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头条】◤武汉肺炎◢旅客纷要求退团索款 旅行社 退 怕了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今日东海岸头条】◤武汉肺炎◢旅客纷要求退团索款 旅行社 退 怕了

(关丹、文冬26日讯)“武汉肺炎”闹到今日,旅游界尚未从早前“反送中”风波中喘过气来,现又陷入另一轮“退团退款”打击,旅行社业者苦恼自知。



本于春节后,迈入3月份是旅游旺季的开始,现如今却受到武汉肺炎疫情拖累,许多本已敲定出游行程的旅客,为了人身安全起见,纷纷要求退团索款。

身为中介人的旅行社,在面对顾客要求退团后,不得不采取应付对策,包括建议顾客考虑改期延后出行,或者是非疫区的国家,行程如期出发。


中国爆发武汉肺炎疫情后,旅游界也因掀起退团热而大受影响。
中国爆发武汉肺炎疫情后,旅游界也因掀起退团热而大受影响。

不可能100%退款

受访旅行社业者无奈说,一旦报名及签订旅行团合约,都是受到一定的条款细节限制,并不是提早退团就能100%索回团费,这当中尚有许多退团手续得完成和赔偿。

他们说,团员不论任何时候要求退团,只要不是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疫情国家,国与国之间出现禁止进出境政策,或是航空公司取消相关航线或航班,退团人士都很难索回全数团费。

“任何一个旅团行程敲定时,旅行社与景点地陪、酒店、交通接待等业者都已做好合作沟通,并且支付一定的抵押金供预约行程,所以一旦有人退团,所造成的手续费用,自然成了单方面要求退团者负起的责任,这是常规。”

“而且这与政府明文规定停止进出境,相等于整团行程都被取消的状况不同,希望参团旅客理解。”

他们无奈说,有些旅客喊退团后,坚持100%索款,实是在为难旅行社,有者甚至指控业者“私吞团费”或告上消费人仲裁庭,使业者只能“哑子吃黄莲”。

“为了让顾客厘清情况,我们(旅行社)只能尽量给予详细解释,希望顾客能明白我们也是‘疫情’受害者,能互相谅解。”

国人因担心武汉肺炎疫情,纷纷选择短期内避免出国旅游,以减少到旅客拥挤之处。
国人因担心武汉肺炎疫情,纷纷选择短期内避免出国旅游,以减少到旅客拥挤之处。

欧洲团将延期

关丹Holiday Tour旅行社分行经理古雪慧说,目前要求退团者约有50%,除了中国、日本及邮轮团因疫情影响而宣布取消,包括有10余名关丹及吉隆坡顾客参加的台湾豪华邮轮旅游,在此情况下,受影响团员是可获全额退款。

“此外,公司也因有不少近期将出团泰国、欧洲等国家的行程,应团员要求延期出行而得重新安排。”

她说,只有完全取消行程和受航空公司停飞影响的旅团,才能获得100%退团款,若是旅客单方面退团,是需支付一定手续费和赔偿抵押金, 包括机票抵押金,这是难免的。

“但做为中介人,公司还是会尽所能站在顾客做出争取,希望退团损失能减至最低。”

古雪慧:单方面退团,得支付一定手续费和赔偿抵押金,包括机票抵押金。
古雪慧:单方面退团,得支付一定手续费和赔偿抵押金,包括机票抵押金。

退款争议不断

关丹勤星旅游BR Tour董事经理拿督李勇祥说,退团索款已成了旅行社是疲于应付的状况,毕竟以目前的疫情发展趋势,很多客户在未来6至9个月内都不敢随意出国,这也引起许多退团问题和可能产生的纠纷,尤其是全数退款争议。

首当其冲的旅游业,除了得时刻跟进疫情发展,还得应付各色各样的顾客要求、误解及指责,基于客户至上的作业精神,我们(旅行社)会一再向客户解释,正确的退团操作标准,很多情况是不可能凭“讲人情”、逐样退款或是提早通知,就能合情合理的强行取得100%退团费。

他说,即使访中国团取消行程及可获退团,航空公司也需分阶段处理机票退款,平均需要48至60天,而且这只限中国团,其他国家机票是不受理,主要是往返其他国家航线是如常作业,并非被航空公司取消。

“即使延期出发,团员也可能被要求补足机票差价等额外费用,而且旅行社购买的团体票仅能以延期或更改航班替代,无现金退款待遇,与个人票条款待遇有差别。”

“现今,90%的顾客取消出游行程,余者因出发时间未到而抱持观望。”

李勇祥:退团索款已成了旅行社是疲于应付的状况,尤其全数退款争议。
李勇祥:退团索款已成了旅行社是疲于应付的状况,尤其全数退款争议。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政府宣布的经济振兴配套,你有受惠吗?
政府宣布的经济振兴配套,你有受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