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边种植 顽童偷采 油柑仔 新村人零食    | 东海岸人 - 中国报 EC ChinaPress

屋边种植 顽童偷采 油柑仔 新村人零食   



报导:和观娣,摄影:刘观发

(劳勿11日讯)在上世纪的1960年代,物资匮乏,俗称“菜园屋”的新村板屋,很多村民都在屋边种一、两棵油柑仔树,结果累累时,就成为村内顽童偷采的“零食”。


当年,市民多用盐渗水泡浸油柑仔一晚,翌日淋上糖水,即可食用;也有人将刚采下的油柑仔,沾上黑酱油、白糖及指天椒一起食用。

劳勿金门花园一名居民在屋外种植的油柑仔树,结果累累,非常吸睛。

《中国报》记者今日在劳勿抽样访问数位乐龄市民,提到油柑仔时,他们异口同声说,童年时家境贫穷,不论是自家种的或邻家种的油柑仔,每逢果子成熟时,都会成为顽童垂涎的“美食”。

他们坦承,来自新村的乐龄市民,不论男女,很多在童年或少年时,都有偷采油柑仔“解馋”的经验。

 

侯慧芳在张彩君(左2起)及郑月清2位好友陪同下受访。

一名事业有成的市民透露,在1960年代,他才十一、二岁,因偷采邻家的油柑仔,被邻居上门来投诉,父亲在恼怒之下,用藤鞭狼狼的打了他屁股多下,虽然已事隔数十年,至今仍记忆犹新。

劳勿双溪内小园主杨官福(62岁)透露,先父杨留民,生前当冰水及生果小贩超过50年,从小就看过父亲如何向华巫印三大民族收购油柑仔,腌制出售的过程。

他说,父亲将收购到的油柑仔,用盐渗水泡浸一晚,翌日捞起沥干再淋上糖水,即可出售。用椰骨串成一串约30粒,才卖5仙,一包约60粒则卖20仙, 父亲主外,母亲主内,两人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才养大10名兄弟姐妹。

 

油柑仔果实晶莹剔透,犹如粉黄宝石,令人赞叹造物者的神奇。

“父亲在劳勿马华体育馆下面的冰水摊当小贩超过50年,他老人家腌制油柑仔、木瓜、芒果及蕃石榴的功夫熟练,很多乐龄市民都品尝过。”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EC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希盟政府批准莱纳斯厂继续运作,你认为该厂应该:
希盟政府批准莱纳斯厂继续运作,你认为该厂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