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铁瓜登站点被除 阿末拉昔夫斥不合理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东铁瓜登站点被除 阿末拉昔夫斥不合理

    (瓜拉登嘉楼11日讯)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路线再度引起争议,原本设在瓜登的车站被转移到偏离市中心的马江县杜莲古玲的决定,被认为非常不恰当且于理不合。



    东铁计划工程于去年7月复工,率先进行坐落在龙运的隧道工程。

    前任登州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拉昔夫指出,作为登州的首府,瓜登市应理所当然成为优先考虑的车站站点,但却在沿途车站名单中遭除名,令人无法接受。

    他认为,在属于州政府的土地上,州政府在决定车站地点方面应该拥有一定主权,可以据理力争。

    他今日在登州政府行政大厦出席州议会,在口头问答环节中提出附加问题,促请州政府争取把瓜登重新列入东铁车站站点区。

    登州基本设备、公共设施、基建及绿化工艺委员会主席马慕布爹答题时说,因东铁计划工程规模缩小,由660亿令吉减低至440亿令吉,而遭取消的车站包括瓜登市的武吉勿刹及马江县的彭加兰柏冷岸,新的替代车站落在马江县的杜莲古玲。

    “由于杜莲古玲与彭加兰柏冷岸相近,所以彭加兰柏冷岸车站已被迁往士兆的柏迈苏里。”

    不过,考虑到阿末拉昔夫的论点,马慕布爹指出,州政府会建议在瓜登武吉勿刹,提供前往杜莲古玲的公交服务。

    “可以建议通过轻快铁或其他公交,提供由瓜登前往杜莲古玲的交通服务。”

    他今日是在州议会上,回答伊党万达区州议员阿末沙的口头问题时这么说。

    他指出,登州政府于今年2月18日与大马衔接铁道公司(MRL)及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签署合约,除了为登州人民制造更多就业机会,也有助多元化商业领域及推动经济发展。

    申请工业地不发展 州政府有权强取换名

    向登州政府申请工业地段超过两年,未能善用作任何发展用途或拖延缴税,州政府有权采取行动,强取土地或更换土地拥有权。

    登州商业、工业、区域发展及行政和谐委员会主席拿督东姑哈山指出,州政府迄今共拨出涵盖7691公顷的土地,作为工业发展用途,其中45%遭申请者闲置。

    他说,上述工业土地分别落在29个工业区,分为1705个工业地段,其中45%或占地776公顷的土地,申请者在土地权到手后未投入任何发展。

    他周二在州议会上,回答伊党彭加兰柏冷岸区州议员苏莱曼苏隆的口头问题时这么说。

    他指出,州政府已成立一个特别理事会,探讨工业地遭荒废问题,并拟采取强取或更换土地拥有权等解决方案。

    他说,州政府强行取回土地权后,将把发展机会保留给真正有兴趣的业者。

    “一些申请者是本身没有兴趣,一些则怀着将土地转手赚钱的目的,但州政府并不允许作转售用途。”

    他指出,当局计划推出有关工业土地地点的手机应用程式,届时可清楚获悉州内所有工业土地的确切位置,预料将在今年完成。

    阿末赛益(右2)在记者会上,坦言巫统和伊党的“全民共识”,在登州名不符实。

    阿末赛益炮轰州政府 未公平分配中央拨款

    巫统登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赛益炮轰登州伊党政府,未公平向朝野政党议员分配由中央政府下放的选区拨款。

    他承认登州的巫统及伊党并未真正贯彻“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的合作模式,掌握登州政权的伊党依然“本性难移”,让他对此非常失望。

    也是基惹区州议员的他,周二在州议会下午茶休时段召开记者会,向媒体数落伊党州政府罪状。

    他指出,由中央政府下放给人民代议士的1000万令吉拨款,伊党议员获得35万令吉,连输掉的选区也有30万5000令吉,但巫统议员却只得到4万5000令吉。

    “口头上说是全民共识,但在登州却是说一套做一套。”

    身为登州前任大臣,他明言若有关拨款是源自州政府,他不会多作置评。

    他以由国阵执政的彭亨和玻璃市州为例,拨款都得以公平分配。

    此外,他也对于州政府委任一人,同时兼任多个政府机构及政联公司要职的做法表示不满。

    “更令人失望的是,有关身兼多要职者的背景欠佳,有遭开除记录,如今却同时出任13项重要职位,包括主席、董事及顾问等。”

    阿末沈苏里:伊党政府明年将成立由伊党、巫统及土团党成员组成的村委会。

    大臣:由3党成员组成 登明年成立新村委会

    登州大臣拿斯里阿末沈苏里指出,州政府明年将成立由伊党、巫统及土团党3党成员组成的乡村发展及安全委员会(JPKK)。

    他说,当局将进一步研究有关细则,并且预料将在明年开始落实。

    “由明年1月开始,我们会把现有的村委会(MPKK)名称改为JPKK,这已在内阁获得通过,除了由反对党执政的州,所有州属都会同步使用。”

    他周二在出席州议会后,向媒体这么说。

    他指出,届时现有的村委会团队中,将加入巫统及土团党代表,人数及细节将会再作讨论,但确定的是他们将共同融入各个乡村社区。

    询及巫统登州主席拿督斯里阿末赛益指登州的巫统及伊党之间不存在“全民共识”模式一事,他登州的政治氛围扎根已久,需要谨慎处理。

    “我不想两党之间只限于处理领导层的问题,但在基层却无法真正做到和协与合作,我们要的是上下一心,才能达到真正的全民共识。”

    停靠外州码头 加重渔船运输费

    登州码头条件不足,满载渔获的本州渔船只能停靠外州码头,运返海产的运输费加重成本,导致本地海鲜市场价格直追西海岸大城市等级。

    登州农业、农基工业及乡村发展委员会主席阿兹曼依布拉欣指出,州内的码头长久面对河床过浅问题,造成深海渔船回航时无法靠岸,被逼借用邻州码头卸下渔获。

    他说,本地渔船的渔获,利用罗厘自邻州才能运返本地,严重加重运输成本,是造成本地海鲜价格居高不下的主因。

    他周二在州议会上,回答巫统铁山区州议员罗斯里道勿的口头问题时这么说。

    他指出,登州拥有80艘注册的深海渔船,但都无法在州内的码头靠岸,因此许多来由吉兰丹州督峇里或彭亨州云冰等码头运来的渔获,事实都源自登州渔船。

    他说,州政府已想方设法解决州内码头面对的河床过浅问题,包括进行加深码头一带河床工程,以一劳水逸解决深海渔船无法回到登州 靠岸的问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