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公斤RM2园主亏本卖 山竹收购价 插水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每公斤RM2园主亏本卖 山竹收购价 插水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31日讯)疫情的杀伤力非常大,果后山竹的收购价,也由2年前平均每公斤七至八令吉,暴跌至今日的2令吉!

    《中国报》记者今日在劳勿抽样访问数位小园主,他们异口同声说,这一季山竹生不逢时,收入还不够支付员工采果的工资及购买肥料。

    杨官福(左)与胞弟杨玉光,向记者展示刚新鲜采下的3箩山竹。

     

    劳勿土产收购商苏兆伟(54岁)指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日愈严重,很多红区都落实强化行动管制令,加上路边摊档不允营业,以及国民因担心感染病毒减少出门消费,以致山竹收购价也应声暴跌,令小园主深感无奈。

    他说,目前向多位小园主收购山竹,再转售给来自吉隆坡的批发商,供应雪隆一带的市场,每公斤A果收购价2令吉,B果仅1令吉。

    杨官福兄弟示范,如何使用长棍采山竹。

    苏兆伟也是立卑路3英里小园主。他说,目前在该区至少有数十位小园主,在榴梿园及胶园中兼种山竹,由数十棵到百余棵不等,产量可观。

    他告诉《中国报》记者,这一季山竹的收购价,并非最低的一次,在四、五年前,A果曾一度跌破1令吉,只有区区80仙,令小园主欲哭无泪。

    悬挂在叶丛中的5粒山竹呈紫色,已成熟,可采摘。

    “收购价最标青的一次,是2019年年尾,当年因泰国收购商跨国到来劳勿收购,以载回该国包装后再通过船运到中国销售,每公斤A果收购价高达15令吉,为期长达一个月。”
    苏兆伟说,当年,他每天都收购到数公吨山竹,批发给该名泰国收购商。不过,不久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泰国收购商也无法再入境,加上山竹非必须品,及疫情大大削弱国民的购买力,变成好景不常在,“往事只能回味”。

     

    果后山竹的肉色雪白,散发出诱人的清香。

    劳勿积罗路小园主杨官福(65岁):

    过去2年,山竹每公斤收购价平均七、八令吉。今年6月初,A果还有6令吉。最近半个月,因国内各地确诊病例及死亡人数不断攀升,以致收购价爆跌,只有区区2令吉。

    幸好孩子帮忙上网促销,接到订单后载送到雪隆、甲洞及士拉央一带出售,零售价每公斤可卖8令吉。

    日本山竹(右)及本地山竹脐面的结构不同,容易辨认。

    我的果园种有110棵树龄超过20年的山竹,盛产期长达一个月半。期间每天都可收采,根据过去的记录,产量最多的一天有12箩,每箩重约50公斤,最少的一天也有5箩。

    采山竹是一项苦差,必须拿一枝长棍,抬头在叶丛中寻找成熟的果实,时间久了,脖子会酸痛,年纪大的人更会头晕眼花。因此,很多小园主都嫌麻烦,索性将山竹树砍掉,只留下两、三棵供家人食用。

    山竹的果蒂,外形犹如小皇冠,美观夺目。

    2年前,我曾将果园中的山竹批发给一名泰国承包商,向对方收取一万1000令吉,乾脆俐落。

    每年六、七月果王榴梿盛产时,也是果后山竹丰收的季节。诚如老一辈所言:先嚐果王,再嚐果后,可以消除热气,两者一热一凉,相辅相成。

    劳勿原产业种植人公会主席许观兴(34岁):

    许观兴:目前山竹收购价爆跌。

    我与父亲在可可芭兼种有约50棵山竹,去年尾每公斤收购价还有七、八令吉,今天已跌到2令吉。

    据我所知,山竹收购价爆跌的因素,包括受疫情影响、国民消费力转弱、国内市场销量有限、泰国盛产,及该国收购商不再前来收购等。

    目前正是榴梿盛产的季节,收采山竹费时费力,加上价格偏低,很多种植人都忙着拾榴梿及载往收购站出售,无暇兼顾山竹,只能在闲余时,采一些供家人食用或送给亲友们分享,余者就任由它在树上熟透及腐烂。

    劳勿双溪吉流前任村长赖伟平(58岁):

    赖伟平:请人采山竹并不容易。

    据我所知,请人采山竹并不容易,每采一公斤,必须支付一令吉工资,除了外劳,很少本地人要做,因为采山竹还须忍受烈阳曝晒及被蚂蚁咬。

    苏兆伟周六(31日)下午,在果园中收采山竹。

    以目前每公斤A果收购价2令吉计算,请人采山竹并不划算,扣除采果工资,已完全没有盈利可言。因此,很多小园主都放弃采果,任由它在树上腐烂。

    目前是榴梿盛产的季节,很多村民都到拥有冷气设备的榴梿厂工作,每小时工资十余令吉,每天可赚百余令吉,有些厂家还免费提供员工午、晚2餐。

    无论如何,希望疫情在国民踊接种疫苗及严守防疫SOP的情况下,早日好转,大家都能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