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头条】连花清瘟胶囊抢手 未获卫部核准注册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头条】连花清瘟胶囊抢手 未获卫部核准注册

    (关丹22日讯)随着新冠肺炎爆发而成抢手货的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未获卫生部核准和登记注册,中医师劝请大众勿被错误讯息混淆,随意或胡乱服用。



    据本坡受访资深中医师披露,相关中成药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开始成为抢手货,甚至被视为有助治疗肺炎的药品,实际上此药品虽有一定治疗功效,但其实更适合被视为是“预防药品”,且不宜长时间服食。

    他们说,此药如西药的抗生素,作为预防和增强抗体,药效视个人体质,服食者必须预先了解服用禁忌和应注意事项,包括不良反应。

    中药材成药产品需耗3至5年获大马卫生部检证核准,才能登记注册上架。
    中药材成药产品需耗3至5年获大马卫生部检证核准,才能登记注册上架。
    邬广明:大众服食中成药前,应以个人体质为考量,勿被错误讯息混淆,甚至胡乱服食。
    邬广明:大众服食中成药前,应以个人体质为考量,勿被错误讯息混淆,甚至胡乱服食。

    彭亨关丹中医中药联合会副会长邬广明指出,药物产品欲取得卫生部核准及在传统及辅助医药法案下登记注册,一般需耗时3至5年,据知尚有许多成药品都在等待核准中。

    “近月随新冠肺炎爆发而掀起热潮的连花清瘟胶囊中成药产品,除了有原产国药品注册,并没有获得卫生部批准注册,因此,不论是24粒装或36粒装的连花清瘟胶囊,在国内是属不合法药品。”

    他说,据知,此成药所含的中药成分是可做为预防和减轻某种症状的辅助治疗药品,如对改善呼吸、味觉等与身体燥热、鼻喉不适症状有关问题有些帮助,以致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开始有人大量找寻此药品,以致此药“身价”一度飙涨至每盒50余令吉,唯目前市面售价已恢复至原价即介至10余至20余令吉,视粒装分量而定。

    邬广明亲自依励药方配中药材。
    邬广明亲自依励药方配中药材。

    邬广明也提醒大众,此药不是专治新冠肺炎的药品,药商也列明药品功能主治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和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属热毒肺证,希望大众勿被错误讯息混淆,甚至胡乱服食。

    他也说,除了此胶囊状的成药,其实也有含类似中药的煎剂,但需要自行费时煎煮成汤剂,不如成药方便服用。

    “不过,煎剂好处是采用的中药都是完整的中药材, 服食者可依据个人体质和医师建议进行调配药方成分,反之胶囊是搅碎药材或是煎煮后加工提练成粉状,药剂成分是属固定。”

    另一方面,邬广明也说,从疫情到现今,中药供应除了在疫情初期有些许缺货之外,随后厂商供应链已恢复且保持稳定,即使目前雪隆一带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运输暂未受影响,反之汇率浮动不定,是导致中药材价格不稳定的因素。

    “在政府再执行复管令,有些民众会担心日常所需药品缺货,而提早多购一些,以防万一,但抢药状况不多,市面中药材和成药还是足够。”

    产自中国的连花清瘟胶囊近日于市面上出现中文、国文版本包装盒,真伪难辨。
    产自中国的连花清瘟胶囊近日于市面上出现中文、国文版本包装盒,真伪难辨。
    何国忠:社交平台出现被宣传为“正品”的国文版包装,真伪有待鉴定。
    何国忠:社交平台出现被宣传为“正品”的国文版包装,真伪有待鉴定。

    何国忠:非专治冠病药品

    马来西亚中医师针灸专业总会会长何国忠说,近月被大众视为治疫“良药”的连花清瘟胶囊,其实是对特定如伤风感冒症状有一定药效,但并非是专治新冠肺炎的药品,大众应视清药品功效。

    “药商也没有指明产品是供治疗肺炎疫情,除非有特定症状,才可以服食,不适合日常服食,即使有需,应抱着尝试心态,勿过于依赖。”

    他说,近日他也接获不少友人及客户询问有关此药问题,但此药未获政府批准和被注册,在用药方面,需视个人状况而定。

    “若有染上感冒不适症状,其实金银花、甘草、菊花等中药产品也可达到清热解毒效果。”

    何国忠也说,此连花清瘟胶囊是中国出产,包装盒除了商品名称和公司附上英文名称之外,全是中文,但近日有人在社交平台如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发现包装盒内容被翻译成国文的另一个包装,并且被宣传为“正品”。

    “所以,大众在采购此药品时,需先弄清楚辨识药品真伪。”

    中国出产的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未取得大马卫生部核准及登记注册。
    中国出产的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未取得大马卫生部核准及登记注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