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和平请愿 与地主达协议 延长搬迁期限至12月31日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居民和平请愿 与地主达协议 延长搬迁期限至12月31日

    摄影:杨嘉怡



    (关丹6日讯)关丹丹那布爹非法木屋区原订今日拆屋,居民在场展开和平请愿行动,地主与居民随后达成协议,延长搬迁期限至今年12月31日。

    据了解,地主于8年前已欲收回屋地作为发展用途,当居民一直不肯搬离,地主随后于今年7月发信给居民,并给予3个月期限,以搬离该处,唯一些居民至今还住在该处。

    林添国(左)到场,向警方了解情况。
    林添国(左)到场,向警方了解情况。

    地主Kema Land 有限公司负责人林添国(译名)说,关丹警局主任法兹利警长建议延长收屋期至12月31日,他及居民代表也同意了。

    他说,该公司及关丹市议会,在2个月前举行会议,当时共有10名居民出席及要求延长收屋期限。

    “我要求居民给一个正确的期限,但他们一直都无法回覆,有些居民甚至还把屋子分租给其他人,居民已在此居住50多年,但我们一直都没有征收租金。”

    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特助许殷瑜说,当地居民在今年7月5日,收到搬迁通知信,及向他求助与地主协商延长迁离期限至少6个月。

    他说,当时他曾代表村民与地主进行初步协商,而地主也答应让每户家庭付600令吉,以延迟搬迁期限,至到居民寻觅新住所为止。

    ”但地主之后又改变主意,加额至10万令吉作为延迟搬迁费,我觉得这是很无理的要求,加上适逢行动管制令,一些居民失业,也无法承担租屋费用。“

    许殷瑜说,非法木屋区居民,大多数已经居住了几十年,而8年前,地主欲收回发展。

    他说,居民希望彭州政府,能协助寻觅地方安顿居民。

    “居民并不是不讲道理及不愿搬迁,但希望能延长收屋期限,及彭州政府能协助,为居民寻觅地方搬迁。”

    他也说,丹那布爹非法木屋区,已有40户家庭已经搬迁,目前尚有90户家庭仍住在该处。

    多名军警在场驻守。
    多名军警在场驻守。

    根据本报记者周二早上观察,百余名居民聚集请愿,及高举“请不要拆除我们家园”的牌子。

    现场除了有军警驻守外,也有土地局、关丹市议会等执法人员到场,但双方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

    关丹警局主任法兹里警长也向在场居民了解事情经过后,使用扩音器,提醒居民要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保持人身距离。

    此外,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也披露,周三(7日)已约定与居民组成的行动委员会、地主及相关单位,对此事进行协商。

    “居民已致函要求对话,周二早上却出现如此大阵仗的场面,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沙萨兹曼(居民)
    我希望地主能延长收屋期限,及协助居民搬迁。我在当地住了15年,屋子也是我亲手建起来的。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及管制令的关系,我已失业多时,如现在要拆除屋子,一家大小都不知要搬到那里。

    廖运义(70岁,无业)

    我在这里住了40年,目前与家人连同孙子共5人同住。我们并非不愿搬迁,而是负担不起租金。我已年届70,及患有心脏病,无法工作,在7月接获搬迁通知信时,已开始寻觅地方搬迁,惟租金太高,我无法承担,如果屋子于周二被拆除,我都不知如何是好。

    杨友仁(79岁,退休人士)

    我希望彭州政府能提供地方居住,我目前已退休,每个月依靠福利及援助金过活。若这里真的拆除,我只好先搬到孩子家暂住。我在此住了30多年,早已习惯这里的生活。若可以,还是喜欢独居,不想打扰孩子。我能理解地主要收回屋地子发展的意愿,但我目前真的承担不起租金。

    黄国强(36岁,水喉维修员)

    自母亲怀上我后,便搬迁至此。我目前在寻觅屋子搬迁,惟一直找不到理想的屋子,希望地主能延长收屋期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