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视频◢【今日东海岸】 清明节未到.禁跨州令影响 扫墓者少 义山冷清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看视频◢【今日东海岸】 清明节未到.禁跨州令影响 扫墓者少 义山冷清

    周日前往关丹惠潮嘉义山扫墓者并不多,整个义山冷清清。

    报导:何月云、谢颖贤、和观娣



    (关丹、劳勿、文德甲21日讯)政府允许民众在遵守清明扫墓SOP下,到义山进行清明祭拜活动,惟距离清明节尚有一段时日,加上禁跨州令影响下,今日前往各义山扫墓者寥寥无几,义山一片冷清。

    此外,一些义山管理层尚在商讨中,未决定开放义山,一些义山则在下周才开放。

    民众一家五人,戴上口罩,及带着铲到义山除草扫墓,并在入口处与黄永光(右起)、司理陈秀娟及马汉强等交换心得。

    记者今早到关丹武吉士东阁的惠潮嘉义山观察,截至早上9时,该义山开放的3个入口处,所放行的扫墓人数,不超过35户家庭,而昨日已开放的该义山,全天只有10余户家庭前往扫墓。

    该义山是于昨日起开放至下月11日,设有3个入口处,每个入口处派发50个入门卡,以控制人流。

    惠潮嘉义山理事会主席马汉强指出,由于前来扫墓的人数不多,在管控方面不成问题,而扫墓者也自动自发,戴着口罩来到登记柜台处,自行扫描MySejahtera二维码的造访记录。

    他说,至于90分钟的扫墓时间,扫墓者也相当配合。

    他也呼吁扫墓者在义山入口处,缴付每个坟墓20令吉的维修费。

    “此外,由于去年封山,也使到理事会面对经费不足问题,希望扫墓者能乐捐。”

    视频:何月云

    副主席李义昌指出,他们相信很多家庭将于下周前来扫墓,因此,于本月27及28日、4月3日及4日,会安排志愿警卫团员到来驻守,维持秩序。

    扫墓者在关丹惠潮嘉义山其中一个入口处,自动扫描MySejahtera二维码的造访记录。

    司理黄永光指出,有民众误会不能在义山焚烧祭品。

    “我们只是鼓励民众从简,因车子不能如往年般驾车上山,必须从山脚提物上山,并没禁止焚烧祭品。”

    关丹海南义山未开放,有民众周日早上“碰门钉”。

    连走两坟太赶

    关丹周奎光(65岁) 与家人分工合作,清理亲人墓地。

    关丹周奎光(65岁) 与家人分工合作,清理亲人墓地。

    我们一获悉关丹惠潮嘉义山已开放,即前来扫墓,以避开人潮,往年是在清明节一周前才来扫墓的。一些外地亲属无法回来,加上需连走两个墓地,所以90分钟的扫墓时间是不足够的,只能匆匆忙忙的扫墓。

    轮流上山祭拜

    关丹汤邦任(左)与兄长汤邦琼

    关丹汤邦任(左)与兄长汤邦琼
    早上已到关丹琼崖义山扫墓,之后再到关丹武吉士东阁的海南义山扫墓,可惜义山还未开放。由于母亲刚逝世,所以需要提早祭拜。家人轮流上山祭拜,遵从SOP。一切简化,所以扫一个墓地,约半小时即完成。

    扫完墓就离开

    关丹李国雄(51岁,销售员)与儿子李勇颖(21岁,学生)

    关丹李国雄(51岁,销售员)与儿子李勇颖(21岁,学生)
    在获悉关丹惠潮嘉义山开放后,即与家人前来扫墓。以往能把车子开到义山半山,今年不能,只能从山脚提取物品到山上,相当吃力,加上人数有所限制,扫完墓就离开,没有留在当地喝茶,因此,90分钟的扫墓时间是足够的。

    新墓提早扫墓
    劳勿武吉公满村民胡添财(63岁):

    胡添财。

    我与妻儿联袂到劳勿荣华富贵山庄扫墓,拜祭父母。
    父亲刚于去年7月逝世,属于新墓,根据华人传统风俗,必须提早扫墓。作法事超度的道士也通知我们,最迟今天(周日),必须扫墓,幸好政府及时宣布只要遵守SOP,即可到义山扫墓,要不然就错过“吉日”了。
    遗憾的是,政府只允许一家6人扫墓,导致许多家庭无法祖孙三代,甚至四代,满堂内外子孙一起到义山扫墓,希望明年疫情全面好转,能够全家总动员到义山扫墓,慎终追远。

    ■限制多不方便
    劳勿双溪兰村民沈美芬(39岁):

    沈美芬与丈夫陆文格,携带3大袋祭品上山扫墓。

    由于政府只允许一家6人扫墓,而且限制在90分钟内完成,时间太迫促,有点遗憾。
    因为很多华裔家庭,都将每年清明节扫墓,当成家庭日,内外子孙全部相约到义山拜祭祖先,慎终追远,如今限制多多,犹如绑手绑脚。
    我与一兄一姐及丈夫4人,到山庄扫墓,拜祭父母及一名哥哥,单是爬上山已花了10分钟,时间非常紧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