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 销量仅达往年10% 纸扎祭品求售无门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行动管制◢ 销量仅达往年10% 纸扎祭品求售无门

联合报导:孙萱玲、黄慧芬



(哥打峇魯、瓜拉登嘉楼3日讯)清明节首次遇上行动管制期,神料店早前引进的大批纸扎祭品求售无门,销量仅达往年的10%。

陈秋忠尽力整理已装好成一箱箱,但却无法卖出的纸扎祭品。

神料店商家陈秋忠与家人共同在唐人街经营的神料店,开业超过20年遇上前所未有状况,看着店内堆得满满的纸扎祭品乏人问津,只能空叹无耐。


他受询时告诉《中国报》,眼看疫情在年初已开始蔓延,该店今年供清明节专用的纸扎祭品订货量,已比往年减少一半,岂料情况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他说,我国延长行动管制期后,客户之前接获的许多订单都被减量,更多的是干脆退货,只选购一些可在家中焚烧的简单祭品和冥纸。

他指出,开业20余年来,就算是经济不景气也能勉强挺过来,因为祭祀先人的传统习俗不能少,基本的纸扎品如衣箱仍是不可或缺的。

他说,人们今年无法到先人坟前祭拜,一般的大型纸扎祭品已无用武之地,只有少数人依然可以在自家庭院焚烧。

“市区的居民多数以住在组屋或公寓为主,不方便也没有空间焚烧大件的纸扎祭品,所以很多货品都无法卖出。”

他披露,相比往年,今年的纸扎祭品销量仅有10%,大量货品都囤积在店内无人问津,神料商今年的情况堪虞。

他指出,一般神料店一年到头就是期昐着清明节的生意量,目前遭遇的空前情况,让商家特别伤脑筋,要如何去偿还拖欠的账单。

“向我们订货的可以无偿取消订单,但我们还是必须偿还订货金,货可以囤存但账单却是无法一再拖延的。”

一些家里有空间可焚烧祭品的市民,在家中进行祭拜先人仪式,依然会购买较大型的纸扎祭品。

纸扎祭品一经折封整理成一份一份供出售便再也无法还原,滞销情况下需要占据庞大空间收藏,让商家倍感苦恼。

陈秋忠指出,清明节纸扎祭品来货时是通过压缩方式运送,例如先人衣箱商家就必须再加工,拆卸后装箱并且粘好,里头再放进各式基本祭品。

他说,人们一般都是购买一个个现成的衣箱,再根据需求添加其他额外的祭品。

“很多衣箱都已拆封粘好,无法再还原,所以很占空间。”

他指出,即使可以留到明年再售卖,也要以塑料袋装好防尘,而且一定不能压扁,这才是让人头痛之事。

他说,顾客一般是订购配套比较多,基本是每套30令吉,但目前许多都直接退订了,而额外的祭品是更加难以售出。

“今年有一些特别的如三层楼的迷你别墅、盆菜和寿司拼盘等,原本都有人预订了,但是现在看情况非常不乐观。”

他指出,一般清明节扫墓的时间是前后10天,如果管制期在4月14日结束,还剩一天可以扫墓,若人民不合作,疫情无法好转的话,再度延长时就无计可施了。

已折好并且包装成一袋袋的冥纸,都是不能施压的纸扎品,非常占据空间。

哥市神料店东主施祖兴指出,顾客早前已订购了清明节祭品,因行动管制令而无法扫墓,被迫延迟领货或干脆取消订单。

他说,每年3月都有许多庙宇举办庆祝神诞活动,也都因为管制期而宣告取消。

“我之前有进了一些货,由于管制令也只有一半到货,现在还必须将货物囤着,如今店面都堆满很多货,根本无法销售。”

他说,管制期恰好遇上清明节,大家都无法外出扫墓,虽说清明节正日的前、后10天都可以扫墓,可是提早祭拜的人数也不多,所以采购祭品的人数也相对很少。

他指出,所幸他的神料店开在住宅区,所以方便毗邻的邻居购买,不过销量却仅有10%。

“虽然一些人心中难免会担心怠慢了先人,但是因为疫情告急,大家还是配合政府指示,留在家里祭拜祖先。”

行动管制令无法扫墓,一些顾客被迫延迟领货或干脆取消订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市场吹裁员风,你赞同公司以裁员方法应付经济困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