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家传秘方 传承两代人 炭烧烧鸭 古早味浓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我的故事》家传秘方 传承两代人 炭烧烧鸭 古早味浓

    田由强拥有了得的刀工,两下子即能砍好一只烧鸭。

    报导:徐可丽



    (劳勿26日讯)走进劳勿武吉公满,不只有历史悠久的旧金矿区,还有隐藏着许多家传美食,包括在劳勿家喻户晓的炭烧烧鸭,已是两代人,历经80年传下来的美食精髓。

    东主田由强(58岁)以本命命名其饭店,将其父亲留下的炭烧烧鸭发扬光大,每月会从槟城大山脚引进400只鸭,以应付日常生意需求。

    每天早上,在烧鸭还没烧好前,已有顾客到场等候,就是要等待一尝新鲜出炉,皮脆肉滑的烧鸭,每到下午一时,通常都已售罄。

    田由强的妻子黎雯茱是得力助手,协助他烹煮酿豆腐及药材鸡等。

    谈起传统的古早味,田由强说,在父亲时代,是以材烧进行,在近20多年改为炭烧,配上家传的腌制秘方,烧鸭的口感及味道并无差异。

    “改为炭烧的原因是材烧会制造许多黑烟,所以后期改为以炭烧在大型的阿波罗炉内烧鸭,但坚决不使用电烧或煤气,以确保不流失古早味。”

    劳勿武吉公满田由强烧鸭,皮脆肉滑,已是两代传人。

    他说,当年父亲是从一名外地来的金矿工学习烧鸭技巧,他则传承了父亲的手艺。

    他说,每天平均会烧10至12只鸭,若公假或周末,则会增倍,以应付游客需求。

    “我们会在前一晚先腌制鸭,第二天早上8时就开始炭烧烧鸭,烧烤时间约50分钟,并在早上9时开始营业。”

    他说,为了确保鸭皮脆口,得在烧烤前,将鸭吊在密室里风干半小时,在完成烧烤后,同样需要将烧鸭吊在架上风吹,并扫干净烧鸭上的炭灰。

    在选鸭方面,田由强虽无在意母鸭或公鸭,但坚持一定要介于3.1至3.2公斤的鸭子。

    “我们不烧小鸭,因为肉质及口感都没有大鸭来得好,除非在过年期间需求量增,会勉强收2.8公斤的鸭子货源。”

    他说,每年的除夕是订单最旺的日子,但由于人手不足,一般会接100只烧鸭的预订。

    ■培养2儿子接班

    田由强说,如今已是半退休,逐渐放手让两名儿子田玉宾(26岁)及益升(23岁)打理,培养他们成为第三代的接班人。

    “儿子从小就看着我做烧鸭,从中产生兴趣,慢慢学习腌制法、烧法、刀工等,日后就能接手,不让这古早味失传。”

    他也笑言,如今暂时退而不休,每日都在妻子黎雯茱及儿子帮忙下开档,多年来已有一定的熟客,及慕名而来的游客上门光顾。

    不说不知,原来除了拿手烧鸭,田由强也从父亲学会家传的药材鸡汤、白切鴨、潮州卤味及酿豆腐,叉烧,都深受顾客所爱。

    “当中,白切鴨非每天制作,须事先预订,其精髓是在特制的姜醋酱汁,让顾客沾上白切鴨,增加其美味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