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传统文化注入新血液 四代传承 创新纸扎文化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我的故事】传统文化注入新血液 四代传承 创新纸扎文化

    (关丹22日讯)文化的发展是变与不变的统一,简单来说就是需要在传统文化的延续和基础上作出创新,才能持续为传统文化注入新的血液和精髓。

    关丹纸扎世家第四代传人,也是仙境艺术纸扎负责人陈和成,在父亲陈聚彬的熏陶下,已投入进纸扎工作长达12年,虽然如此,他在受访时仍谦虚的向记者说,与其他从事该行业多年的前辈对比,他仍是不折不扣的学步者。



    陈聚彬浸淫制作纸扎业数十年,已经累积下大量的工作经验。


    “举我父亲为例子,在纸扎绑竹丶塑形丶框架的技术,他的纯熟技艺我仍远远赶不上,又比如我远在槟城的舅舅,其在制作大士爷上的技巧,是我遥望的目标。”

    陈和成指出,其曾祖父当初是制作舞狮头以及灯笼起家,刚开始时,是为地方修补舞狮头以及制作灯笼。

    陈和成投入纸扎业已第12年,目前是纸扎世家的第4代传人。


    “直至父亲那代,他与叔叔为了拓展思维,两人从安顺去槟城,观看当地师父如何制作纸扎,再回到家乡慢慢修正调整,才打造了自已的品牌。”

    他指出,外界人士对於纸扎拥有非常刻板的印象,老土丶无趣丶花时间丶单调等负面评语一般都与此行业挂勾,可是若肯转换思维,纸扎也可以变得精致和精巧。

    陈和成与父亲偶尔会接到顾客下订一些比较新颖的灵屋。


    他说,虽然目前其家族目前所接的项目绝大部分还是与拜祭亡者物品丶功德屋和中元节有关,可是由於他与父亲愿意尝试制作新事物,所以开始尝试制作一些较新颖的纸扎品。

    “之前就曾经做新式独立式别墅丶alphard休旅车等等,如今再进一步制作流水线条型的法拉利丶重型机车等,除了为了满足顾客的订单,也希望完成本身的挑战。”

    甘孟福禄寿每年所制作的80呎长全马最大的法船也是仙境艺术纸扎所打造。

    接下订单使命必达

    一诺千金!

    陈和成指出,纸扎不仅是工艺,更是一个形象,若是他们答应客户,即使熬夜,都必须赶制出来。

    他说,有时技术跟不上,也会绞尽脑汁透过打磨方式制作出来,一旦成品不合心意,他也会推倒重建,这只是为了做出一个完全合顾客心意的成品。

    “有时订单太多,我们也会拒绝订单,就算对方出再多钱也一样拒绝。

    他说,曾经有一名顾客下单订制一辆休旅车,以在百日时烧给逝世亲人,后来,又有一名顾客因急着找同款白色休旅车,经人介绍之下找到他。

    “对方碰巧看到我做好的成品,二话不说开价2倍要买下,我拒绝后他又缠着我要开价,最后我只好郑重的告诉他,钱可以再赚,可是一旦信誉丢失才是真正的损失,对方才悻悻然离开。”

    纸扎灵屋的制作过程一点都不马虎,里面细节小丝入扣。
    陈聚彬与仅头部就5呎高的大士爷合影。

    题:将工作融入生活

    工作等於生活,生活等於纸扎。

    陈聚彬指出,他已经把工作完全融入生活,每天一张开眼,就是自然而然的坐在后院处,默默的扎起竹条,有时做得过於投入,需家人提醒用餐。

    “从小就看着爷爷和父亲全心投入的在纸扎工作中,他们敬业乐业的态度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我默默工作的背影也影响我的二儿子以及小儿子(陈和成)。”

    一些顾客会迎合逝世者的喜好,订制一些死者喜爱的物品如猎枪以及吉他等。
    新时代的纸扎品在装上灯泡后,显得美轮美奂。
    一些顾客会迎合逝世者的喜好,订制一些死者喜爱的物品如猎枪以及吉他等。


    他说,传承文化是讲究机缘,他不担心往后会没有人继承他的手艺,以其小儿子的认真和努力,未来一定能负起这个重担。

    他反倒担心近年来随着各项原料的价格暴涨,纸扎品的生存空间愈来愈小。

    “有不少原料如特制金纸丶泥塑模型丶日本竹纸等价格都与10年前相差甚多,造成价格相应调涨,一些市民嫌弃手工制纸扎价格较高,宁愿选择流水线制的成品。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