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缠身.住所残乱 病老妪 侄女同住破屋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三高缠身.住所残乱 病老妪 侄女同住破屋


(关丹27日讯)行动不便且疾病缠身,69岁单身华裔老妪守着“家徒四壁”的破旧木屋,生活环境条件极差。



69岁的华妇王兰妹,居住关丹甘榜爪哇斯里士东阁再也第19巷附近,一间四周野草丛生、逢雨必积水,建筑物结构明显已损坏残破,甚至屋顶漏水的木屋内。

王兰妹因双脚无力,同屋侄女需外出到食店工作维持个人开销,无人打理家居环境,屋内包括房间都堆满杂物,屋身连木梁也损坏,屋顶锌片破洞处处。


由于唯一结构尚属完善的房子,是侄女卧室,王兰妹长年只能在客厅处摆放躺椅做为睡床。

王兰妹所居木屋环境条件极差,建筑物结构明显已损坏不堪。
王兰妹所居木屋环境条件极差,建筑物结构明显已损坏不堪。
王兰妹只能靠拐杖在屋内活动。
王兰妹只能靠拐杖在屋内活动。

据指,王兰妹所居单位原是祖屋,继承该屋的兄长6年前已将木屋转卖予一名律师筹医病费,随后不幸病逝。新屋主同情王兰妹处境,允许无处栖身的王兰妹及30岁侄女,继续居住该屋,直至该地段需发展为止。

王兰妹说,患有高血压、高血糖及胆固醇的她,每月都需要到政府诊所复诊及服药,如今只靠每月300令吉福利金及小妹王楒媗间中接济,维持生计。

“看着屋子损坏程度日复一日的严重,都无能力维修,所以躺子成了睡床,除了夜间电灯照明,家里连一个基本家电如电风扇也没有。”

她说,除了福利金和小妹的接济,间中附近邻居也会给予好心援助。

“屋龄久了,一补再补的屋顶,每回下雨天,就会渗水屋内,两姑侄只能在湿漉漉的屋内相依为命。”

王楒媗(左)是王兰妹唯一的生活支撑。
王楒媗(左)是王兰妹唯一的生活支撑。

此外,王楒媗说,王兰妹是9兄弟姐妹中排行第7,一直未婚的她是和已逝兄长同住,在兄长去世后,就与小哥女儿继续住在祖屋,年轻时曾到板厂、砖厂打工,后来先为帮人洗衣,直到无法工作为止。

“我本是面食小贩,近月因受疫情影响而结业,只能与独子相依为命,原本有意接长姐同住,却因为我家门梯高,行动不便的长姐进出都需要用爬的,最后还是打消同住的念头。”

她说,每周至少3次上门探望长姐,并负责水电费及门牌税,有时也会送来食物。

王兰妹的厨房空间只能以简陋凌乱形容。
王兰妹的厨房空间只能以简陋凌乱形容。
沈春祥(左)向王兰妹了解长年以躺椅为睡床情况。
沈春祥(左)向王兰妹了解长年以躺椅为睡床情况。

沈春祥:木屋陷入积水 派员除草修屋

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说,他在得悉王兰妹处境后,到场了解情况,并决定设法协助维修和改善该屋况。

“本周二(23日)下大雨时,我到场观察,发现木屋已陷入积水中,水位高逾1尺,何况是破洞处处的屋顶,王兰妹只勉强在屋内避雨。”

他说,他已派员即日起,率先清除周遭的野草,下周起开始修缮木屋,包括更换已腐蚀的木梁、屋顶锌板,以及清除屋内已无法再使用的家具。

“由于需修的部分很多,希望热心民众能给予援力,捐献所需维修物资和用品等,有意者可联络服务中心,011-55001515或09-5137777,了解所需物资。”

逢雨积水

居民何鸿盛說,王兰妹居住环境越来越坏,逢雨积水更是时刻发生,毕竟个人能力有限,希望能有更多人献些棉力。

“虽然行动不便,王兰妹还是也会利用周遭空间,种些蔬菜和班兰叶卖钱帮补生计。”

王兰妹住所因无人打理家居环境,屋内包括房间都堆满杂物。
王兰妹住所因无人打理家居环境,屋内包括房间都堆满杂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政府应该重新收紧管制令吗?
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政府应该重新收紧管制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