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隔离耗钱耗时.增加染疫风险 游子回马过年“疫”兴阑珊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隔离耗钱耗时.增加染疫风险 游子回马过年“疫”兴阑珊

    以人身安全为重



    (关丹、文德甲、哥打峇鲁15日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马新长堤隔两岸亲人,新国游子因进出境隔离费用极高及耗时,农历新年决定不回马过年。

    不仅在新国工作的游子无法回国,一些欲越堤到新国与孩子团聚的家长,也因为耗时的隔离和其他染疫风险,打消越堤过年的计划。

    关丹长途巴士总站热门长巴路线以吉隆坡及北上的吉兰丹、登嘉楼为主。
    关丹长途巴士总站热门长巴路线以吉隆坡及北上的吉兰丹、登嘉楼为主。

    据本埠多位受访家长透露,在新马两地隔离需24天,而且隔离费、医药检测等费用是自付,若只为庆祝农历新年,出入境一趟实是太费时及耗钱。

    “即使思念在邻国工作的孩子,也只能通过视频联系,不希望孩子浪费钱及时间冒险回家,一切以人身安全为重。”

    他们说,这都是因为疫情大环境所迫,只有忍一忍,希望疫情早日过去,还人民一个安全健康的大环境。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长途巴士公司已中止往返关丹新加坡路线服务。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长途巴士公司已中止往返关丹新加坡路线服务。

    此外,关丹长途巴士总站售票处负责人透露,因进出马新需隔离,长巴公司从3月起已中止往返新国的路线,今年不会出现游子提早抢购新年期间巴士票现象之外,长巴购票也在逐步改为采用无现金购票系统或提倡线上购票,所以不会抢票人群。

    “基本上,目前的长巴服务路线以国内为主,较热门的是吉隆坡及北上的吉兰丹、登嘉楼。”

    关丹长途巴士总站已逐步改为线上购票及无现金购票系统,料抢票情况难再现。
    关丹长途巴士总站已逐步改为线上购票及无现金购票系统,料抢票情况难再现。

    关丹

    吕丽君(后右)与周丽蕙(后左)及家人去年新年时,在住家前开心自拍。
    吕丽君(后右)与周丽蕙(后左)及家人去年新年时,在住家前开心自拍。

    ■吕丽君
    在新国工作的二女儿周丽蕙,往年都会提早抢订新年期间的往返新国机票,回来和我们一起过年,今年只能随疫情而改变计划,留在新加坡过年,不冒险越堤回国。

    进出新马隔离需24天之外,整体隔离费得自付约9000令吉,并不值得而且过程很麻烦,所以女儿决定暂且忍耐一年,待疫情好转,国门开放后再回来。

    由于尚有其他亲人在新加坡,至少不担心她在新国独自过节。

    李月群(中)已陆续5年和丈夫张石麟(左2)越堤到新加坡,与儿孙们庆祝农历新年。
    李月群(中)已陆续5年和丈夫张石麟(左2)越堤到新加坡,与儿孙们庆祝农历新年。

    ■李月群
    我在重大节庆时,都会和丈夫直飞新加坡,与儿女们相聚,但自从去年3月返回关丹后,新马都设了限制入境指示,就不再踏足新加坡,以目前疫情趋势,即将来临的农历新年也一样,只能留在关丹,与其他亲人一起过节。

    儿女们都有尝试申请让我俩老入境新国,但考虑到涉及总隔离费用要3万令吉,长堤两岸总隔离天数为24天之外,关丹无直飞新国的航班,要进新国得先搭车到柔佛,无疑路程中随时暴露在染疫风险中,最后打消此念想,将农历新年团聚的祈望暂缓一年。

    在此非常时刻,我们只能三不五时靠视频联系,解思念。

     

    文德甲

    游子首次无法回乡过年

    “疫情下的农历新年,第一次无法回乡与家人团聚。。。”

    继国境开放之日遥遥无期,新加坡游子打消农历新年返乡的念头,并感叹外出打拼多年,首次无法回乡与家人庆祝新年。

    文德甲巴士站未恢复前往柔佛及其他州属的长途巴士。

    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的文德甲市民陈树龙(33岁,稽计师)受访时说,他自从去年农历新年后,没有再回乡与家人团聚,原本对今年的农历新年抱有一线希望,但大马疫情没有好转,加上政府宣布管制令再延长,因此打消农历新年回乡的计划。

    “如果要跨国回乡,我必须申请很多天假期,而且还要承担自我隔离的费用。”

    他说,面对无法回乡过年,但家人非常谅解,认为在疫情下的非常时刻,健康与安全最重要。

    “我时刻与家人保持联系,从通话及视讯向家人传达慰问与关心。”

    另外,本报记者走访文德甲巴士站,柜台售票员哈丽玛受访时说,自从政府宣布解除跨州令,也开始有民众前来购买前往雪隆的巴士票。

    “目前文德甲巴士站未恢复前往柔佛及其他州属的长途巴士,跨州的巴士服务只限雪隆区,另外就是彭亨州内的短途巴士服务。”

    政府宣布解除跨州令后,陆续有民众前来购买前往雪隆的巴士票。

     

    哥打峇鲁

    想念家人只能忍一忍

    罗敏瑜(右)与妹妹罗佩瑜:疫情不回乡,大家安全为上。

     

    在新加坡工作约4年的罗敏瑜说,今年是她首次与妹妹无法回家过年,她们很想念家人,还有外婆煮的菜肴,但是疫情关系安全为上,今年新年无法返回吉兰丹过年。

    “虽然很久没见到在吉兰丹的家人和朋友,不过我会打电话或视频与他们拜年。”

    她说,这个农历新年,她与妹妹、阿姨及大马朋友,已经相约好在新加坡过年。

    “往返马新两国都需要隔离,还需付上隔离费和酒店费用。”

     

    吕紫慧:待疫情好转,新国开放才计划回乡。

    在新加坡工作的吕紫慧说,由于工作关系,每年新年无法回家过年,儿子则交给在怡保的母亲照顾,不过她会天天与家人和儿子视频解乡愁。

    她说,等疫情好转后,才计划回乡探亲,毕竟每一年工作关系没法回去,很想念家人和孩子。

     

    王勇胜:惟有留在新加坡过年,体验疫情下过年的气氛。

    游子王勇胜说, 农历新年是华人传统重要的佳节,无论身在何处,新年对游子而言寓意团圆的大日子,回家过年才是最对味,无奈是今年无法回家。

    他说,他早已做好最坏的打算,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即使现阶段已允许跨州或跨国,但他也没有回去。

    他说,现在有太多无症状确诊病例,万一自己不幸是其中一人,再不小心将病毒带回去,家人被传染的可能性会很高。

    “如今科技发达,我常通过视讯,对家人说,照顾好健康、平安,因为健康就是财富。来临的农历新年,会与家人视频,解一解思乡愁,体验一下新年气氛,也有家人陪伴。

    他表示欣慰,他有一班很好的朋友们陪伴,大家一起过节。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