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岸渔民被“挖角” 捕鱼业者促政府关注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东海岸渔民被“挖角” 捕鱼业者促政府关注

    (关丹13日讯)疫情下的西海岸地区渔民严缺,东海岸船主的渔民纷纷被抢人,关丹拖网公会及关丹渔业公会呼吁执法单位采取行动对付之。



    关丹渔业公会总务张文源指出,受到疫情影响,西海岸的柬埔寨外劳渔民自5月起陆续安排回国,导致当地船主无法出海,进而来到东海岸找人替代原先替他们工作的渔民。

    “从5月、6月起,“挖角”事件不断发生,从兴楼、关丹、登嘉楼到吉兰丹几乎都有船主的工人跑掉,当中关丹和兴楼市情况最严重。”

    他举例,以关丹大约50艘C2深海鱼船为例,绝大部分船主都经历工人“不见”的情况,以致现在有70%渔船已无法出海作业。

    “一艘船需要25名渔民才能出海,现在14或15人已被迫出一趟,当中很多渔船已无法正常作业。”

    他今日在关丹渔业公会、关丹拖网公会及关丹仙法师公古庙联办2020年度会员大会暨颁发会员子女奖励金活动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是指出。

    他也说,他原本有100名渔民,目前只剩下60余名。

    据悉,其中80%渔民都去了霹雳州邦咯岛。

    张文源(左起)、张赈琮、谢悦富、蔡木贵呼吁有关当局采取检举行动,以拦阻东海岸捕鱼外劳缺乏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张文源说,根据船主与员工的合约,渔民的护照被船主保管后,他们不能投身于其他雇主。换言之,已经逃跑的工人现在是违法工作。

    该2公会指出,若执法单位再不行动,东海岸区尤其关丹与兴楼的渔获受大受打击。

    “每月只要一发薪就会出现工人不见的情况。”

    9月份是渔获高峰期,眼看渔船无法出海,其他员工等基本开销却需继续应付,在场的会员理事皆叹情况不理想。

    张文源续说,他与理事在7至9月份均陆续接到自称为柬埔寨驻马大使馆职员的私人来电,但对方的用意令人质疑。

    “对方问我们有否给员工良好的待遇,坦白说,我们除了包吃住,提供衣服等基本用品,也在疫情之后开始提供至少1000令吉的佣金。

    他说,比起之前渔民只有600令吉底薪,现在可说绝对优渥,可能员工是在中间人的怂恿下而选择连护照也舍弃,宁到前往西海岸工作。

    “我们也向对方表明,若大使馆安排该国人民回国,我们可以出机票让他们回去,可是对方却无下文了。“

    关丹渔业公会颁发会员子女奖励,领导层与受惠者分享喜悦。

    关丹拖网公会主席谢悦富说,目前造成损失的不止关丹,而是整个东海岸受波及。

    他们说,该2公会的理事从7月开始陆续向警方报案,并分别向移民局、海事执法局投报,也向总会汇报事件。

    “总会也以不同管道提供协助,不过无论如何,事情至今仍没有明确的解决方式。”

    他说,2公会会拟派代表前往该国大使馆寻求协助,以期找出解决方案。

    另外,关丹渔业公会主席拿督斯里张赈琮说,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人民面对收入减少生意看淡,甚至有不少也丢失饭碗,政府不应该加重压力和负担,反而应该继续严密监督,加紧执法。

    他也说,在全球新冠疫情仍然失谂存活的情况下,他也提醒各造严格遵守校园里的抗疫标准作业程序,勿丝毫放松。

    他认为,雪州万挠贡河受污染事件,是一宗犯罪级别案件,而且有涉及蓄意破坏的元素,他支持警方拟国安法令对付非法工厂业者,勿让重大的污染事件继续重演。

    他说,贡河的污染程度已影响超过百万用户的水供,相信不良歪风已酝量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没有批文及营运执照的厂家比比皆是,当中不排除射及贪风和刑事元素,这次爆发了层面广泛的断水事件,让事端浮上了台面,也是时候让社会深思过去的缺失。

    他说,警方及反贪会已介入开档调查,期望能尽快水落石出,揪出罪鬼活手,还社会一个公正;设立委员会对付河岸非法工厂,也不失是一个强势的手段,还回一个清澈的河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