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头条】中小学逐步复课 学巴司机“赶”载人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今日东海岸头条】中小学逐步复课 学巴司机“赶”载人

学巴接送中学生比较方便,中学生放学后会自行寻找学巴。
学巴接送中学生比较方便,中学生放学后会自行寻找学巴。

报导:黄慧芬、徐可丽、杨嘉怡



(关丹、劳勿、瓜拉登嘉楼15日讯)中小学今日逐步复课,在避免拥挤情况,各年级学生上下学时间有异,学巴司机赶着调整步伐载人,还要记录学生体温,展开与时间赛跑生涯,虽“很赶”,但在保安全下,他们都愿意配合政府的指南。

此外,一些学巴司机没有随着学校今日复课而复工,主要是他们认为目前局势不明朗,加上所载学生人数不多,因此决定先观望。劳勿一名学巴业者就表明,要待明年才决定复工与否。


在登州,学校复课后缩短上课时间,中学与小学放学时间相差无几,让学生巴士业者大感头疼,无法同时兼顾接送中学生和小学生的任务。

林筞弘:中学周三全面复课,学巴载客量也达90%。
林筞弘:中学周三全面复课,学巴载客量也达90%。

关丹学生巴士公会主席林筞弘受询时说,今日中学全面复课,学巴载客量也达90%。

“我是负责载送关丹中华中学的学生,多数家长都允许让孩子乘搭校巴。”

“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已缓和,家长都须上班,无暇接送孩子。”

他说,目前仅收到一些载送小学的会员透露,因小学下周才全面复课,因此部分家长决定让孩子下月才乘搭。

“7月起,凡须乘学巴者,须付上整个月的费用,有些家长认为现在距离8月仅剩2周,却须缴付整个月的车费,觉得不划算。”

此外,随着国防部长要求学巴业者每日记录,所有乘搭巴士的学生资料一事,林筞弘表示赞同。

“今日首次执行虽然有些繁琐,导致较耗时,但这样才能减低受感染的风险。”

林筞弘说,他会把乘坐学巴的学生个人资料先记录下来,有乘坐巴士的学生只须在上学及放学后,打勾记录有乘坐即可。

“这样可省下不少时间。”

他说,根据学巴标准作业程序(SOP),学生在乘坐巴士时,须带上口罩及在车子移动时,学生只能坐在座位上,不得乱跑。

“我们每次载送学生后,都会为巴士消毒,家长可以放心。”

他也担心,下周小学复课,巴士业者可能须不是叮嘱小学生要保持社交距离。

“中学生容易劝说,一般没什么问题,但小学生较好动,乘搭校巴时,可能会随意乱走,业者需不时叮嘱。”

曾广源:目前小学和中学的放学时间差不多,无法兼顾接送中、小学生。

登州学巴业者曾广源(66岁)指出,过去放学时段可以先送小学生回家,相隔约半句钟,时间掌握上刚好可以再回头接中学生回家。

“如今放学时间相差约10分钟,不知该如何安排,要先看下周情况再作决定,必须设法调整接学生放学的时间。”

同时,他说,小型学巴本来可载送的学生人数已非常有限,所以无法再硬性规定学生之间间隔一个座位的安全距隔措施,否则将无法兼顾本来接送的所有学生。

不过,他指出,每次接送学生后都会进行消毒,而且也会记得所载的学生名字和熟悉面孔。

黄亚九:校方只开一个进出口,非常不方便。

此外,由80年代开始驾学巴的黄亚九(70岁)指出,校方只开启一个进出口,对于学巴非常不方便。

他说,小学要到校门口去呼唤学生出来,中学生则比较方便,会自动出来寻找学巴。

“一轮会载10名学生,每天会载两轮,中小学各一轮,到所有小学生都开学了再想办法。”

他计划明年退休,他说,目前只有他一人接送来自六英里及瓜拉尼鲁斯县凤凰花园等区的学生,由于无人接手学巴,明年学生家长必须自行安排孩子的交通问题。

拥有40年驾驶学巴经验的黄金克,暂时不复工载客。

在劳勿经营学巴长达40年的业者黄金克说,劳勿区的学巴行情已大不如前,乘搭学巴的学生人数少之又少,因此他决定暂时不复工,待明年再做决定。

他解释,劳勿区的学生,大部分都是由家人载送上学,高年级生则自行骑摩哆,因此他过去数年,都靠接下学校或幼儿园在区内的旅行团,或载友族生从宿舍到清真寺祈祷,维持生计,惟目前这些额外收入,都因为疫情而暂停。

“我如今已没有缴月费的学生,一般都是在校门口等候,学生上车就缴70仙至1令吉50仙不等的车资,有时乘客人数不超过10人,若现在复工,将面对入不敷出问题。”

他说,其学巴是劳勿区唯一大型学巴,也是经营最久,看着同业一个一个停业,目前仅剩一两人,及联商巴士公司提供学巴服务。

“我自3月碰上行动管制令,被迫全面停工,如今学巴已有3个月未操作,也得花数千令吉维修,因此在考量种种因素下,决定暂时不复工。”

瓜登中华维新小学的学生,只能乘坐学巴到学校门口下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政府应该重新收紧管制令吗?
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政府应该重新收紧管制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