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县署申请准证外卖 熟食业者 逆境拓商机-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向县署申请准证外卖 熟食业者 逆境拓商机-

2 月前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7日讯)穷则变,变则通,在管制期间,劳勿经营熟食业者,纷纷向县署申请准证外卖,在逆境中求存,以免坐以待毙!

事实证明,这种做法,虽然比之前加倍艰辛,但在目前的非常时期,无疑是另一种开拓商机的途径。

艳阳高照,赖进芳骑摩哆到处去送外卖。

《中国报》记者今日在劳勿抽样访问数位熟食业者,发现一个两极化的现象,即大部分业者申诉,在管制期间,因彭亨州政府规定不能堂食,也不能打包,只允许外送服务,导致生意普遍锐减50至70%。

不过,也有业者说,外送服务虽然比较麻烦,打包后必须亲自送到顾客的家或指定地点,为顾客提供无须外出也能获取食物的便利,营业额反而有增无减。

赖进芳向记者展示向劳勿县署申请到的外卖准证。

劳勿都赖路成功花园油条小贩郑运麟(57岁)坦承,上月18日开始,休息一星期后,女儿帮他上网促销油条、咸煎饼及“刀麻切 ”面条等产品,订单源源而来,应接不暇,营业额增加30%以上。

销量增加30%以上,郑运麟用大锅炸油条,应付顾客的需求。

他说,过去,他每周工作6天,目前缩短到4天,每天使用的面粉多达60公斤;最受欢迎的产品是全蛋“刀麻切 ”面条,很多市民都上网订购一、两公斤,煮给一家大小食用。

郑运麟在住家炸煎堆,以便打包后,外送到顾客指定的地点。

郑运麟说,他从事熟食业42年,向来都在劳勿数个早市及夜市场,现炸现卖上述产品。随着政府实施管制令,禁止堂食及打包,为了求存,只好在住家先制好各种产品,才载到预订的地点外送。

叶金华在住家制作客家红茶粿。

“当人人都好梦正浓的凌晨一时,我与妻子已起早摸黑,制作各种产品,以便赶在清晨5时,外送到顾客指定的地点,赚得是辛苦钱。”

 

 

 

劳勿同发阿龙杂饭档女东主叶子(30余岁)

 

管制令实施后,由于不能堂食,也不能打包,只能外送,生意已锐减70%。

休息一星期后,循长期顾客要求,恢复营业,但只能提供外送服务。

 

 

叶子(左)与员工李丽娟,准备打包饭菜,提供外送服务。

在目前的非常时期,经营熟食业者可说陷入两难的局面。做也难,不做也难,如果暂停营业,不但零收入,还须支付员工的薪水和租金。希望新冠肺炎疫情早日受到控制,业者也能恢复正常的作息。

劳勿新巴力乡村经济饭店东主赖进芳(40余岁):

由上月31日开始,州政府已禁止打包,只能外送。我们也配合政府为切断新冠肺炎病毒传播所作出的努力,只提供外送服务。

因人手不足,目前只外送饭菜给新巴力村民。而且,没另加收费。

目前天气异常炎热,骑摩哆到处去送外卖,找三餐并不容易。

 

劳勿新巴力传统客家茶粿东主叶金华(56岁):

 

我与家人制作传统客家茶粿已30多年,还是首次遇到新冠肺炎肆虐的可怕情况,也明暸政府为了阻止疫情扩散所实施的管制令。

忙碌惯了,管制初期休息6天,觉得浑身不自在,全身疼痛,只好继续营业,只是产品已从过去的六、七种,减少到4种,销量与收入也锐减50%。

坦白说,如果管制期28天不工作,还可勉强维持一家大小的生活。万一再延长2个星期,将难以支撑。

 

 

劳勿不一样食坊东主崔烈邦(53岁):

彭亨州政府规定由上月31日开始,不能打包,只能外送。在这段期间,营业额已锐减70%。

崔烈邦(右)与伙伴陈天赋,在店内酿苦瓜及辣椒。

幸好我们向来都有上网促销各种食品,让顾客上网订购,加上很快就找到一名华裔青年骑摩哆送外卖,还有一点小生意做。

由于收入也相应锐减,被迫拖延摊还房屋贷款及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