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今年我们就地过年 隔空团圆 盼平安健康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今年我们就地过年 隔空团圆 盼平安健康

    (关丹、劳勿、甘孟、哥打峇鲁、瓜拉登嘉楼10日讯)今年我们就地过年,隔空团圆,只要大家平安健康就好!



    受到疫情影响,政府禁止跨州及县,今年的过年显得格外冷清,游子回乡潮不再,远在故乡的父母过简单新年,虽孤寂,惟他们认为,今年过年虽是冷清式,未来的过年必恢复热闹式。

    一对子女皆在雪隆工作的关丹市民曾德有(64岁,自雇人士)与妻子陈美兰(家庭主妇)受访时指出,管制令禁跨州跨县,今年是他们一家首次分隔两地过年,一对子女在雪隆过年,他们夫妻则在关丹过年。

    曾德有与陈美兰夫妇盼望在异乡过年的孩子好好照顾自己,并祈求疫情尽快结束。

    他们说,孩子不能回家过年,难免会感到失落,但在疫情严峻下,加上孩子们又在红区工作,还是不回家较好。

    “这是为了大众的利益着想,只要人人都能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战胜疫情,加上疫苗又已面市,我们只需在忍耐多一阵子,就能迎来春天。”

    他们说,今年因孩子没有回家过年,所以庆年方式一切从简,就连制作年饼数量也比往年少,随之而来的过年筹备工作也减少了。

    “往年孩子回家过年,要准备他们爱吃的食物,成天忙进忙出,今年则较空闲。”

    “孩子们很有孝心,儿子订购了一盘盆菜,让我们在除夕夜享用,而女儿则给我们红包,他们人虽无法回家,但他们的孝心,我们都感受到了。”

    “至于除夕团圆饭,则会与同是孩子在异乡工作的兄长夫妇共4人,一同享用。”

    他们说,科技带来的便利,让他们与孩子隔空却不隔爱,双方天天都有通过视频联系。

    关丹
    独子国外工作两老简单过年

    面对独生子在国外工作无法返乡过年,豁达妈妈以平常心看待!

    华妇陈文瑛(61岁)与丈夫岑长良(69岁)(住关丹花园),今年首次面对在国外担任飞机师的儿子岑振珲无法回家过年,他们受访时直言今年就简单过吧!

    陈文瑛说,儿子在卡塔尔多哈工作3年以来,必定在农历新年请假10天,回来关丹过新年,只是今年受到疫情影响,面对入境限制,儿子告知今年在新年期间,照常飞行及应付考试。

    陈文瑛坦言今年过年一切从简,包括仅小布置家里。

    “以往儿子平均一年回家3次,农历新年是他逗留最长的日子,儿子自去年农历新年回来后,迄今已一年没有回来。 虽然有想念儿子,与儿子距离遥远,但是,经常会以科技产品联系,我们约好大年初一视讯拜年。”

    她笑言,今年过年家里显得冷清,往年我在年廿五开始张罗过年事宜,包括办年货,布置家里,买年饼等,今年受限禁止互相拜年,她决定一切从简,只是进行小布置,朋友送来一些年饼就足够了。

    “我的朋友知道儿子爱吃粽子,即使儿子今年没回家过年,依旧送来粽子,真暖心。”

    她说,她重视农历新年这个节日,对她而言新年不是仪式感的节日,而是与儿子团圆的喜庆节日,她感叹今年儿子无法回家吃大餐,每次的团聚都显得格外珍贵。

    “今年过年,我与丈夫到妹妹家一起吃团圆饭,由于受到新年sop限制,只能在初一向家婆拜年。”

    陈文瑛(左)与丈夫岑长良直言今年就简单过年,感谢朋友送来的新春礼篮与年饼。

    ★哥打峇鲁

    嘱疫情期间勿回乡 视频与儿女团聚

    因疫情关系,儿女在外州就地过年,但距离并不影响家人的相聚,春节期间,通过社交平台与儿女团聚。

    居住在哥打峇鲁市区的王瀚选(62岁)及太太黄琡茱(57岁),今年在外州的3名孩子、媳妇及女婿,都无法跨州回乡过年。

    他们说,去年3月全国落实行动管制令时,为了孩子们的健康安全,已吩咐他们疫情期间不要回乡。

    “往年农历新年,孩子们都回来了,我们会一同去度假,或者我们选择去外州,与孩子一起过年。”

    王瀚选说,今年儿女没有回来,团圆饭也就只有他和太太两人,到时就煮一两样菜肴应节。

    “要订菜也会难,因为餐馆订菜最少5个人份量。虽然孩子今年没回乡过年,不过也会简单布置家居,营造过年气氛。”

    他指出,疫情当下,最重要还是家人的健康安全。现在科技发达,过年期间,会通过社交平台与孩子视频贺新年,也会通过视频与亲人拜年。

    他认为,政府实行新年SOP,是为了人民的健康安全,因为农历新年,不只是华人回乡过年,游子们也一样回乡渡假,而疫情或许也会因回乡潮而扩散。

    王瀚选(左)及黄琡茱(右):春节期间,通过社交平台,与儿女团聚。
    王瀚选简单布置家居,营造过年气氛。
    刘富林简单抹下地板,象征除旧迎新。
    刘富林简单抹下地板,象征除旧迎新。

    “孩子在农历假期都会回乡团聚,今年首次无法回乡,但我新年愿望,是希望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待疫情过后,我们才相聚。”

    今年农历新年因政府在各州落实行动管制令,禁止民众跨州跨县,在外打工的游子,无法回乡过年。

    居住在甘孟的刘富林(70岁),自太太5年前去世后,便独自与老母亲居住在甘孟祖屋,而两名孩子已经长大,成家立业,分别在关丹及吉隆坡就业,仅有在农历新年、中秋等大日子,才会与孙子一同回乡,探望两老。

    他回想起从前,侃侃而谈的说,每年的新年,不少亲戚都会回乡,屋子异常热闹,除了孩子带孙子回乡外,其兄弟姐妹也会在新年初二回到甘孟,探望母亲。

    ”我的兄弟姐妹目前都随着他们的子女,居住在关丹,只有农历新年会回来,若大伙儿齐聚一堂,人数达30人,足够摆3桌菜肴。“

    刘富林说,目前疫情严重,也已做好孩子无法回乡的准备。

    “孩子都曾致电我说,今年因疫情肆虐而无法回来团聚,为安全着想,不回乡也好,可减少病毒传染的风险,我母亲今年已89岁,老人家抵抗力低,也不适合太多人聚集在家。”

    他说,小儿子自19岁便在外求学,直到结婚生子,都在吉隆坡。

    “外地的发展较大,为了讨生活,到外打工也无可厚非,而大儿子则居住在关丹,偶尔也会回乡探望我们。”

    買好年餅汽水 沒人回鄉

    刘富林说,往年都会购买很多年饼、准备零食,等孙子回乡欢聚,但今年孩子无法回乡,只会购买一些汽水及零食,与母亲象征式庆祝。

    “我们两人都年事已高,平日3餐都是在外面餐厅解决,今年也会预订春卷及烧肉过节。”

    他说,除了购买春卷及烧肉,也会购买祭品,祭拜祖先。

    “烧肉、腊肉这些都是新年不可或缺的祭品。”

    他说,因母亲平日都会收拾家园,因此今年也没有太刻意大扫除,只会象征式的拖地、及抹家具。

    “我也会到超市购买灯笼更换,毕竟除旧迎新是农历新年的习俗。”

    询及孩子无法回乡是否感到失落,他仅回答,家人的平安就是最大新年愿望。

    “只要家人身体健康,以后有的是时间团聚。”

    乐观开朗的蔡丽明(右)有一班非常要好,也对她照顾有加的好朋友,一起欢庆节日分享喜悦。

    好友安排丰盛年菜   一个人过年全新体验

    虽然孩子都出外打拼发展,但一个人生活也可以过得很舒心自在,68岁的蔡丽明首次独自在瓜登过年,无法回乡也不能外游,视一个人过年为一种全新的生活体验。

    笑声爽朗的她,丝毫无需担心一个人的团圆饭无着落,因为一班关怀备至的好朋友,早已贴心的为她安排好丰盛的年菜。

    “她们有提早叮嘱,不用自己动手准备,会安排送年菜给我,还有朋友为我预订了单人享用的荷叶饭。”

    她认为,疫情期间安全至上,所以并未特意安排新年聚餐,大家都应有所警惕,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育有3名儿女的蔡丽明来自吉兰丹,除了数十年前因过年时正在坐月子无法回乡,从未曾逗留在瓜登过年。

    她指出,过去多是随着丈夫回到家乡–霹雳州的太平过年,丈夫于2016年去世后,她都是和孩子一起团圆或出游,今年3个孩子,有两人在吉隆坡,另外1人则在新加坡,都无法回到身边。

    她说,孩子早已寄回不少年货,有她爱吃的年饼和肉干,贴心的女儿还让她上网挑选喜爱的新衣裳。

    不过,她觉得反正大家都不能随意外出,所以就不打算特别添置新装,但对于女儿的心意仍倍感窝心。

    她指出,过年也可以像平常一样过,因为平日朋友和邻居都对她照顾有加,频繁送上美食,因此就算本身不喜爱烹饪,也经常有口福享用各式佳肴。

    “最重要的是,我会安排自己的生活,孩子知道我过得自由而且开心,让他们都能放心的在外工作和生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