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剎鼠患 州議員親身“下海”捉鼠 與鼠拼博 空手歸(有視頻) | 東海岸人 - 中國報 EC ChinaPress

大巴剎鼠患 州議員親身“下海”捉鼠 與鼠拼博 空手歸(有視頻)

沈春祥(左3)在捉鼠行動結束後,親手“檢驗”鼠屍。左3為捕鼠人羅查尼、阿都馬力、凱魯丁、諾卡馬華蒂及阿都哈金。
大巴剎垃圾桶是老鼠覓食重點區,成了捕鼠人圍捕老鼠的最佳之處。



(關丹12日訊)關丹大巴剎一帶鼠患,引發環境衛生隱憂,州議員為助解鼠患,不惜親身“下海”捉鼠,結果空手而歸。

日前巡查關丹大巴剎情況的公正黨德倫敦區州議員沈春祥,昨晚聯合關丹市議會城市服務組官員及太平洋學院45名學院生,拉大隊前往關丹大巴剎一帶,展開為時3小時的捉鼠行動。


市議會基於環境衛生安全考量,全程只能採用網捕方式捉拿四處竄逃的老鼠,結果勞師動眾的捕捉行動,最終只捕得24隻肥碩,體積大如小貓的老鼠,未達預設的100隻目標。
眾人除了將捕捉重點專註在大巴剎外的大垃圾桶,也前往大巴剎旁商店區小巷及大巴剎內,引起附近民眾關注。

首次參與行動的沈春祥,在聽聆安全指示及捕捉方式後,親自拿取 網捕器具,更全程參與追捕老鼠過程,惟網捕需要熟稔技巧、眼明手快,最終空手而歸。

為了獎勵捕捉者的辛勞,沈春祥也特別以每捉一隻獲獎勵2令吉,激勵參與者尤其是也是首次參與的學院生。

沈春祥說,徒手採用網捕器的捉老鼠方式,過程非常辛苦,實際效率不比設陷阱、下藥為快,但是卻是對大巴剎衛生安全最為合適的方式。

“由於擔心老鼠在中毒或沾到有毒物品後,四周竄跑,從食物或食材上跑過,污染食材,甚至擔心引發鼠尿病等傳染病,最終只能選擇徒手捕鼠。”

他說,他將把捕鼠經驗帶入州議會,要求州政府加以關注及重視捕鼠人的辛勞,協助改善現有捕鼠人的福利。

“為解決及減低鼠患問題,這一群一直來默默在黑夜中與老鼠對抗的捕鼠人心酸及處境,的確無人知曉。”

阿都馬力(右)向沈春祥指出設有捕鼠器的垃圾桶早已被偷鐵者破壞,失去功能。
沈春祥在大巴剎魚檔處,發現一條被老鼠啃咬的鯰魚。
關丹大巴剎內不時出現老鼠四竄活動,捉鼠隊伍仔細搜找鼠跡。

沈春祥披露,在着手解決大巴剎鼠患問題的同時,關丹市也面對另兩個棘手的動物問題,即流浪狗群及鳥群。

“目前除了關丹市議會捉狗隊,民眾也通過非政府組織成立如關丹動物拯救與教育協會(KARE)的單位,專門收入流浪狗,如今由熱心商家捐出的2英畝地段,已收容逾300隻流良狗,早已狗滿為患。”

他說,市議會平均每日接20宗野狗投訴,在捉得野狗後,因收容處不足,只能選擇讓狗兒安樂死,但藥品成本很高,每支200令吉的藥物只能助4隻狗兒安樂死。

“除了安樂死,一些狗兒也被逐放到森林區,任由它們自行覓食,甚至面對成為毒蛇裹中食。”

他也說,將向州政府建議及要求撥出5英畝地段,建設狗兒收容所,以減少逐放流浪狗反而引起他區野狗爆增問題,如格賓工業區現今出現野狗一樣。

他也提出市區夜間鳥群棲息在街道旁,鳥糞處處,需要設法解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EC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政府宣布放寬隔熱膜透光度條例,你認為合理嗎?
政府宣布放寬隔熱膜透光度條例,你認為合理嗎?