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尽速解决外劳短缺问题 “合法化”程序 要简化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尽速解决外劳短缺问题 “合法化”程序 要简化

    (文德甲、文冬、直凉17日讯)政府落实“重置非法外劳计划”,雇主冀政府能简化将外劳“合法化”的程序,以尽速纾解外劳短缺的问题。



    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查再努丁宣布,政府落实“重置非法外劳计划”,让非法外劳可自愿回国,同时4个被归类为3D(辛苦、危险、肮脏)的行业,获准聘用非法外劳。

    4个行业分别是建筑业、制造业、园丘和农业,雇主在向移民局登记后,需要缴付罚款,才能重新聘用非法外劳,有关计划将在明年6月30日截止。

    政府宣布建筑业、制造业、园丘和农业的雇主可重新拼用非法外劳。

    本报记者走访以上行业雇主,受访者认为,外劳短缺问题必须高度关注,在政府亮绿灯让雇主聘请非法外劳的课题上,必须考量各种因素。

    而连突油棕厂有限公司业者兼油棕小园主吴思亿受访时说,自从政府落实管制令,在未开放国门的情况下,油棕园及榨油厂兼面对外籍劳工短缺的情况。

    “政府落实重置非法外劳计划,使非法外劳在职期间合法化,有助雇主纾解人力短缺的问题,惟在漂白外劳的程序下,政府应免除太多的繁文缛节,让雇主尽快办理相关手续。”

    他认为,政府可在这非常时刻,可对被扣留的非法移民进行漂白,让他们能成为合法外劳自食其力,若将市场上已在工作的非法外劳“合法化”,则会发生外劳“选工”、“选雇主”的情况。

    吴思亿吁请政府在落实重置非法外劳计划下,必须考量及寻策应对已聘请合法外劳的雇主,或面对员工流失的问题。

    他举例,合法外劳会为了选择较好的工作环境及薪金,宁愿放弃成为“合法外劳”而投奔其他雇主,在这期间新雇主则会为这些外劳进行登记及重新“合法化”,导致旧雇主流失员工。

    因此,他吁请政府在此重置计划下,也必须考量及寻策应对已聘请合法外劳的雇主,或面对员工流失的问题。

    黄子祥:缺人手情况不严重

    建伟屋业发展公司业者黄子祥说,建筑业的外劳短缺问题一直存在,惟在疫情及管制令的冲击下,经济前景不明朗,市场需求缓慢,新工程会押后进行,因此原有的劳工尚可应付目前的工程所需,目前缺人手情况不算太严重。

    黄子祥:政府落实的“重置非法外劳计划”,应公布更详细的条件与细节。

    “在其他领域如制造业及农业,劳工短缺问题更严重,业者承受很大的压力。”

    他认为,政府落实的“重置非法外劳计划”,应公布更详细的条件与细节,让雇主更明确了解及遵守。

    【文冬】政策有漏洞 “说易行难”

    政府将从本月16日起,落实重置非法外劳计划,虽有利于解决非法外劳课题,惟因为政策方面有漏洞,再加上至今仍未公布细节,建筑业与种植业领域业者普遍认为该计划是“说易行难”!

    ■文冬文积种植业暨承包商李树仁,举例多年前政府曾推行的外劳漂白计划说,有关政策在执行上有漏洞,或无法解决劳工不稳定的难题。

    他说,劳工合法化,必须能够达致“减少流动性、增加稳定性、透明、简单”等目标,否则无法对雇主带来帮助。

    李树仁:如何留住漂白后的外劳,是雇主面对的问题。

    他指出,雇主面对的最大问题是:非法外劳取得准证之后,他们会想方设法寻求到其他地方工作,让雇主平白的损失一笔费用,而又留不住外劳。

    李树仁早前是柏朗埃文积警察培训中心计划的承包商,当时他共聘用数十名外劳。

    他指出,外劳在取得政府发出的准证后,一般都会做多几个月就逃跑,既使是扣留护照也没有用,相信这些外劳是到国内其他地方工作。

    他说,政府必须解决这些细节的问题,以确保漂白外劳计划奏效。

    他建议,政府在该计划上,制定严格条例,包括有关外劳必须注册在相关公司名下,一旦离开相关雇主,准证将自动失效,这除了给雇主带来保障以外,也保证外劳在各领域的稳定性,避免太大的流动性。

    杨安康:最重要是简单化。

    ■杨安康:漂白计划需简化
    斯里地里望种植业者杨安康指出,重置非法外劳计划如何执行,目前仍未明朗化。

    他指出,雇主基本上都不了解此计划如何落实,大家仍需等待政府公布有关的细节。

    他说,目前无论是罚款数额、制度、条件、手续费、年限等,都还不明确,让有意参与此计划的雇主无所适从。

    他说,有关计划必须是简单及有效,以在目前疫情期间给各领域带来最大的裨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