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因素冲击.裁缝店锐减 洋服业 走向夕阳 | 东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3因素冲击.裁缝店锐减 洋服业 走向夕阳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14日讯)随着超市及成衣店林立,加上近年来网购成风,劳勿男装裁缝店已由全盛时期的七、八间,锐减到目前的两、三间,沦为夕阳行业。

劳勿国泰洋服东主李冰(83岁)今日受访时透露,他在上世纪的1950年,就开始在劳勿市区开设裁缝店,缝制男装成衣及长裤,至今已超过一个甲子。


郑金麟展示亲手缝制的其中一件大衣。

他说,在长达60多年的裁缝生涯中,生意最好的全盛时期,是上世纪的1980年代。当年,橡胶及油棕价格挺秀,市民购买力强,在农历新年及开斋节前三、四个月,订单源源而来,应接不暇。

“当年,我的伙计多达十余人,目前只剩下一人。加上近年来大批由中国入口的廉价成衣及长裤充斥市场,及年轻一代不欲接手等因素,都为这个行业带来很大冲击。”

 

郑金麟全神贯注,剪裁一条长裤。

劳勿文雅洋服东主郑金麟(49岁)指出,男装裁缝业靠手艺吃饭,时间冗长,傍晚6时下班后,还须关起门来继续工作至凌晨3时才回家。
他说,目前仅有的两、三位男装裁缝师如果退休,年轻一代又不感兴趣,这个行业可能会面对后继无人的困境。

曾木金展示亲手缝制的系列上衣。

“我从事裁缝业超过30年,目前行情异常淡静,这个中秋节,完全没接到华裔订单;庆幸每逢农历新年及开斋节前三、四个月,有订单,加上部分华团及政府部门常来订制制服,还有生意做,勉强可以维持一家大小的生活开销。”

郑金麟认为,网购多是女装及童装,对男装裁缝业的生意影响不大。反而由中国入口的廉价成衣及长裤,每件只售三、四十令吉,对选用上等布料及传统手艺缝制的男装裁缝业,带来严重冲击。

在全彭各悬,目前只有2名华裔裁缝师,获得警方认证,可以为警察缝制制服。

曾木金在专心缝制一条长裤。

劳勿积罗美艺洋服店东主曾木金(62岁)受访时透露,其中一名华裔裁缝师在文德甲,另一名就是他本人。

李冰聚精会神在缝制一件童装,非常专业。

他说,他是在2013年,在当警察的朋友推荐下,获得这项认证;此外,他也为劳勿县议会职员缝制制服。

曾木金指出,1983年,他在积罗新村开设洋服店,缝制男装成衣及长裤,至今已超过30年,也是村内目前硕果仅存的一间洋服店。

他说,2名儿子大学毕业后,都在首都任职,无意继承衣砵。因此,如果日后退休,将后继无人,成为村内没落的行业。

“若与20多年前,每逢农历新年及开斋节前两、三个月,订单应接不暇,必须找数名助手帮忙比较,目前的生意非常淡静,可说好景不再。”

 

劳勿钟表店东主郑荣华(30余岁):

我曾在男装裁缝店订制一件大衣,以便在隆重的场合穿,手工很好,价格公道,又耐穿,很满意。

平时穿的衣裤,多在超市及成衣店购买,试穿时觉得舒服、适合和好看就买下来;也曾贪爽上网购买成衣,不过,并不合身,就不再网购。

劳勿饭店助手李光耀(18岁):

李光耀:平时穿的衣裤,都在成衣店购买。

我没网购衣裤,也没上传统男装裁缝店订制,平时穿的衣裤,都在劳勿的成衣店,或到吉隆坡度假时购买,一件成衣或一条长裤,只售三、四十令吉,很公道,又耐穿。

劳勿客家公会青年团团长刘家良(39岁):

我没网购,也没上传统男装裁缝店订制衣裤。而是趁到外地,尤其是吉隆坡度假,逛霸市时,看到有适合,才顺便购买。

有时年终假期逛霸市,会遇上名牌衣裤大减价抛售,有者折扣高达70%,看到有适合的,就一次过买几件,放在衣橱慢慢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有意根据民意重启GST,你赞同重启GST吗?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有意根据民意重启GST,你赞同重启GST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