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头条】新条例打击.中国需求减 矿沙业 停摆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今日东海岸头条】新条例打击.中国需求减 矿沙业 停摆

本地矿沙业受新制度条例严管及新冠肺炎连串打击影响,被迫暂时停顿。

(关丹15日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持续扩散,导致中国市场因抗疫而需求放缓,使本已受新制度条例拖累的本地矿沙业,遭遇连串打击,雪上加霜。



彭亨作为出口铁沙州属之一,虽有丰富铁沙矿脉,却在希盟政府因对矿业开采准证与出口方面,制定不少新制度条例,对矿业造成一定程度的打击,包括业者面对采矿准证、出口准证、申办手续、高昂抵押金等压力。

希盟执政后21个月,本地不少小型矿区,因为作业及出口准证问题,作业方面只能咬牙苦撑,不料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作为铁沙最大收购国的中国封城抗疾,停止对外经贸活动,使到本地铁沙陷入有货无需求境地。


知情者说,新冠肺炎爆发至今,加上中国为抗疫而暂止船务进出境作业,短期内未有货船复航到来大马。

“原本出口量已减少,加上疫情恶化,整个矿沙业可说被迫暂时停顿。”

他说,许多中国货船返国后,不能再出航之外,外国船只也不得靠岸,形成供应链短期中断,所以疫情一日未稳定及获解决,矿业依旧维持停业状况。

知情者透露,疫情冲击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希盟政府执政的21个月,矿沙出口作业管制流程严格和为难,才是让矿业不断消沉的主因。

“早期矿业开采准证,可于有效期间内在相同县属内开矿作业,有效期分别是2年、3年或5年;但新条例,一张开采准证,只允许在同一个矿地活动,欲扩大矿地的业者,必须额外申请2至3张采矿准证。

“而且,从开采准证到出口准证,业者需额外准备数百万令吉的资本,作为申办准证等文件费用、作业抵押金,这并非所有矿沙业者所能承担。”

他说,现今换了政府,希望新政府能为矿业捎来佳讯,至少放宽现有新制度条例,让矿业重振起来,恢复生产及出口。

■载持不同出口准证铁沙
货船遭扣禁离境

知情者说,希盟政府执政后,实施严格的矿沙作业管制,让矿沙业者处于“捱打”劣势处境。

“曾有数名小型矿沙场业者,因为出口量较少,如常将铁沙集中售卖给相同的买家,并由买家委派货船入港运载矿沙,以节省运输费。”

他说,自从希盟政府执政后,新条例不允许同一艘货船运载持不同出口准证的铁沙,以致货船遭扣及禁止离境。

“这些举动是源自大马政府,导致船期延误而被罚延期费,作为卖家的矿场业者,无端端承担每日800美金(约3344令吉)额外船费。”

知情者也透露,目前,彭州约10家大型矿业公司,主要作业区以珍尼、武吉依班、乐芭、斯里再也、云冰及而连突为多。

“其他县区虽也有矿脉如立卑,但基于作业成本及运输便利,只有较靠近关丹港口的区域,有矿沙场在操作。”

Esperence Mining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拿督许汉新
■许多手续非必要
矿沙业新制度条例严管作业,产生许多不必要的手续与程序,如环保问题,即使花费大量资金和时间,也未必能取得实际效果,所以关键在于新制度。

目前本地铁矿价格和需求,不受疫情影响,反而产量不够应付本地钢厂需求。

只要一切资料完整,原产品矿物基本上申请出口证,都没有问题。

铁沙市场需求放缓,对矿业造成一定程度的打击,甚至停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期待新政府恢复东铁设在文冬吗?
你期待新政府恢复东铁设在文冬吗?

此投票已结束!投票期

14-03-2020 至 28-03-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