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沙破坏水质.下游浑浊不堪 清澈溪水 变了样!( 有视频 )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挖沙破坏水质.下游浑浊不堪 清澈溪水 变了样!( 有视频 )

    (文冬4日讯)源自文冬“马蛟山”(Gunung Rajah)顺流而下的山溪水,原是清澈见底,近年来疑是在山脚处靠近暹猛山林的挖沙活动所致,下游河流变得浑浊不堪,不禁让人担忧污水将进一步影响整个支流的水源品质。



    东姑祖布里(左起)、李政贤、黄德,在现场向一名沙场管工询问详情。

    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在接到投报后,今早偕同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祖布里,以及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前往该处附近唯一的挖沙地点查看,相信沙场排出的黄泥水,就是文冬河变黄的关键。

    大量黄泥水积留在沉淀池,随着水管排进附近的河流。

    这也是3人时隔一年再次到该地点调查,黄德形容,此次河水的浑浊程度,比他们首次到该处沙场视察的情况更糟糕,而且整个地形已被挖得满目疮痍,到处窟窿和深洞,显见大自然环境已被破坏。

    业者大规模挖沙后,附近土地和环境变得凹凸不平。

    东姑祖布里也对眼前的情况感到惊愕,他提醒说,虽然土地管辖是州政府权限,但沙场运作,包括准证则由中央政府监管,任何违反准证条例的行为,其部门都有权展开对付行动。

    不过由于沙场业者没在今早的突击行动中现身,因此他需向土地局瞭解业者是否持有准证或违例后,才能进一步採取行动。

    他强调,政府没有为难挖沙业者,但条件是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过度或没有节制的行为将破坏环境与污染河流,同时政府也被迫支付高昂的费用来确保滤水站正常运作。

    一名环保系教授,在沙场使用无人机航拍整个环境。

    此外,他根据经验说,挖沙业一年估计可带来30万的税收,但政府在维修道路的成本上,就需花费每公里上百万令吉,而且恢復环境与河流的工作和时间更是“昂贵”,因此他希望政府和挖沙业者在该领域协调,取得双赢立场。

    ■冀政商配合保大自然

    众人发现一处沉淀池的黄泥水,直接随着水管排出文冬河。

    黄德也说,文冬的好山好水是吸引投资和游客的卖点,他希望中央、州政府及各别发展商在保护环境的课题上能互相配合,继续监督文冬四周的自然生态,确保山河永不变色。

    他认为,政府从发展商那里获得的税收,和预期的未来收益,是无法和后代人的生活环境与健康相提并论的。

    黄德(前)与众领袖突击一处沙场,对污染环境的作业深感痛心。

    “当然我们不会一味惩罚,而是给予机会改进和劝告,但如果情况没有改善,政府需要採取强硬的手段,对破坏环境保持零容忍的态度。”

    李政贤也惊讶今早突击的挖沙场,竟造成比2年多前,在玻璃口河附近揭发污染问题更为严重。

    “我将把这课题带入州议会讨论,据理力争促使执法单位採取具体行动,来对付任何违反标准作业程序,或无牌运作的挖沙场。”

    处于挖沙场上游的同一支流,河水依然清澈见底。

    他也说,玻璃口母亲河过去同样被挖沙业影响,经过各造反映和争取,挖沙执照终在509大选后被吊销,河水重新变得清澈起来。


    摄影:李枝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