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傅自行鑽研製作逾半世紀 手工紙紮品 買少見少 | 東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老師傅自行鑽研製作逾半世紀 手工紙紮品 買少見少

江觀棋需要耗時3天,製作每頭7尺高的紙紮馬。
純手工製作的紙紮豪華轎車。

(勞勿25日訊)農曆新年剛結束,紙紮品製作老師傅已埋頭趕工製作各種手工紙紮祭品,以應付來臨各神誕慶典的拜祭需求。



如今,傳統純手工紙紮祭品已買少見少,市面上多以中國進口的機械製作祭品為主,但勞勿雙溪內福興神料店東主江觀棋(73歲),堅持以手工製作,希望這傳統手工藝術,能繼續流傳下去。

蔡佛娣為丈夫編織好的紙紮馬架構,進行包紮。

由於手工紙紮品極為花時,江觀棋在妻子及孫子的幫忙下製作,訂單客源也以附近地區的神廟為主。


經營神料店已有52年的他笑言,年輕時在吉隆坡某家紙紮店當學徒,曾以香煙企圖“收買”師傅的心,要求他傳授紙紮手藝不果,唯有邊做邊“偷師”,在無師自通下,自行鑽研製作方式。

江觀棋在自家神料店前席地而坐,手工製作紙紮品。

他說,儘管手工紙紮品價格比機械製作的祭品更高,但質量及美觀度都比較好,最重要是師傅們費盡精神及心思,做好每個紙紮品。

“別小看這些紙紮品,它們的原料價格不便宜,主要材料為亞答,需通過原住民取得,每支10尺長的亞答為1令吉,另還得購買日本進口的砂紙,還有包紮的顏色紙。”

江觀棋熟能生巧,外人看似複雜的大型紙紮屋,他僅需一天多的時間就能完成,另還有紙紮公仔、紙紮車、紙紮銀山及金山,較耗時的反而是紙紮馬。

“製作一頭7尺高的紙紮馬,需要3天時間,繁雜之處為設定它的形狀,每個曲線及水平線都得拿捏準確,否則將變成‘走形’的紙紮馬。”

他也說,紙紮馬栩栩如生,且以亞答作為骨架,十分堅固,小童坐上去也不成問題。

江觀棋展示他用一天時間製作的紙紮屋。

■為免失傳 手藝傳孫子

為免手藝失傳,老師傅江觀棋將紙紮品製作手藝傳承給孫子。

江觀棋認為,只要有興趣及肯花心思,此手藝並不難學,如今孫子從幫忙製作紙紮品中學習,希望他掌握技巧後,日後可繼續進行紙紮品手藝。

他說,其太太蔡佛娣(69歲)則負責包紮工作,即完成以亞答編織的造型後,由妻子用白紙包紮成底後,在包紮相對的顏色紙。

此外,他說,馬來西亞還能保留在普度期間,焚燒各種紙紮品拜祭文化,是難能可貴的事,許多國家,如台灣、新加坡如今已少見。

“儘管人們如今都強調減少焚燒,提倡環保,但此拜祭文化依然保存得很好,我每年接獲的紙紮品預訂量都保持,所以每年數月都得提早製作,否則趕不及出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市場吹裁員風,你贊同公司以裁員方法應付經濟困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