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府若一意孤行 最终结果玉石俱焚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州政府若一意孤行 最终结果玉石俱焚

    (劳勿2日讯)最后是玉石俱焚!



    抢救猫山王联盟称,若彭州政府不愿与榴梿农合作,则榴梿农的最后选项就是玉石俱焚,即把种在非法芭内的榴梿树摧毁。

    抢救猫山王联盟召开记者会,回应彭州大臣的文告。

    联盟主席郑益清,周三在顾问邹宇晖州议员以及一众榴梿农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针对彭大臣拿督斯里旺罗斯迪的文告作出回应。

    邹宇晖(前排右2):通行证已成废纸,联盟将要求集团“回水”。

    他说,榴梿农的立场也同样坚定,就是准备与州政府分享榴梿带来的财富,这可从农民过去数十年来不断申请地契或种植准证,同时也缴交税收足以证明,只不过农民的诚意一直被拒,才造成州政府口中所说的损失。

    他说,榴梿农愿意继续缴交地税予州政府,并且把榴梿部分盈利分成予州政府,以增加州政府的收入,此外,农民也准备与政府共同制定管理方式,并分担保护环境和集水区的费用,以确保环境和水源不被破坏的同时,榴梿业可继续为劳勿和彭亨州的经济做出贡献。

    2名榴梿农董金土(右)和梁金明(左)展示当年向政府申请地契的文件。

    此外,农民也愿意赔偿州政府过去的损失,这包括缴还过去使用土地的税收,但前提是必须完全摒弃财团的介入,因为财团的介入不止剥削农民的权益,也会减少州政府的收入,毕竟财团的终极目的是赚取暴利,届时农民和州政府都会陷入双输的局面。”

    另外,该联盟也否认有榴梿农侵占原住民土地,若有,联盟认为相关榴梿农必须清空,以保障原住民的权益。

    一张张泛黄的文件,证明农民不曾放弃要合法化土地。

    联盟强调,农民愿意和州政府合作,反对财团的“寻租”(rent-seeking)模式,即没有生产力或任何贡献的情况下,欲从榴梿农的心血中牟取暴利。

    联盟认为,这可让政府原本可共享的财富,结果转手让给富人,此举只不过让富人继续累计无限的财富,而最终输家则是州政府和榴梿农。

     

    是开垦者非入侵者

    被指非法占用政府地种植榴梿的农民是开垦者,不是一些人口中的入侵者!

    郑益清说,把荒山野岭打造成今日的黄金地段,是农民好几代人的心血,虽然占用政府地有错,但农民始终是开垦者,绝对不是入侵者。

    双溪查力的巫裔榴梿农也力挺联盟的行动。

    他说,州政府不应该忘记历史,毕竟农民是从70年代,在政府推行的青皮书计划下,开始在荒芜地耕种,以达到自给自足的目的。

    而后许多农民申请合法种植被拒,才导致许多农民被迫在“非法芭”耕种,州政府不能一句“非法”就把农民当成罪犯看待,此外,各造也应该自我克制,不要把这项课题政治化甚至种族化。”

    询及何时才会把请愿书呈交国家元首一事时,他说,联盟需要收集至少2000个签名,才会把请愿书呈上。

    他也披露,目前的签名运动可能会扩大至与榴梿有关的行业,包括榴梿收购商、冷冻榴梿业者等。

    此外,我们也希望这项课题能够获得全国人民,包括一些以农业为主团体的关注。”

     

    通行证变废纸   联盟要集团“回水”

    随着关丹高庭上月发出2个月暂缓令后,抢救猫山王联盟将发起“回水行动”,要彭亨皇家榴梿付还榴梿农缴交的过路费。

    该联盟顾问兼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周三针对彭亨皇家榴梿集团日前向榴梿农收取每英亩1000令吉过路费一事时说,联盟会在近期内向该集团追讨过路费,因为随着高庭发出暂缓令后,相关通行证已成废纸一张。

    黄志强展示当年双溪查力的“户口芭”文件。

    他说,由于当时仍是榴梿出产期,故此,榴梿农担心一旦榴梿芭被封锁后,不能进到芭内拾榴梿,才心不甘情不愿购买通行证。

    另一方面,缴付了5000令吉买得通行证的榴梿农李康贤(23岁),驳斥彭亨皇家榴梿集团称有130余名榴梿农,向该集团缴付“诚意金”的说法。

    李康贤:担心不能进芭拾榴梿,忍痛付出5000令吉买通行证。

    他说,根据他的了解,购买通行证的榴梿农不超过100人,此外,榴梿农也因不认同合约条款,因此,没有任何人签约。

    相关每英亩1000令吉的付费应被称为过路费,而非集团所说的“诚意金”,因为榴梿农是在受到恐吓的情况下,才支付相关费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