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鍾”愛一生 曾翔鵬60年鐘錶維修手藝 傳兒子 | 東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我的故事》“鍾”愛一生 曾翔鵬60年鐘錶維修手藝 傳兒子

報導:徐可麗



(勞勿27日訊)自小對鐘錶結構深感興趣的曾翔鵬,將畢生精神都放在鐘錶維修業,更將手藝傳授給兒子,希望隨着鐘錶老師傅一個接着一個“離開” 後,仍有新血支撐着整個行業,不讓它沒落。

走進曾翔鵬在勞勿大街經營的曾氏鐘錶小店,仍可看到多個古色古香的古董時鐘,當中還有上百年的德國出產大鐘,讓人懷念。訪談間他也秀出顧客送修後卻沒再回頭領取的古董手錶及陀表,每個都是歷經歲月的“無價寶”。


古老的大鐘,如今物以稀為貴,價格不菲。

其實,隨着科技的發達,市面上充斥着不少價廉物美的手錶,當手錶壞了,就丟掉再買新的手錶,因此其鐘錶銷售及維修生意,已大不如前,不過依然選擇與兒子堅守在此行業,讓顧客能輕易將他們具有紀念價值或價格不菲的手錶送修。

82歲高齡的曾翔鵬,18歲時就拜師學藝,大概花個兩三年才能掌握維修鐘錶的功夫,而如今已有近60年經驗的他,在一看鐘表內部引擎,就可輕易得知毛病在哪兒,有時還得自行DIY地以接駁或修剪零件方式,進行維修。

“以前的古董腕錶以手動上鏈操作為主,這類手錶較為保值耐用,一般上名牌古董腕錶的零件都不難找,反而新一代的手錶零件都是以全套式來貨,不能只取一部分,因此我需時得思考,該如何維修。”

曾翔鵬(左)將維修手錶手藝傳授給兒子曾添發 ,在勞勿一起經營鐘錶生意。

他說,手錶壞的問題,普遍都是電池不足、扭轉壞、表面鏡子損壞等,若涉及表芯壞,則需要用放大鏡檢查內部。

“以前維修鐘錶,維修費僅是2、3令吉,可是如今的維修人工費昂貴,一般都是數十令吉、數百甚至上千令吉不等,古董鐘錶則得由經驗老到的師傅維修才行。”

曾翔鵬自小對鐘錶結構深感興趣,在鐘錶維修業已有近60年的經驗。

鍾,還是老的耐!

曾翔鵬說,古老的牆上大鐘價格以往都只介於18至20令吉,如今物以稀為貴 ,“身價翻倍”,一個德國鍾價格可賣400至500令吉。

“這些德國鍾,每隔半個月或一個月上鏈一次,以前的古老德國鍾則一次上鏈可耐100天。”

他感嘆,由於如今已少有人會帶着古老時鐘上門維修,兒子曾添發 (47歲)因此對於維修舊款鐘錶仍無法上手,反而較擅長維修新款手錶。

憶起年輕時經營鐘錶生意,曾翔鵬形容可說是歷經風雨,當年在勞勿后街的店鋪前擺檔,過後再到夜市擺檔約30多年後才開設店鋪,有個固定的落腳處,讓顧客可輕易地找上門。

“不過,如今市場淡靜,手錶銷售生意難做,唯有靠維修手藝撐過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新冠肺炎疫情反覆,政府應該重新收緊管制令嗎?
新冠肺炎疫情反覆,政府應該重新收緊管制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