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钟”爱一生 曾翔鹏60年钟表维修手艺 传儿子 | 东海岸人 - 中国报 EC ChinaPress

《我的故事》“钟”爱一生 曾翔鹏60年钟表维修手艺 传儿子

报导:徐可丽



(劳勿27日讯)自小对钟表结构深感兴趣的曾翔鹏,将毕生精神都放在钟表维修业,更将手艺传授给儿子,希望随着钟表老师傅一个接着一个“离开” 后,仍有新血支撑着整个行业,不让它没落。

走进曾翔鹏在劳勿大街经营的曾氏钟表小店,仍可看到多个古色古香的古董时钟,当中还有上百年的德国出产大钟,让人怀念。访谈间他也秀出顾客送修后却没再回头领取的古董手表及陀表,每个都是历经岁月的“无价宝”。


古老的大钟,如今物以稀为贵,价格不菲。

其实,随着科技的发达,市面上充斥着不少价廉物美的手表,当手表坏了,就丢掉再买新的手表,因此其钟表销售及维修生意,已大不如前,不过依然选择与儿子坚守在此行业,让顾客能轻易将他们具有纪念价值或价格不菲的手表送修。

82岁高龄的曾翔鹏,18岁时就拜师学艺,大概花个两三年才能掌握维修钟表的功夫,而如今已有近60年经验的他,在一看钟表内部引擎,就可轻易得知毛病在哪儿,有时还得自行DIY地以接驳或修剪零件方式,进行维修。

“以前的古董腕表以手动上链操作为主,这类手表较为保值耐用,一般上名牌古董腕表的零件都不难找,反而新一代的手表零件都是以全套式来货,不能只取一部分,因此我需时得思考,该如何维修。”

曾翔鹏(左)将维修手表手艺传授给儿子曾添发 ,在劳勿一起经营钟表生意。

他说,手表坏的问题,普遍都是电池不足、扭转坏、表面镜子损坏等,若涉及表芯坏,则需要用放大镜检查内部。

“以前维修钟表,维修费仅是2、3令吉,可是如今的维修人工费昂贵,一般都是数十令吉、数百甚至上千令吉不等,古董钟表则得由经验老到的师傅维修才行。”

曾翔鹏自小对钟表结构深感兴趣,在钟表维修业已有近60年的经验。

钟,还是老的耐!

曾翔鹏说,古老的墙上大钟价格以往都只介于18至20令吉,如今物以稀为贵 ,“身价翻倍”,一个德国钟价格可卖400至500令吉。

“这些德国钟,每隔半个月或一个月上链一次,以前的古老德国钟则一次上链可耐100天。”

他感叹,由于如今已少有人会带着古老时钟上门维修,儿子曾添发 (47岁)因此对于维修旧款钟表仍无法上手,反而较擅长维修新款手表。

忆起年轻时经营钟表生意,曾翔鹏形容可说是历经风雨,当年在劳勿后街的店铺前摆档,过后再到夜市摆档约30多年后才开设店铺,有个固定的落脚处,让顾客可轻易地找上门。

“不过,如今市场淡静,手表销售生意难做,唯有靠维修手艺撑过来。”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政府应该重新收紧管制令吗?
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政府应该重新收紧管制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