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头条】管制令封国无法一家团聚 分隔让我们学会珍惜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头条】管制令封国无法一家团聚 分隔让我们学会珍惜

    (关丹、文德甲31日讯)新冠肺炎疫情下,教会人类珍惜当下,凡是都不是理所当然!



    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爆发前,自由自在生活,让人觉得理所当然,凡是按部就班的事,只要有行动,在多方有利因素下,都会水到渠成。惟人往往忽略“珍惜当下”,当疫情全球爆发后,没有约束的“自由”成为奢侈品,即使有钱都买不到。

    《中国报》记者走访远在外国打拚的游子,家人及经常来回马经商的外国人,侃侃而谈他们对复苏期行动管制令延至12月31日后,今年无法如愿踏足大马,唯有寄望明年。

    陈文霞(住在斯里关丹)的女儿黄依玲(36岁)为香港国泰航空空姐,长年住在香港,继7月中旬从大马飞到香港工作后,直到2020年结束前,都无法返回关丹见结婚一年多的丈夫与家人。

    她以视讯受访时说,她在大马政府于今年3月启动行动管制令之前,回到关丹,在家待上4个月才返回香港,因为职业上的方便,过往平均每月可回家两次,等于一年可回家24次。

    黄依玲(右)与丈夫梁振盛游伦敦薰衣草园,如今因疫情而分隔两地。

    与家人视讯联系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算, 回家一次必须消耗28天假期,即入境大马后酒店隔离14天,入境香港后也需隔离14天,我已没有28天假期,除非请无薪假。”

    黄依玲说,面对无法回家,只能善用科技便利,与家人视讯联系,分享生活日常。

    “全球爆发新冠肺炎,对航空业带来前所未有的严重冲击,同事们在面对士气低落时,都会互相打气与鼓励,我在情绪低落时,除了与家人视讯通话,也通过祷告,相信有宗教信仰,比较容易熬得过。”

    如今航班锐减,黄依玲每个月的排飞班表很少,接下来的9月更是零出勤,10月也是零星班表,这段空余的时间,她都会外出采购亲自下厨,爬山、选修辅导课程,自我增值。

    疫情不阻黄依玲(右)与同事,到户外活动。
    黄克义(右)与妻子陈文霞,通过电话视讯与女儿聊天。

    黄依玲:幸福不是必然的

    黄依玲坦言,这场疫情让她有更深体会,幸福不是必然的,学会珍惜身边人,生命比任何事物重要,拥有奢侈品不是最重要,积谷防饥才是重要,自由的日子令人响往。

    她说,自12年前到香港上班以来,她从来没有在香港待这么长的日子,过往平均一个月只是待3至4天而已,面对长时间往在香港,让她真正认识香港。

    “我很想念妈妈的拿手好菜,好想回家。行管令一延再延,我期望12月31日后,真的脱离复管令,让我如愿回家,见丈夫与家人。”

    黄依玲也说,空服员必须遵守航空业标准作业程序,包括空姐在飞机上工作时,需戴口罩及特定眼镜,一旦抵达目的地下榻酒店,领房卡进房后,就禁止再外出,直至离开为止。每当工作结束返家后,必每天两次向公司呈报体温。

    “我倒数个人自由行动及不用戴口罩的日子,快点到来!”

    陈文霞:每天报告动向 

    陈文霞说,女儿性格独立,会照顾自己。尽管如此,女儿每天都会通过whatsapp报告动向生活日常,她也会多加提醒。

    “女儿因为工作需远走他乡,为保住工作,直到今年结束也无法见面,我们只接受,毕竟航空业也很艰难。”

    情侣今年只见面一次

    飞机师与钢琴教师情侣,相隔千里今年只见面一次!

    关丹人岑振珲(29岁)目前在卡塔尔多哈担任飞机师,自今年2月农历新年后,他无法如计划般飞到新加坡会见女友蔡汶伶(钢琴教师),两人只有通过科技产品解相思。

    他说,继3年前到卡塔尔多哈工作后,与交往6年的女友只能靠电话通视联系,两人各在异国,一年见面次不超过10次,若驾驶飞机从多哈飞往新加坡时,就会约见面。

    疫情导致岑振珲无法如计划般,飞到新加坡会见女友蔡汶伶。

    “我们今年只能见面一次,不过我有通过有过境到新国的友人当“人肉传递”,给女友送礼物。”

    他也说,继大马政府宣布管制令再延到今年最后一天,他也无法返回关丹与家人享天伦乐,相信回家的日子会延到明年。

    他说,因为在异地工作,习惯不在关丹的日子,惟今次全球爆发疫情,让他与家人的联系更为频密,大马3月爆发疫情时,他不时通过视讯及Whatsapp追问家人的情况,不断叮咛母亲陈文瑛多照顾自己,作好防疫措施,直到近月来情况有好转,进入新常态生活,才较为放心。

    他也说,他很想念的是家人烹煮的美食,希望这天很快到来。

    这场疫情是全球人的一道坎,他说,眼前是航空业艰巨的挑战,同行们都希望保住工作。

    陈文瑛以视讯与远在卡塔尔多哈的儿子岑振珲聊天。

    企业家有生意没得做

    铁矿目前处于好价格,矿业家却面对有生意做不到的窘境!

    来自中国的铁矿企业家李丽荣受访时无奈表示,今年迄今未踏足关丹,无法如往常般处理铁矿业务,为此她正寻找其他商机及转型。

    李丽荣目前住在新加坡,她说,继大马政府于3月中旬实施行动管制令,即使逐渐开放给公事入境,但手续太繁杂,唯有选择不入境,在此情况下很多交易无法完成,一些简单的公务交给本地职员处理。

    “由于需求量高,目前铁矿处于好价,但无法如愿完交易。”

    李丽荣指迄今未踏足关丹,无法如往常般处理铁矿业务。

    李丽荣说,挑选铁矿需亲自察视质量与数量,毕竟这些与信誉有关,若冒然签下合约,一旦无法履行合约精神毁约,就会面对惨重损失,不如不做更为安全。

    “今年公司铁矿业受到很大冲击,估计今年营业额受挫40至50%。”

    “为在逆境求存,我们也尝试扩大生意版图,在累积经验后,寻求转型,与其他性质如大型钢厂建立诚信,长期合作,将采购物转型出口到第三方国家。”

    游子回家遥遥无期

    入境隔离期成为国外游子回家的阻力,今年回国遥遥无期,倍感思乡情。

    新冠肺炎疫情袭击,政府3月18日起落实各阶段管制令至今,国门未全面开放,一些身在国外的游子无法回国与家人团聚,只好继续通过视频、电话联络互相关怀。

    复苏期行动管制令期间,身在新加坡的游子无法返乡,倍感思乡情。

    在新加坡工作的文德甲市民温奕扬(32岁,技工)说,尽管政府允许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在接受检测后回国,但因必须接受多日强制隔离,今年没办法请假回大马。

    他受访时时,自农历新年后,就因管制令无法回国。据他所知,只有工作准证的大马人入境新加坡,可申请居家隔离减至7天,但他是永久居民,仍须遵守14天隔离政策,来回两国都必须隔离。

    温奕扬和父母会经常互相分享,管制令期间的生活点滴。

    “大马一开始落实管制令,难免会担心两老难以适应新常态及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但一段时间后,两老也逐渐适应及非常守法,我和父母会经常互相分享管制令期间的生活点滴。”

    市民陈树龙(32岁,审计师)说,尽管大马政府允许新加坡工作的国民在接受新冠肺炎检测后回国,但因必须接受多日强制隔离,今年相信都没办法请假回乡。

    陈树龙:疫情消失后,将抽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他受访时说,他会经常联络父母,提醒他们戴口罩及做好防疫措施,因文德甲还有姐姐可以照顾两老,他没有特别操心,只是难免会想家。

    “疫情非常时期,最重要是大家都健康抗疫,等待疫情消失,我将抽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