盒。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