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吉胆是蓄水区 专家:不宜存稀土废料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武吉吉胆是蓄水区 专家:不宜存稀土废料



(关丹12日讯)水质专家兼大马工艺大学退休教授玛克达莫哈末说,关丹武吉吉胆是蓄水区,有很多小溪支流,溪水最终流到关丹河,应自动丧失成为稀土永久废料储存槽设施(PDF)地点资格。

他今早随同拯救大马委员会组团实地勘察武吉吉胆环境后,发现该区不仅属于蓄水区,也位处衔接关丹河哥拔抽水站的尧河上游,一旦成为储存槽,关丹市生水来源必会受到污染威胁。


“从这一点,吉胆就应自动丧失可建议高风险设施的先决条件,作为关丹县60%生水来源的上游蓄水区,水质污染风险很高,所以此设施完全不适合建在此区。”

同行的尚有委员会主席陈文德、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行动党雪州双溪比力区州议员刘天球、关丹国会议员特助许殷瑜、绿色盛会副主席潘家耀等。

武吉吉胆(下方)及武吉谷虽被道路分界,却由一条溪流衔接起来。
武吉吉胆(下方)及武吉谷虽被道路分界,却由一条溪流衔接起来。

去年退休的玛克达说,从水质专业而言,该处溪水可应付一村人的需水量。

“若是衔接小溪的尧河是在哥拔抽水站下游,或许建设储存槽还能被接受,但现在却是在哥拔抽水站上游,就万万不可。”

玛克达强调,不论储存槽会建在武吉吉胆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其污染水质的风险,不得不防。

“目前我们只知建议是指武吉吉胆,若有更详细的地点位置,我们能提供更完整的考察建议,目前我们只能凭整个区域的小溪支流分布,提出客观及附近水质条件的看法。”

众人随后也将往大马莱纳斯在武吉谷土展区,进行稀土废料土地改良剂“ Condisoil”种植计划区,观看已指失败的园地,发现园地后方寸草不生。

玛克达(右)认为拥有溪流的地区,自动丧失成为高风险废料储存地资格。
玛克达(右)认为拥有溪流的地区,自动丧失成为高风险废料储存地资格。

专家指武吉吉胆是蓄水区

莱纳斯:没数据支持

(关丹12日讯)大马莱纳斯公司指关丹武吉吉胆被水质专家宣称是蓄水区,并没有任何数据支持。

该公司今午发文告,针对水质专家兼大马工艺大学退休教授玛克达莫哈末今早随同拯救大马委员会组团实地勘察武吉吉胆环境,指关丹武吉吉胆是蓄水区,应自动丧失成为稀土永久废料储存槽设施(PDF)地点资格一事,如是回应。

文告中重申获彭亨州政府同意及允许建设永通废料储存槽的关丹武吉吉胆,是经过专家详细研查后所选择的地点,包括地形、地质、水文和水文地质。

文告说,公司挑选的地点,是依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建议,并获原子能执照局认可,研究团队在收集大量数据后,确认该区绝不是蓄水区。

文告也说,反莱纳斯分子经常做出无根据指控,包括针对地下水污染的指控,都被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和环境部(MESTECC),以及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等证明是错误的。

该文告也指,将会继续履行对大马和大马人民的承诺,彭州政府给予的允许建设稀土永久废料储存槽设施(PDF),是公司可再获得延长营运执照的条件之一。

“所有建立设施工作,将依据国际准则和法规要求,展开进一步的工作,并将依据计划进展,向公众公开更多信息。”

传被允许考虑建稀土废料永久储存槽的关丹武吉吉胆鸟瞰图。
传被允许考虑建稀土废料永久储存槽的关丹武吉吉胆鸟瞰图。

陈文德:建设计划应具体些

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指出,莱纳斯公司应清楚指出建议设立永久废料储存槽地点,到底整体设施占地范围多大、建设计划,而不是含糊其辞。

他说,莱纳斯有责任及义务,更透明地交待有关储存槽计划,让大众能够清楚,甚至进行实地的研考和回应意见。

“武吉吉胆占地200公顷,莱纳斯不可能占用整幅区域,也不该让人们猜测。”

陈文德也说,莱纳斯延长营运执照期限下月届满,不希望政府因莱纳斯为满足所订条件而提出的地点建议,获州政府允许考虑,就获延长。

他也认为莱纳斯早前否认武吉吉胆是蓄水区,这是不正确的。

关丹武吉吉胆靠近大路的其中一个小溪,成了考察地区。
关丹武吉吉胆靠近大路的其中一个小溪,成了考察地区。

沈春祥:百年后溢漏风险谁承担

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说,武汉肺炎突爆发,所带来的杀伤力及破坏程度,应成为大家的借镜和警示。

“一种疫病的爆发,就能带来如此大的杀伤力,更何况是具放射性高风险的废料处置方式。”

他认为储存槽底部的钢骨洋灰墙,可耐约100年,但稀土料废料半衰期可达140亿年,在首100年后,储存槽辐射性废料溢漏风险谁承担。

他说,不论是储存槽或是稀土提炼厂,若不撤离关丹、撤离大马,未来将有更多外资止步大马,相反的,若是撤离,将有更多外资进来。

“希盟政府勿做得不偿失的决定,也希望在位部长清醒,关怀莱纳斯、保护人民,遵守希盟竞选宣言第39条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诺言。”

沈春祥说,他将向彭亨大学索取稀土废料土地改良剂“Condisoil”种植研究计划报告,以了解计划失败原因。

沈春祥(右起)、刘天球及玛克达出示关丹武吉吉胆的位置图。
沈春祥(右起)、刘天球及玛克达出示关丹武吉吉胆的位置图。

刘天球:莱纳斯应撤离大马

行动党雪州双溪比力区州议员刘天球指出,身为大马人,他坚决坚持莱纳斯稀土厂应撤离大马,返回澳州的立场。

“大马没有沙漠区域,相等于没有可安全建设储存槽的地方,也同样存有污染地下水质的风险,不如西澳拥有沙漠区域,可满足稀土厂设储存槽的需求。”

他亲眼到武吉吉胆有的是溪流,不符合建设先决条件,彭州政府应取消允许考虑的建议。

“若州政府坚持一意孤行,不排除如拯救大马委员会等非政府组织,会采取司法诉讼行动,向政府讨公道及中止此决定。”

“人命比金钱利益更为重要,我们不认为需要此类高风险及危害性命健康的工业投资。”

他会续关注此事,也希望大众了解真实情况。

陈文德(左4)向众人解说抽地下水设备用途。
陈文德(左4)向众人解说抽地下水设备用途。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武汉肺炎持续扩散,你会大量抢购口罩及洗手液吗?
武汉肺炎持续扩散,你会大量抢购口罩及洗手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