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梿季过 疫情加剧 游客大减 炒花生销量 难“疫”幸免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榴梿季过 疫情加剧 游客大减 炒花生销量 难“疫”幸免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7日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自年初爆发以来,国内各行各业业绩都遭受重挫,劳勿著名的柴火炒花生业,也难以幸免,销量锐减约40%。

    劳勿时来园新巴力花生厂东主莫家福(58岁)今日受访时坦承,政府由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后,该厂也被迫暂停营业3个多月,以策安全。

    莫家福(左起)、莫善雄及莫善翔,展示各种花生产品。

    他说,随着复苏期行动管制令在6月7日落实,国内大部分行业获准重新营业,该厂也恢复操作;当时,适逢榴梿盛产,政府又允许国民跨州旅游,很多外地游客都涌到劳勿品嚐及购买猫山王,间接带旺花生等土产业的业绩,生意火红。

    劳勿时来园新巴力花生厂的招牌,已成为立卑路的地标。

    “不过,目前因榴梿季节已过,加上疫情日愈严重及外地游客减少,炒花生的销量又恢复原状,比过去最畅销的时期锐减约40%。”

    虽然如此,莫家福认为,只要疫情好转,炒花生业的前景仍旧乐观,因为该厂出产的4种产品,包括南乳咸香、花衣豆、清香及鱼皮花生,香脆可口,是深具古早味及广受各民族食家欢迎的传统食品。

    莫家福妻子蔡桂云(左起),与员工一起挑选花生。

    莫家福也是劳勿中华商会第一副会长。被询及该厂的历史时,他说,其先父莫戊清在上个世纪的1960年,从霹州金宝搬到劳勿新巴力新村居住,已使用柴火炒制南乳咸香花生,这门手艺传到他本身及长子莫善雄手中,是第三代,迄今已有60年的悠久历史。

    他指出,该厂在1969年搬到立卑路现址营业后,除了继续使用橡胶柴火炒花生,也引进机械辅助,从而提高生产率。

    业主阅《中国报》逾半世纪

    莫家福与其先父莫戊清都是《中国报》长期订户,订阅《中国报》超过50年,历经半个世纪,仍对《中国报》忠心耿耿,不离不弃。

    柴火炒好的花生,还须精挑细选,确保品质优良。

    2006年6月16日,《中国报》庆祝创刊60周年时,莫家福除了刊登半版彩色广告庆贺,也热心赞助1300包南乳咸香花生,送给出席关丹晚宴的所有嘉宾作为手礼。

    2016年8月21日,配合《中国报》70周年报庆晚宴,莫家福再次热心赞助720包,亲手炒制的南乳咸香花生,作为《中国报》东海岸第2站年宴,即劳勿站的手礼,好让全体出席晚宴的嘉宾,品嚐到该厂推出的火候十足,香脆无比的招牌花生。

    莫家福指出,该厂的南乳咸香花生,选用中国入口的南乳腌制数日,在太阳下晒乾,才用柴火炒,香脆可口,嚐后齿颊留香,令人欲罢不能。

    新鲜出炉的炒花生,非常香脆,左为柴火炉。

    他告诉《中国报》记者,为了与时并进,该厂也提供网购服务,只要有固定的数量,将通过快邮把产品邮寄给顾客。

    莫善雄(左)与莫家福,展示大马卫生部颁发的食品安全及品质认证证书。

    从小就跟随父亲炒制花生的莫家福坦言,经过多年努力,最近几年,连续2次获得大马卫生部颁发食品安全及品质认证证书,深感荣幸,也将成为他与孩子们继续耕耘及向前迈进的推动力。

    莫家福阅读周二的《中国报》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