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轻微弱智母亲遭恶男侵犯放弃监护权保女儿清白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患轻微弱智母亲遭恶男侵犯放弃监护权保女儿清白

    (关丹8日讯)患轻微弱智母亲继日前遭恶男侵犯后,为确保女儿人身安全,决定放弃监护权,以让女儿获得良好庇护。



    来自甘孟乡镇的44岁曹姓华妇,因丈夫两周前涉及吸毒遭警方拘捕,目前与16岁长子(修车员)及12岁幼女同住该镇的木屋区。

    3人原本平静的生活,却因为上月附近搬来一名26岁马来青年,并与长子同在一间修车厂工作,12岁女儿被指成为青年盯上及企图蹂躏的对象而被扰乱。

    祸不单行的是,患有轻微弱智曹女士,本周二(6日)晚上8时,在住家厕所遭疑吸毒后处于亢奋的青年,登门突击及性侵,随后更企图性侵在客厅的女儿,曹女士发现恶男意图后,奋力用扫把殴打及赶走,成功保住女儿清白。

    曹女士今午在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时说,她与儿女于案发后为了安全,在友人协助下,逃往达士花园友人家借宿一夜,并通过远亲罗英凤向沈春祥寻求庇护。

    沈春祥(右)陪曹女士展示涉案性侵案嫌犯身分证。
    沈春祥(右)陪曹女士展示涉案性侵案嫌犯身分证。

    回忆案发情境的曹女士说,涉案青年3周前,才到儿子工作的修车厂工作,并搬到其家附近居住,嫌犯于本月5日(星期一)曾随儿子回家一次。

    “于周一当天下午约3时许,我欲到远亲家拿取一些女儿衣物救济品,途中再遇到该青年,后者竟提出看中我女儿并想要‘玩弄’(性侵)我女儿,我当下拒绝后,也将此事告知远亲。”

    她说,没想到,该青年竟于次日即周二(6日)晚上8时,趁她到离住家约10尺的室外厕所冲凉时,摸黑突击并性侵她。

    “我虽大喊求助,但那时儿子刚好与友人外出用餐,女儿则在客厅玩手机,附近邻居也没人听到求助声。”

    她继说,青年在得逞后,非但没有离去,反而进屋意图性侵女儿,她为了保护女儿,当下拿取木扫把殴打对方并成功将他驱走。

    “为了女儿日后人身安全,我唯有听取沈春祥的建议,暂时放弃女儿监权,将她寄托在关丹拉法儿童之家及转校,以获得更好的保护。”

    曹女士说,当她用扫把殴打性侵者时,对方于混乱间不慎掉了钱包,成了她报警的证据。

    “我周三(7日)在沈春祥协助下,已报警及验身,希望警方能尽快将性侵者逮捕归案,还我公道。”

    身形娇小的女童心有余悸说,她并不知母亲在室外厕所遭性侵,只是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意图触碰她而回头时,被对方吓着,至今尚感到害怕和存有阴影。

    “当时哥哥不在家,母亲就地拿起扫把猛打对方,才成功把他赶走。”

    热心村民罗英凤(右)得曹姓母女情况后,第一时间联络沈春祥求助。
    热心村民罗英凤(右)得曹姓母女情况后,第一时间联络沈春祥求助。

    罗英凤说,她向来很关注身处问题家庭的曹姓母女情况,得悉有人意图对其女儿不轨后,就马上联络沈春祥反映问题,希望设法帮助她们,没料到性侵的悲剧还是发生了。

    “如何更好的保护女童是当务之急,如今她能被安顿在拉法儿童之家,远离不安全的环境,是目前最好安排,也希望新生活环境能引导女童有更好的学习前景。”

    沈春祥说,12岁女童被有心人盯上已非近期的事,据女童原本就读的华校校方告知,校方于9月初曾接到陌生男子致电学校行政处,查询女孩情况,更在校方拒绝透露后,恶言恐吓。

    “校方为此已3次报警,同时也因为学校于行动管制令后复课,女孩截至9月出席率只有13天,上门进行家访,并向社会福利局求助,但当时无法获得曹女士同意,将女童安顿在安全的庇护中心。”

    他说,继不幸发生性侵案件,曹女士终于同意交出女儿监护权,以保护女儿安全,他在社会福利局同意下,已顺利将女童安顿在拉法儿童之家,并为她转校,至于性侵案,今已交由警方调查,也希望警方在掌握嫌犯身分后,能尽快将嫌犯绳之于法。

    沈春祥也呼吁社会大众,多关注及留意周遭类似家庭,以及时伸出援手,帮助无力自救的弱势群体,减少社会悲剧的恶性循环。

    “民众若面对类似状况,可向我服务中心求助。”

    事主就是在住家外约10尺的厕所遭性侵。
    事主就是在住家外约10尺的厕所遭性侵。

    KT201008TK02.MP4:视频(本报陈楸妤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