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没补贴还徵税 如雪上加霜 油棕业者:不要暴利税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没补贴还徵税 如雪上加霜 油棕业者:不要暴利税

    (关丹丶直凉28日讯)油棕业过去3年陷入低迷氛围,农业种植者皆认为政府不宜再徵暴利税。



    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日前指出,由於国际原棕油价格创8年以来的新高,政府有可能对原棕油徵收暴利税。

    话望生中华商会油棕种植商小组主席林锦志指出,依据大马油棕局定价,其实早在每公吨价格2500令吉时,关税局就规定100英亩以上的农业园主,需缴付3%暴利税。

    “其实,暴利税属於“隐形税”,如今我们已在缴税线当中,原产业部正副部长必须说明细节,本次暴利税会否向100英亩以下的小园主,或是正在翻种期的园主徵税?”

    因国际大豆价格暴涨,不少国家转购油棕,让棕油行业今年看俏。
    林锦志:油棕业在最困难时期,政府完全没补贴。

    林锦志说,油棕价格过去几年不停的起起伏伏,2017年尾至2018年初,价格一度攀升至每公吨600令吉(交易价格3200令吉),未料,好景不常,价格2月后如同吃了泻药般,到了同年11月,仅剩200多令吉(交易价格1800令吉)。

    “园主去年长达9个月,都是勉强维持在收支平衡情况,那段时间油棕的开销成本如除草丶人工费丶施肥费是240令吉至260令吉之间。”

    林锦志指出,在最艰难的时期,小园主也是苦撑,政府并未作出丝毫的补贴,包括肥料和农药价格也没在低价时期下调,如今好景才1个月,政府迫不急待朝向农民开刀。

    黄奕龙:如今全国经济一片愁云惨雾,希望政府今年不徵暴利税。

    巴也朗农民协会主席黄奕龙说,目前还未接到大马油棕局的报告,所以整体情况仍不明朗。

    他受访时说,2012年时期,油棕价格一度攀升至每公吨超过700令吉,那时候的国阵政府也徵收暴利税。

    “如今全国经济一片愁云惨雾,小园主也需为明年行情可能下跌做好准备,这个时候,非常不适合徵税。”

    油棕局官员:等中央指示

    今年会否强徵油棕暴利税?大马油棕局官员周二受访时说,还在等着中央政府下达指示。

    他说,部长日前发表声明声称或会徵收油棕暴利税,可是大马油棕局还未接到指示和官方文件。

    据悉,油棕暴利税的3%税收,是交至关税局直接处理,若今年徵收暴利税,预计将在下月释出相关资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