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继承殡葬业 悟出大道理 罗家姐妹更珍惜生命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我的故事】继承殡葬业 悟出大道理 罗家姐妹更珍惜生命

24小时待命



(哥打峇鲁11日讯)殡葬业是较冷门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罗家年轻两姐妹,却在万绿丛中一点红,接手家族生意,不畏惧成为第2代掌舵人,从中悟出人生的大小道理。

殡葬业向来予人的印象,即有一定年纪的大叔们,协助逝者的家属打点丧礼,姐姐罗楹莹(27岁)和妹妹罗紫敏(22岁)欣然继承父亲罗明瑞的哥打峇鲁殡葬行业。


华人殡葬风俗里,至今仍流传一些禁忌,包括棺木上的传统遮阳伞,且不同籍贯的人处理往生者后事,也有不同禁忌。

 

罗楹莹在22岁时接手家族生意,她受访时说,虽然需要经常接触尸体,惟殡葬这行业一点都“不恐怖”,反而让她对生命有另种看法。

“死亡让我更重视自己的生命,每一天都要充实且有意义的活着,要感恩活着,感恩每一天相处的人、事、物。

她说,事殡葬行业需24小时待命,一年365天永远没假期,因为,她们不知道何时会接到案子。

“有时参加婚宴半途就得离席;有时兴高采烈打扮要出门逛街,一通电话就必须换装;有时半夜三更,也要爬起床工作。”

她说,因为职业的关系,选择的对象必须能够接受她从事这个行业,陪伴另一伴的时间也比较少。

部分人认为殡葬业是夕阳行业,希望女儿有更好的前途,不希望孩子日后失去社交圈子、没有同龄朋友、找不到丈夫,惟罗妈妈不反对女儿投身这个行业,罗楹莹说,由于父亲罗明瑞白手兴家,打下殡葬行业的“江山”,母亲自然不会反对女儿继承此行业。

殡葬业是较冷门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

 

 

死亡 也是重生

工作让罗楹莹看透生命的真谛!

罗楹莹侃侃而谈工作经历时说,她曾处理过一单英年早逝者,死者年幼的孩子们围绕在棺木旁问她,为什么你们要把爸爸关在里面?为什么爸爸还不醒来;为什么爸爸不会起来等问题。

“我模仿电视剧的回答说,爸爸不会醒来了,他以后会在天上看着你们,当你们想爸爸时,就望着天上的星星,爸爸在天上变成星星一直看着陪着你们。”

“其中比较年长的女儿则突然说道,你骗人!他们告诉我爸爸已经没有了,不会再回来了,我们已经没有爸爸了…!”

“我听到小女孩这么说,顿时无言,觉得很鼻酸。”

她提到未足月女婴儿夭折,当她抱着她冰冷只有手掌大的小身板,握着那冰冷的小手,为她换上一身粉红衣裳时,我忍不住鼻酸含泪。

“女婴的妈妈是何等的心痛,颤抖着含笑泪别十月怀胎,相处不到3天时间,仍坚持送葬的心情。”

她认为,死亡不应该是人生最后一天,因为,出世与死亡是同一件 事“重生”。

 

罗楹莹(左2)及罗紫敏(右2)继承家父生意,用自己的爱心和双手,让逝者体面而有尊严地走进另一个世界。

 

 

罗紫敏:殡葬业有意义 不可怕

妹妹罗紫敏说,自幼受到父亲的耳染目濡,让她觉得殡葬业是很有意义的工作,人生受到启发。

“初始接触感觉很奇妙且有点害怕,甚至会担心晚上睡不好,吃不下饭,及不敢一个人独处。其实不然,我每个晚上睡得很安稳,人也更加开朗,对生命看开许多。”

她也披露,早期她有学习化妆技巧,有时候也为逝者装扮,让逝者带着尊严上路。

“我看见逝者第一眼,脑海里必须马上构造出,适合逝者的妆容。为逝者化妆,没有一定的先后顺序,完全靠个人技术。”

她说,难化的妆容就是逝者的皮肤不上色,不过她会选用比较有品牌的化妆品。

她说,面对每位逝者都有着不同的感受,有遗憾、惋惜、释然等。

“遗憾因为逝者在貌美年轻时离开,惋惜因为经常出现在我身边的人,如今却变成冷冰冰尸体,释然是听见逝者的家属诉说着,逝者在抵抗病魔的过程中是多么的艰辛,如今解脱,也是一种释然。”

罗紫敏:太多的生离死别,让世人更懂得快乐和珍惜与在生者当下的日子。

 

 

失去致亲 叫人心酸

罗紫敏说,让她感到最心酸的案子,即一名为父者病逝,留下深爱着的妻子及3名孩子。至亲在送逝者灵柩上车时,遗孀紧紧抓住她,脸深深的依靠在她的肩膀上,她拥抱着遗孀。

“当下感觉到遗孀的心痛、无助和不舍。爱妻对逝者说,她照顾好孩子,下辈子再做夫妻。看到这一幕,我感受到心痛。”

她认为,一定要珍惜眼前人,因为一旦失去,留下来的只有无止境的伤心。

“从事殡葬业让我看人情冷暖。但,当我看见家属欣慰的表情,心里更有满足与成就感。”

家父罗明瑞指导家属向逝者进行最后一次的敬拜。

 

灵桌上的水果是供奉逝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觉得大马椰浆饭好吃吗?
你觉得大马椰浆饭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