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重大要闻回顾:叫地不灵 疫切安好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2020重大要闻回顾:叫地不灵 疫切安好

    2020年,原是让人充满期许的大马宏愿年,迎来的,却是新冠肺炎疫情、政治风云突变、天灾人祸、种族宗教问题…,打乱大家原有前进的步伐。



    为了讨生活,贫民百姓苦苦扛住;为了发展,政府苦苦支撑; 为了健康,大家都守护着…,不再多做奢望。

    “疫”中求存,苦中度日,这个2020,大家过得不安,但求2021年,大家去“疫”迎新,还民蓬勃的经济市场、稳定的政治局势,一切安好。

    2020年国家政权再变,国盟政府崛起,东海岸共有21人入阁。
    彭亨州共有2位正部长及5副部长,其中来自巫统5人,土团党及马华各1人,即通过上议员职出任国家团结部副部长的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斯里郑联科。

    国家团结部副部长郑联科。

    政权易手,应验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老神在在的一句“伊斯兰党将成为造王者”。

    居功不小的伊党成了赢家,推荐了来自哈迪阿旺老巢–登州的国会议员入阁,除了囊括正、副部长各1名,也有1名来自登州的宗教师受委上议员后,受委出任部长。土团党也有一名副部长。

    伊斯兰党在吉兰丹盘居30年,党的斗争迈向布城为目标,相隔47年后伊党成功再次入阁,获分配10个内阁官职,正副部长各半,也是丹州史上最多正副部长的一次。

    土团党、伊斯兰党各获部长2名部长职,巫统获得分配合一名部长。

    副部长方面,巫统有2位入阁,其他3位副部长来自伊斯兰党。

    珍尼州议席补选

    彭州北根珍尼州议席是全马首场在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下,以新常态规模举行补选,2万990名选民在13个投票站的64渠道,投下手中一票,最终以1万3872张票选出国阵巫统莫哈末沙林为新任州议员,取代已故州议员拿督斯里阿布巴卡。另2名独立候选人,以超低得票惨败,甚至失去按柜金。

    莫哈末沙林(中)在前首相兼北根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吉(左)、彭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旺罗斯迪等人祝强势胜出。

    新冠肺炎大浩劫,东海岸“疫”样躲不过,感染群切不断!

    三州病毒没有最多,只有更多,迄今创下2448宗(12月31日数据),从初期零星确诊数据演变至后下半年,出现的感染群最为惊人,使到数字节节攀升,彭州高居榜首,更建起方舱医院,3州总死亡人数共16人!

    ■彭亨州在11月,曾经有过22天零确诊病例的记录,并成为全国唯一的“绿州”,惟该历时22天的零确诊病例的记录后,文冬开始出现大批感染群。

    由于确诊人数激增,政府于12月初,将关丹英迪拉马哥打室内体育馆,改为方舱医院,安顿首批131名皆属于外劳的感染群患者,随后方舱医院无法容纳太多患者的情况下,政府在13日宣布,把云顶路感染群确诊病患,转送到雪州沙登农业博览馆(MAEPS)的方舱医院。2020年彭州总确诊人数共1365人。

    云顶路感染群确诊人数让人震惊又担心。

    ■全丹确诊人数在东海岸三州之中排第二,共8人被夺命,2020年丹州总确诊人数共758人。
    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12月中旬突460宗大关,逾半发生在我国第三波疫情期间,来自疫区红区游子将带病毒带回乡,是全绿州破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登州至年尾成功守住全州325宗确诊病列大关,踞东海岸3州最低,1人被夺命,单日最高为11月1日的15宗。

    新常态之下的九皇爷圣诞,除了简化大部分仪式,信徒严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包括进香前要量体温。

    刚设置不久的哥市“哈芝郑和路”路牌消失

    位于哥打峇鲁斯里仄默浪路(JALAN SRI CEMERLANG),于11月初易名为哈芝郑和路(JALAN HAJI CHENG HO),引起当地马来居民反对,因为斯里仄默浪的原名是来自斯里仄默浪王宫,是已故苏丹依布拉欣的居所及驾崩之处,加上郑和与该村没有任何的关系,因此没有必要将路名改为哈芝郑和路。

    有关事件掀起当地友族居民的反对声浪后,“哈芝郑和路”路牌,竟在一夜间消失。

    斯里仄默浪路,易名为哈芝郑和路,掀起当地友族居民的反对声浪。

    登州伊斯兰党政府首开全国先河,强制州内电影院落实男女分座措施,州内早年已开设多年以至近年甫投入营业,甚至后期才获准设立的电影院,皆奉旨遵守并划分出男、女及家庭观众座席,成就登州3间电影院内一道“男左女右”的特异风景线。

    登州伊斯兰党政府首开先河,在州内电影院落实男女观众分开坐措施。

    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

    盛产猫山王榴梿的彭亨劳勿,去年开始爆发州政府与财团联手,欲鲸吞县内所有无地契榴梿芭风波,事故随后越演越烈,进而引发了猫山王危机,当中包括有无地契芭地被摧毁、伊斯兰联盟召集马来人大搞抗议、无地契榴梿农被反贪会传召等等。

    当地农民随后成立“抢救猫山王”联盟,并入禀关丹高庭,申请司法审核和庭令,法庭随后批准为期2个月的暂缓令,关丹高庭最终于12月23日以不属司法范围及无法律地位为由,拒绝此榴梿园风波提出的两项司法审核申请,宣告204名起诉人守园失败,反赔1万令吉法庭费!

    盛产猫山王榴梿的彭亨劳勿,事故随后越演越烈。
    猫山王扬名海外后,使到非法芭课题再次浮上台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