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东海岸头条】胶价不稳.胶工退休.财团购地树胶业求生机(有视频) - 中国报 Eastcoast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今日东海岸头条】胶价不稳.胶工退休.财团购地树胶业求生机(有视频)

    报导:李枝聪



    (文冬27日讯)树胶业难以回勇?
    大马树胶业者经历过“跌宕起伏”的价钱拉锯战,在不少胶工退休、财团进驻购地的影响下,曾在文冬市区路段大量涌现的树胶收购站,目前面临著门可罗雀,甚至“关门大吉”厄运。

    https://www.dailymotion.com/video/x74veiq

    在树胶业蓬勃时期,文冬都赖路和吉隆坡路等靠近市区的收购站密集林立,现则近乎绝迹。反观郊外地区从加叻小镇至文积新村,沿途至今仍保留著许多树胶收购站,微妙反映出市区和郊外割胶人数的概况。

    随著文冬县近年的发展机遇,变得不可同日而语,不少外地财团看准时机在文冬物色地段,把不少树胶园,发展成符合生态旅游价值的度假村,或具有更高经济效益的榴梿园。

    沙鲁尼占相信大马树胶小园主发展局,可挽留小园主留守。

    据悉,卖地翻种和发展的现象,不局限于文冬市区,斯里地里望(20碑)的小园主甚至预测,当地保留的树胶园面积,相较于1970年代,现或已锐减至少50%,意味著该行业对人工需求的减少。

    根据大马树胶小园主发展局的2013年数据,文冬县共有4569名树胶小园主(占州内14.51%),广布于5010个地段(LOT),或占据总面积1万844.61公顷。

    文冬县各地胶园面积逐渐减少,业者悲观认为树胶业难以回勇。

    当中,文冬市区的树胶小园主拥有30%的比例、37%在加叻区、23%在柏朗埃,剩余的10%树胶园由大园丘企业化管理。

    让人可惜的是,树胶产业链在此刻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包括不少小园主面对退休、无人继承等不利因素,加上业内务农人士悲观认定,单靠割胶不够糊口,遂改以翻种其它农作物寻求生机。

    树胶业者经历跌宕起伏的价格拉锯战,许多小园主宁愿放弃树胶,改种榴梿寻求突破机会。

    ■多项扶持计划 挽留小园主

    文冬县大马树胶小园主发展局种植规划小组主任沙鲁尼占相信,文冬小园主虽有部分流失,但在该局推出的多项扶持计划下,能挽留小园主继续留守。

    根据大马树胶小园主发展局拟定的未来新策,该局鼓励更多的树胶小园主开创副业,以实现多元种植和企业化管理,包括善用土地空间养殖银蜂,或种植生姜等农作物,藉此增加小园主的额外收入。

    落叶期间,胶树胶汁稀少,胶丸价格微扬。

    沙鲁尼占受访时说,大马树胶小园主发展局过去由乡村及区域发展部掌管,现已改由经济事务部管辖。

    日前,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出席在吉打华玲的一项小园主经济展望大会宣布,拨出超过3亿令吉,作为大马树胶小园主发展局的发展计划。

    拨款将用作树胶翻种计划、农业基础设备、经济和企业增值活动、树胶生产力奖掖计划(SIPG),以及小园主扩展和培训服务等。

    落叶期间,胶树胶汁稀少,胶丸价格微扬。

    ■树胶小园主数量 彭排第5

    2013年报告显示,砂拉越依然是国内拥有最大树胶小园主(32.16%)的州属,其次是吉兰丹州(13.41%)、吉打州(10.01%)、沙巴(9.46%),而彭亨州则榜列第5名(8.87%)。

    针对报告,沙鲁尼占说,该局料在2020年,重新编制和更新数据,并乐观预测小园主、割胶人士及种植面积,不会大量流失。

    大马树胶小园主发展局办事处,拥有树胶和油棕业的相关刊物,可供小园主翻阅。

    他也说,政府将继续发放雨季援助金给小园主和胶工,虽然援助金额保持在600令吉,不过政府将改变过往以3个月的发放方式,提前在2个月内悉数完成发放程序。

    沙鲁尼占欢迎县内尚未拥有树胶“绿卡”的人士,前往该局填写表格,以享有政府发放的雨季援助金。

    曾有大面积的胶园,文积新村如今面对年轻人外流,活力不足。

    ■胶价低迷 年轻人离乡

    胶价处于低潮,过去聚集众多割胶工人和小园主的加叻、地里望和文积等地,目前只剩不多老胶工留守。由于胶价起伏不定,曾以树胶业为主要经济收入的郊外地区,已无法吸引年轻人留驻。

    回首2010年,胶价曾有过每公斤7令吉的辉煌,许多年轻人选择回乡割胶,然而好景不常,胶价尔后经历大幅度挫势,让树胶小园主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加叻地区个别收购站,估计每日收到10余吨胶丸,数量下滑。

    尽管目前(3月26日)的胶丸收购价,微扬至2令吉45仙左右,但对小园主而言,涨幅不高,根本无法抵消现今经济放缓的紧凑生活,只能期待政府提高国内外市场对本地树胶的需求,继而卖个好价钱。

    不可置否的是,文冬郊区依旧看重于农业发展,树胶小园主和一群割胶工人,仍在默守著树胶业迎来的下一个春天。

    收购站员工为胶工载来卖的胶丸秤重。

    ■加叻区日收10吨胶丸

    郑瑞年(加叻ALAIN COMPANY树胶收购站东主):

    与太太共同经营树胶收购站,2006年营业至今,见证过胶丸价格的飙升和猛挫,现在整个加叻地区的收购站,估计每日还能收到10余吨胶丸。

    大部分地区的胶树“落叶胶汁少”,6至7月将是胶汁高产期,相信会带动胶工劳作。

    郑瑞年(加叻ALAIN COMPANY树胶收购站东主)

    ■待少产价反弹
    黄日聪(文积小园主)
    分别打理两段5亩和3亩的地,其中一段已翻种榴梿,另一段保留著树胶园,油棕价格同样低迷,不再是小园主翻种的首要考量。

    外地财团进驻购地作发展,文积胶园面积已减少,希望树胶收购价维持在每公斤3令吉以上水平,相信3年后,树胶价格会随著胶丸产量减少而触底反弹。

    黄日聪(文积小园主)

    ■胶园面积大减

    杨安康(斯里地里望小园主):

    本地胶园面积大量减少,1970年代的斯里地里望(20碑),拥有90%的胶园面积,现在逐渐变成榴梿或油棕园。

    与家族成员在各自打理的芭场,作多元种植,提供游客住宿、体验、品尝榴梿的配套,协助推动文冬生态旅游。
    图说:

    杨安康(斯里地里望小园主)
    文冬各地大部分树胶收购站,面对生意下跌局面,市区情况最严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