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岸头条◢新年前夕動工推芭 险冲突 承包商 農民对峙3小時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东海岸头条◢新年前夕動工推芭 险冲突 承包商 農民对峙3小時

    自称为财团承包商工人驾着神手,到现场欲推芭。

     



    (巴也朗9日讯)这个新年前夕不太平!承包商动工推芭惊动农民纷放下工作展开护芭行动,双方爆发口角,僵持不下,最后警方赶到调和,要双方停下口角,分别报案,另找管道和场地洽谈。

    在今早9时30分左右,有5名驾着神手自称是承包商工头代表,径直到巴也朗森林局附近的村内展开推芭行动,在推倒第一棵树后,附近的农民闻讯赶来急忙喊停。

    随后农民也急忙联络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到来,承包商当场有出示州秘书处在2016年发出的同意信,可是州议员要求对方出示与州政府签下的合约不果后,果断阻止对方继续推芭行动,双方僵持不下。

    梁耀雯(左3)与承包商代表力争,阻止承包商继续推芭。梁金生(左起)及黄奕龙从旁支援。
    梁耀雯(左)与李俊光商讨对策,互相交换意见。

     

    行动党彭亨州联委会主席梁金福在同步赶到后,多次高喊“停下(Berhenti)”,双方在现场多次爆发口角,在一传十的情况下,多名农民放下工作,赶至现场支援,双方气氛紧张,一触即发。

    梁耀雯强调,她在彭亨州议会内提及巴也朗土地问题时,已经得到州务大臣的口头否认没有授权私人企业承包关於巴也朗的农耕地。

    “没想到,时隔不到3个月,就有私人公司手持文件,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欲推倒还在收成的油棕树。”

     

    承包商准备推倒巴也朗农耕地油棕芭。
    推芭引起轰动,现场聚集不少农民。

    她对该情况表达震惊与失望,同时她谴责该公司,摧毁农民心血。

    同时,她也谴责彭亨州政府不顾农民数十年的申请,把农地交於财团,而非真正有需要的人民。

    她促请彭亨州政府悬崖勒马,与农民对话,体恤民情,达成双赢局面。

    她今午也陪同农民至百乐警局报案。

     

    神手开动,推倒一棵油棕树。

    视频:读者提供

    不少小园主在接获消息后,赶到现场向梁耀雯(右2)了解情况。

     

    梁耀雯(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巴也朗农户当初是响应州政府的青皮书计划,及百万推行灌溉计划,鼓励农民种植稻米才落户该区种植。

    只可惜到最後计划失败,农民才改种橡胶或油棕,数十年来,农民向政府申请土地,都没能获得批准地契。

    在去年曾传出200英亩巴也朗农地被财团私有化,我在11月的彭亨州议会提出,当时州务大臣否认财团私有化农地。

    余亚洪: 巴也朗的农民都是受当时州政府的邀请到该处耕种的农民。

    我父亲是1963年开始受到当时州政府的邀请,到该处耕种,当时的政府给我们一人2英亩的土地,一家3个人,就分得6英亩的树林自己开垦。

    我们若是非法开垦,何以会有水电供应?何以会有首相署的拨款来铺设沥青路?我们没有犯法,应该忏悔的是强抢农民血汗的企业。

    谢亚烈:农民按照程序申请土地却不受理。

    我们是在60年代从外州搬来,开始时是种植短期植物如芋头丶番薯之类,每一年都有交土地税,後在敦拉萨时代,政府投入大笔拨款建设水利灌溉系统,大事发展农业计划,计划失败後,地方政府再也没有向农民徵收土地税。

    我们按照程序申请土地也不受理,就这样僵着。

    黄奕龙(巴也朗农民协会主席)

    州政府处理地方土地时,应该要与当地的组织了解情况,巴也朗农民用了几代人的心血才有今天的农作物收入,不能草率的就交由别人去发展。

    州政府需要明白,几亩的农作物是农民一家人赖以生存的生活来源。

    梁金生(巴也朗村长)

    农民辛勤工作许多年,他们也非常想与州政府续组约,可是州政府并没有理会。

    如今在没有和农民洽谈下,州政府直接批给私人企业是很不人道的作法,州政府於情於理都应该做中间人调和。

    李俊光(巴也朗乡村土地委员会主席)

    委员会无论如何都会为农民争取本身的权益,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收集好各种早期的临时地契丶申请土地资料丶付还土地税收据丶地方政府书信来往的资料。

    最后再透过政治管道,为农民争取本身的权益。

     

    農民在本週二下午到百樂警區報案。右起為李俊光、梁耀雯、謝亞烈、林芳耀、姚國寶和陳智勇。

     

    “我是真金白银的付款承包土地进行发展,为何州议员要阻止我?”

    承包商里札受访时指出,有关土地拥有方是彭亨州秘书处,而州政府在2016年已经同意把土地批准予某发展公司进行土地转换用途和发展99年,而他只是从该发展公司手上承包30年的使用权。

    他不满的指出,他是依循正当的渠道进行承包土地,也付了款项,州议员不能凭着个人判断就认为他是违法行事。

    “我所做的一切都有文件和法律作为证明,如今,我将向律师谘询,申请庭令进行土地开发。”

    他也补充,上述发展公司向他透露,公司曾对农民释出善意,让农民回购土地,只是农民不愿接受,他才成功向发展公司承包土地使用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