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燕农面对诸多问题 盼政府通融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彭州燕农面对诸多问题 盼政府通融

    黄子祥(左起)、郭大雄、周良、何启文、郑联科、李炳仁、李广兴、梁珉源及陈国华出席交流会,探访解决引燕业困境之道。

    (关丹14日讯)彭州燕农面对千丝万缕的窘境,从土地课题到执照费都胶着未解,业者只盼政府在政策上能给予配合及融通,让行业重新恢复生气。

    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主席拿督斯里何启文说,燕窝业者面对的诸多问题,主要是官员不明白业者的苦境所致。

    “据了解,一间燕屋要有收成,需要至少5年时间,单单燕屋建设费就需要耗资至少50万令吉,其他开销还包括工人、装修、水电等,把钱砸了下去也未必有收成,必须让官员了解这些问题。”

    以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为首的“捍卫彭亨农民权益”委员会一行人,今日拜会彭亨州燕窝商公会及彭亨州经营商公会领导层,收集燕农的心声。出席者包括国家团结部副部长拿督斯里郑联科、彭亨州燕窝商公会永久名誉会长拿督李广兴、马华彭亨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周良、马华英迪拉马哥打区会主席郭大雄、马青彭亨州团长黄子祥、马华文冬区会署理主席黄初业、彭亨州燕窝商公会主席李炳仁、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主席梁珉源、关丹县燕窝商公会主席陈国华等。

    何启文说,政府在土地转换事宜上应给予燕农更多的通融及更大的灵活空间,至少引燕不成,地主也可直接投入其他行业,减少等待的成本。

    他说,引燕者受到诸多钳制,主要是因为官方从小道消息得到了很多不确实的市场资讯所致。要化解业者的困境,市面上不实谣言必须被终止。

    “彭亨州的果农、菜农、姜农及燕农都陆续面对问题,我们会陆续解决问题。”

    彭亨州燕窝商公会永久名誉会长拿督李广兴说,关丹市议会在2019年尾时向业者追算回执照费,制造了很多不满的声音。

    “我们在早期与市议会达成共识,让业者在不用呈交图测的情况下通过漂白计划申请燕屋执照,漂白费有两种价位,分别是240令吉及400令吉(按燕屋面积而定),这项计划获得正面回响。”

    他继说,关丹市议会在2019年尾时声称州政府在州行政议会里,已把执照费调为1000令吉,已缴还240令吉者必须多付760令吉,已缴交400令吉者必须多付600令吉,业者必须把前账还清,才能缴还2020年的执照费。




    “除了追加外,关丹市议会也收取150令吉的手续费及300令吉的迟还罚款,缴还一张执照从数百令吉变成了数千令吉,让业者吃不消。”

    另一方面,彭亨州燕窝商公会主席李炳仁说,彭州每个县属都有不同的规则及收费制度,政府严厉执行燕农土地转换的举措,让业者难以适从。


    “一些县议会规定业者必须转换土地来引燕,其费用已不菲,加上其他的手续费及执照费,一间合法的燕屋的常年费用需要1万令吉左右,从商业角度上而言完全不符合经济效应。”“

    他说,现在是燕窝业低迷时刻,当毛燕可以出口,净燕出口的相关行业也一并受打击。


    他说,根据统计,每月有2公斤产量的燕屋不会多过20%,燕农如今投诉无门,力不从心。

    “我们今年5月31日与大臣会面传达心声,然而至今未有下文。”


    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主席梁珉源说,道地的引燕业者缺乏专业知识,长期以自我认知的方式来引燕,加上缺乏高技术的配合,是造成整个业界沉寂且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

    “道地的引燕业者可谓各自为政,没有专业技术,稍微有运气的,会有燕子自动入驻,期望州政府能照顾华人为主的行业,因为我们向来奉公守法,跟着条规走。”

    关丹县燕窝商公会主席陈国华说,除了政策上所面对的刁难,燕农所面对的问题依然是偷窃的问题,不少燕农放弃了老本行,也是拜贼人所赐。

    “关丹市区目前所剩下的燕屋不上100间,强盛时期有800多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