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头条】沦为反对党难兑现 希盟拨款 冻过水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今日东海岸头条】沦为反对党难兑现 希盟拨款 冻过水

沈春祥:早期答应拨款学校或社团,都已全数交出。

(关丹、劳勿、文德甲、直凉8日讯)换政府,人民代议士年度拨款如何是好?



面对政治大变天,希盟崩盘,一夜间改变政治生态,面对人民代议士不再是在朝,给予社会团体与学校的拨款大受影响,开始进入遥遥无期的等待。

本报记者走访各地人民代议士,他们无奈表示,中央政权易主,希望联盟国州议员的拨款被冻结,之前答应给社团、学校等的拨款遥遥无期。


劳勿区国会议员兼前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祖布里,任职期间拥有副部长一年400万令吉的拨款,供推行各项工程及社会福利,而联邦政府也提供一年25万令吉拨款给希盟州议员,进行地方上服务,惟一切拨款在政变第二天后被冻结。

东姑祖布里说,在拨款冻结之前已批准的拨款,会照旧拨给受惠单位,包括目前有数张拨款支票,准备移交出去,至于接近政变前所答应的拨款,如今无法兑现。

“但无法兑现的拨款承诺并不多,涉及单位包括学校、社团、人民的援助金等。”

他强调,早前中央政府批下的300万令吉,供各项短期治水工程费用并不受影响,当中一些工程也已在进行中,至于耗资2000万令吉拨款的水供提升工程,则有待新政府决定是否依旧要招标进行工程。

他笑言,尽管没有大笔拨款在手,但碰上急需要资金援助的单位或人民,他也会自讨腰包赞助经费,但款项就不会再是上千或上万令吉。”

他促请民众耐心等候整个局势的演变,并有信心希盟能重夺中央执政权。

此外,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说,在政变前刚答应的学校、社团、学生组织共近万令吉的拨款,将会受影响。

“我每年都有制度化拨款3000令吉给选区内8所华小,不过还未来得及发放今年度的拨款,如今泡汤,令人遗憾。”

■文德甲

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说,目前希盟暂处于反对党的角色,州议员的全年拨款也被迫喊停。

他说,早前他答应社团的拨款,尚未获得款项,在变天的情况下,逼不得已终止。

他说,希盟执政中央期间,国州议员皆获得中央政府的拨款,作为选区提升民生或社团学校活动经费的款项。

“全年获得拨款的社团组织相当多,我们致力给予民间团体最大的支持,让他们更有效的服务社会。”

“我也动用拨款作为提升社区基本设施的款项,如文德甲新村维修沟渠等,让这些民生问题能尽快解决。”

他说,尽管州议员的拨款被冻结,他深信所有希盟国州议员仍会继续做好本分,服务人民的精神及工作不受影响,服务效率有增无减。

■直凉

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坦承,过去2年来,无论是个人或是服务中心都有接到大量的申请拨款信件,她也有不少拨款是口头承诺,如今中央政府变天,在没有中央支持之下,上述承诺可能需时间兑现。

她说,该些承诺中,有的是贫困家庭申请信,另一部分是社团和教育单位。

“目前可以做的是,向承诺过的单位斟酌,或减少拨款数额,或延迟拨款。”

她说,她可能会在近期内与区部和各支部内部讨论,寻求解决该些承诺的办法。

■关丹:

大马政局变天,希盟议员于早期答应学校或社团的拨款虽大多数已拨出,而申请中的拨款,被逼无期限等待。

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李健聪说,政变前答应的拨款及已获批准的拨款都已拨出,只有少数正在申请中的拨款则无法兑现。

“由于申请拨款须要2、3星期时间处理,基于目前系统已被停止,因此有些刚申请拨款的学校及社团无法获得,但倘若支票已经开出,意味着拨款依然有效,我们也会在近期内陆续通知有关人士,尽快处理。”

“我明白及了解,正在等待拨款的单位对于无法获得拨款而感到失望的心情,希望民众谅解。”

他说,如有疑问,请到士满慕服务中心询问,他强调,最重要能帮助人民。

另一方面,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说,虽然正在申请中的拨款计划已全数喊“停”,惟早期所答应拨款学校或社团,都已全数交到有关单位及团体。

“目前,在政变前申请的拨款都已喊停,惟早前答应的拨款,都已全数拨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政府宣布的经济振兴配套,你有受惠吗?
政府宣布的经济振兴配套,你有受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